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短篇 流夏

文艺自助 2018-9-13 17:37:13

明明知道始终要走,可还是忍不住问:“荁,为什么走那么远?”更像是喃喃自语。


跨在自行车上,一脚撑地,一脚放在脚踏板上,荁在调整方向。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本来以为不会再有答案,“因为,海生,我也想要轻松地笑着。”越远越好,听不到争吵声,听不到摔门声,听不到打斗声,安安静静就好,不用只听到声音一提高,心就紧张起来,打颤儿,警惕着什么时候响起摔门声、打斗声、咒骂声。远一点,也许就能忘了那个家,我不想这么紧张地活着,海生,你知道吗?


天,渐渐暗下来,大风刮得树叶沙沙作响,摇头晃脑的,地面的沙尘被刮起,摩弄着裸露的小腿,痒痒的。呼呼作响的风声,沉默在蔓延。“那个地方有我喜爱的作家,还记得吗?”荁歪了下头,装作轻松的样子,“他说,我写作的时候,头顶会有一个太阳。如果没有,那就创造一个。”荁突然笑了,“这么狂妄自负,他确实是个天才!海生,我真的要走,不然真的走不掉了。”


“噢······你走吧。荁,再见!”


荁用力蹬下脚踏板,自行车转动起来,“海生,再见!”乌云滚滚而来,越来越迫近,风,扬起荁的头发,也灌满了她的衣服,荁像一只白色的鸟,蓄满力量,加快速度,不过几分钟,就消失在海生的视线里。


豆大的雨噼里啪啦地砸下地面,砸在玻璃窗上,砸在海生的脸庞上。荁,应该回到家了吧,希望没有被淋到才好。海生这么想着,收回视线,转身往里走,关上院门,掩上大门,海生浑身湿漉漉的,取了替换的衣服,走进浴室,打开花洒,冷冷的水从头浇到脚,水漫住他的双眼,看得模模糊糊的,干脆闭上眼,什么也不看,就这样默然地接受着冷水灌溉。


站在落地窗前,默然地擦着头发,雨,越下越急,狂风不息,把雨吹得斜斜的,打在玻璃上,然后蜿蜒而下,整面玻璃水气氤氲,“轰——”天上炸下一个响雷,一道闪电劈下来,应该是这个夏天最后一场雨吧。


记忆,是从你在的第一个夏天开始变得深刻,记忆里,每个夏天都和你有关。


夏天,雨水总是很充沛,来得迅疾,且毫无征兆。最后一节课刚上不久,便乌云笼罩,狂风大作,老师让坐在窗边的同学关上窗户,顽皮的小男生多半会趁着这会儿的动静,吓唬邻桌的小女生。


一节课结束,雨势不见消退,校门口站满了人,这其中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手里撑着规格、样式各异的伞,热心肠的谁家邻居手上挂了两三把伞。小男生、小女生叽叽喳喳地钻进车门,钻进雨衣,钻进巨大的伞下,五彩缤纷的雨衣、雨伞、雨鞋,这雨下得真欢!


门口的人群散去,雨,小了许多,风也不刮了,天依旧昏沉沉的。荁合上作业本,铅笔、橡皮擦装进笔盒,作业本、课本、笔盒逐一装进书包,拉上拉链,背上书包,取下桌旁挂着的雨伞。彼时,坐在第一排的海生,直直地坐在座位上,目光沉静地望着校门口。


荁经过讲台的时候,犹疑着在海生的位置前站住,“你要跟我走吗?同学们都走了。”海生转头,看了一眼荁,站起来,提起书包,安静地走到前面。红色的大伞下,小男生、小女生并排走着,穿过了操场,校门口仍有两三个家长焦急地朝里面张望,两个小人儿径直地走过去,并不东张西望,像乖巧的两姐弟结伴回家,不需家人费心。


路上的车、行人很少,伞下的小人儿互不说话,雨声淅沥。什么时候,雨停了,荁慢慢地转动伞,雨水顺着伞面泄下来,“快看,好多的珠子!”荁咯咯笑着,海生也被感染着笑起来,两人的眼里都晶亮晶亮的。


我们交集的第一个夏天,我始终记得,荁,你能想起它吗?


海生记得夏天是荁最喜欢的季节,她说,夏天是个蓬勃的季节。


很久以前,他们拥有长长的一个夏天,海生和荁趴在冰凉的地板上,脑袋靠脑袋,一起看荁带来的《淘气包马小跳》《笑猫日记》《木偶奇遇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海生的外婆总会在冰箱里面塞满雪糕冰棍还有果冻,还有切成两半的西瓜,有时两人盘腿坐在地板上,看电视里面播的动画片,百变小樱、大力水手、悬崖上的金鱼姬······荁最喜欢看迪迦奥特曼,里面的怪兽其实一点都不可怕,还很好玩。


荁不来的时候,海生觉得不想看动画片,也不想吃雪糕,他,闷闷不乐地呆在外婆身边,电视里面放的是粤剧,一串一串咿咿呀呀地唱,“海生,小荁怎么不来找你玩?”海生还是不说话,外婆继续逗海生,说:“是不是有新的小朋友啦?!”“才不是呢。”语气倔强,“我要去找她玩了。”外婆好笑,说:“去吧,路上小心点,记得早点回来。”


海生戴上红色的棒球帽,出门去了。


荁的家里有很多书,一纸箱一纸箱地放在一张木沙发上,还有三个大轮胎,他们会在轮胎上蹦蹦跳跳,出一身的汗,他们会一起拼积木,只是没有一次拼完,积木倒是越来越少。在荁的家里,他们不会看电视,因为荁家的电视只有三个频道,根本没有动画片,尽管这样,海生还是玩得很开心。


在荁的家里,海生还见到她的爸爸,一听到门外的摩托车马达声,荁便冲出去开门,鞋子也没穿,可是夏天的水泥地很烫。多年以后,荁坦然承认,这种殷勤并不是内心的欢喜,只是懦弱的讨好。


一个特别瘦的男人走进来了,应该是荁的爸爸,“喂,你爸爸是谁?”他的一口牙又黑又黄,身上笼