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连载 云梦闲情(29)完结

莫离莫念 2017-6-3 08:54:14

       我望向窗外的夕阳,伸手想要触碰。耳边似乎听见唐霖和瑞秋交谈的声音。我闭上双眼,感受着,想听得清晰一些。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我,“林可云,有人想见你哦?你同意吗?”护士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回过头,愣了愣,“不见。谁都不见。”“来了这么多次了,也不见一下?”她柔声问。“嗯。你也出去吧。对了,我的书快看完了,过两天给我换一本。”我说罢又继续趴在窗台上。“嗯。”她轻轻带上门,叹了口气。我的头有些疼。记忆中的画面不断浮现,救护车鸣响的声音,瑞秋被救出后血淋淋地躺在担架上,穿着白衣的护士医生为她做简单的抢救后抬上车,我迷迷糊糊地睁眼闭眼,全身感觉麻木,还有疼痛。上车前听见警察对着呼机清晰地说:“在文营路有车祸,两个重伤,另一辆车司机逃逸。附近没有摄像头,车子暂时查不出来源。”我用力地呼吸,想起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痛苦地蹙起眉头,慢慢蹲下身子捂着剧烈疼痛的头部,歇斯底里地吼叫。几个护士和医生冲进房间将我强制按在床上,用东西固定住我的手脚,医生急忙在护士提前准备好要注射的针筒,我看见液体在轻微的按压下从针孔喷溅出一些,我扭过头看向门口,嘉华站在门外,似乎感受到我的痛苦而蹙起眉头,眼睛忧郁。随着注射入血管的镇静剂,我慢慢的放松了下来,看着白色的天花板不再言语。我的眼前不断闪现过往的记忆,关于唐霖,关于瑞秋,关于亦明,关于嘉华。我不理解。为什么事情会走到这一步?人性的阴暗,往往不是人们能揣测到的。
        时间回到了我被抢救后的第二天,我醒来,嘉华坐在身旁,轻轻抚摸着我的手背。我的眼泪从眼角滑落打湿了枕头,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死了,失血过多,抢救无效。”他给我擦眼泪,平静地说。我动了动手,与此同时,我看见他的脖子上挂着唐霖的戒指。我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场面又继续旋转,瑞秋去世后的一个月,我沉默绝食的第五天,苍白无力地固定在床上,被强制吊起葡萄糖。嘉华依旧坐着。“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轻声问。这是我这个月来第一句话。他用力捏了捏手指,仿佛自己出现幻觉,“进食吧。林可云。”“告诉我。”我坚持道。“他们死了,难道也想你陪着他们一起死?”他说完便起身离开。我一夜无眠后不再绝食。记忆再次跳跃,到我出院的当天。“你可以出院了,回我家吧。”他收拾完着行李脸上总算有笑意。我愣了愣答:“不要。”“你没有权利说不。”他的笑意僵在嘴角后恢复了面无表情,冷冷地说。“我不要。”一说完我拔腿就跑。他没有追我,只是径直地往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里去。被医院的护士强制关上一夜后,第二天我被送到了这座城市里最偏僻的精神病院。
        今天是我在精神病院度过的第二年。嘉华还是持续的每周来看我两次,但依旧被我拒绝。照顾我的护士知道我情绪很稳定,除了他来的时候,因此每周都会给我一次偷溜到医院阳台看日落的机会。我站在那里,被夕阳的余晖映照着,又想起了瑞秋血淋淋的身子。为了这一天,我等待太久了。我爬在上去坐着,低声细数着秒数后纵身一跃而下。我仿佛预见了自己的血液像花儿一样绽放在水泥地上,像唐霖,像瑞秋一样,无力地死去……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隔壁大婶姓王

    蚂蚁爬树不怕高2评论昨天 14:47

    空气中充溢着热浪,阳光由温柔变乖张。 夏日迫不及待降临,春风去了什么地方? 大婶爱美之心不变,翻箱倒柜换上裙装 ...

  • 人面带笑

    蚂蚁爬树不怕高1评论昨天 22:24

    微微一笑,盈盈浅笑,深入骨髓,嫣然一笑。 冬去春来,群芳皆俏,哪及人面,梦里带笑。 豆蔻年华,青春年少,乌飞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