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短篇 驹魂

ngmankit 7 天前
无脸戏驹人 著
中国大陆有一个叫大聪的青年,年龄大概在23岁,是一个将棋爱好者。这天晚上他如常地拿出棋谱书和棋具打起谱来。
      “噼!啪!”(棋子与棋盘碰撞的声音)
      打着打着,已至深夜,月亮已高挂夜空。此时,陶醉于棋局的大聪感觉已把当时对局的二人也请到棋盘跟前来了,与月、影一起彷佛是五人一起在研讨棋局。
      忽然间,从棋盘中心射出了白中带微黄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接着出现的是一个莲花座盘,这个座盘自动地来到大聪身下,托起了他,并且把他随光芒带进了棋盘中心。顿时,房间又恢复刚才那样,只有微弱的灯光和棋具,而那本书就一同被带进了那消失的光芒中了。
      经过一分钟的时空大转移,大聪摊在了一片稻田上,他醒了过来,双手摸着头和腰试图缓解痛楚。然后他走到一条大道上,忽然一个头戴斗笠、身穿深蓝色和服、双腿用绳紧扎着的男人正从那头骑着马匹分奔到另一头。
      “哇,有人在拍古装片。”
      他沿着大道走了两公里出现一间茅屋。这时茅屋里出来一个妇女,正提着篮子要去市集,她看到大聪后,立即钻回了屋去。大聪顿时觉得奇怪,但平时爱动脑筋的他已经想到,他可能是穿越来到了古代了,因为他身穿的是白色衬衫、黑色西裤和一对人字拖鞋,衬衫很随便地没有束进裤里头,带来的东西除了手里那本《天野宗步全棋谱集》就什么都没有了。
      大聪试图去敲了敲这家人的门,刚一下手,门后就冲出来一个男人,双手一前一后拿着一根木棍斜对着大聪,吓得他连忙后退三步。
      “你要干什么?”男子用狰狞的面目对着大聪说。
      “对不起,让你们受到惊吓了。我想问一下现在是哪一年?”
      “天保五年(1834年)。”
      这时离1853年黑船来航还有一段时间,这家人没见过如此西化的服装感觉惊奇也很正常的。
      “谢谢你,真的不好意思。”大聪再三鞠躬道歉。
      他继续沿大道走,走到了市集,不少人看到他的发型和服装都离他三尺绕道而行,生怕遭受不测。这时他走到了日本桥。这让大聪确信这里就是江户时代的中心地带——江户(今日本东京)了。
      据他手中的棋谱书载,天野宗步就住在江户,而今年23岁,和自己同岁!
      这时正值初冬,入夜的温度与白天相比低了很多,伴随着肚子的叫声,大聪这个宅男首次感受到了一种漂泊、无助的失落之感。
      “呀!妙着,秒着啊!”不远处二楼灯火通明的澡堂传了一群人围着观棋发出感叹的叫声。
      大聪走进了澡堂并上了二楼。
      只见10多人围在一个带四条腿的棋盘、两个驹台和两个对局者,正全神贯注地欣赏着棋盘上的棋子摆出的变化多端的棋局。
      大聪也过去围观了。没过几手(日本人称一步为一手),对弈结束了,一衣服整洁、玉面俊俏的男子胜出,看年纪和大聪自己相仿。
      人群散去,这位美男也正要离开的时候,大聪恳求他和自己也弈一局。
      双方对弈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现在的两小时)。
      “我输了。”大聪低下头、右手摸着驹台说到。
      “真诧异,你的棋风和我很像。然而你看起来不是现在的人吧。”美男说到。
      “是的,我是刚从未来穿越过来的,我叫大聪,未请教尊胜大名。”
      “我叫天野富次郎(后改名天野宗步)。”
      “哦~~~~!”大聪熟知天野宗步的生平,得知他就是天野宗步江户十三段(将棋于18世纪初效仿围棋,最高九段)棋圣后,十分惊讶地喊了出来。
      “怎么?你认识我?”宗步问。
      “当然认识,你就是被人称为江户棋圣的天野宗步啊!”大聪边回答边展示了手中的宗步的棋谱集。
      宗步接过了棋谱书,仔细地翻看了起来。他看到了自己将于21年后离世,并在19年后的御城将棋上败给大桥宗珉。
      据载天野棋圣下棋时想得很快,有时对手思考过久,他会感到不耐烦而四处张望,一旦对手更新局面,宗步便会毫不思考地把早已想好的着法弈于棋盘。
      当晚,宗步让大聪在自己家里过了一夜并交流将棋。由于宗步对大聪那本自己的未来棋谱很感兴趣,甚至把大聪安排暂时在自家住一段时间。
      这天,宗步打起了自己的未来棋谱,他甚至不完全自己进行,让大聪坐在对面,他报棋谱,是宗步自己弈的则自己弈回,对方弈的则大聪来帮忙执行。这样,由于一局不止打一次,打着打着又到了深夜。
      此时,在大聪房间出现的那到白中带微黄的光又出现了。这次从棋盘中心冒出后,照亮整个和室的同时,出现了两个莲花座盘,来到宗步与大聪身下托起他们并转移了他们进到棋盘去了。
      两人此时是毫不知情的,双眼紧闭着,像坐过山车一样四处旋转着。然后,他们来到了大聪十多天前刚着陆江户的那片稻田上。
      他们同时醒来了。
      其时是1778年,距大聪初穿越到江户相隔50多年,但这片稻田好像与1834年时没太大改变,所以,宗步和大聪都认得这个地方,这里也是江户。
      自1760年起,十代将军德川家治就新掌管整个幕府,至1786年逝世,是十五代将军中在位时间第二长的。他也是位将棋爱好者,自称有七段水平,是当时幕府里头棋力最高的,并和当时不少顶级棋手交流,乃至达到了有胜过后来是九世名人的记载。
      他新创了御城将棋的一种玩法,即不限于是将棋三家的棋手之间对局,还能使幕府近侍、民间高手与职业棋手之间对局,这种对局被称为“玄素战”,即玄人职业手对素人非职业手。
这天,江户城外张贴告示,设预选赛招揽御城将棋的素人。宗步和大聪都报了名并被告知明日准时赴赛。
次日,二人到临赛场并进入了最后八强,由于幕府规定八强则可参加“玄素战”,再比只是确认出场顺序,故二人心情顿时愉悦欢欣。经过最后几局,宗步冠军,获最后出场,大聪则第二位出场。
一个月后,11月17日(1716年后定为将棋之日,江户时代每年这天围棋四家、将棋三家棋手要在将军面前下“上览棋”,二局围棋、数局将棋),二人穿好整齐干净的吴服(男性和服),来到指定位置,由幕府人员抬轿被送进江户城。
第二个出场的大聪败给了职业棋手,然后最后到宗步出场。经过半个时辰,作为职业手的对方败北了,周围观棋的近侍都震惊了,因为宗步击败的就是刚才提到的后来的九世名人十代大桥宗桂,业余爱好者竟然击败了当时最高棋力、唯一九段的名人。家治将军要求他们复盘并听胜者讲解棋局。
之后家治常召宗步进城对弈,大聪因宗步关系也每次随行作伴。
晚年的家治精神上十分困苦,他的二子二女均先他而去,正室五十宫伦子女王十多年前就已离世,之后再娶过两任妾侍,现在剩下的只有一人,但只是当时近侍为他选来生子继位的人选,对她感情不深。故家治在百无聊赖之下只能找将棋作为爱好并想把自己的棋力训练到极致。
这天,宗步又携大聪到江户城陪家治对弈。家治把随从都请出到室外,说宗步和大聪二人纯朴,不会对自己造成人身安全。这是因为想要在一个做到近乎寂静的环境中去思考棋局,才能生出各种妙招击败对手。
对局正酣,棋盘中心又冒出了白带微黄之光,三人眼睛放大,感到非常突兀,但还未回过神来,三人已各自被座盘带进了棋盘去了。
“啪!啪!啪!”伴随着三下几乎同时发出的声响,三人来到了战国时代。而更惊险的是,这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内战——关原之战的战场上。
战场是一个巨型棋盘,每枚棋驹都化作成了武士,家治将军是王将、宗步棋圣是金将,而大聪则是一枚步兵。下棋的正是东军主帅德川家康和西军主帅石田三成。
经过几十回合的较量,大聪这时已变成了成金(步兵升级后变了与金将一攻击力的棋子),德川家康命令他刺向也是王将石田三成,但此刻白微黄光又出现了,这次把盘上关原战的对弈者家康也一同吸进了巨型棋盘。
四人经过时空大转移,回到了现代,是2018年初广州支部作客香港对阵香港支部的赛前,这时,一桌上摆着一副将棋,已四十枚摆好随时可以开局。家康化作成了王将,而家治、宗步则化作了它左右的金将。大聪则在向香港将棋支部部长杨先生赠送着他写的字贴,上面写着“不求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致大海

    沉默的烟斗4评论昨天 11:09

    迢迢千里 奔向你 静静地坐在你的岸边 沐浴着骄阳 欣赏你倾城的模样 心,沉醉于你的蔚蓝里 看波涛拍岸 莫名就 ...

  • 香蜜

    上官梨落3评论昨天 15:46

    不愿染是与非 怎料事与愿违心中的花枯萎 时光它去不回但愿洗去浮华 掸去一身尘灰再与你一壶清酒 话一世沉醉不愿染是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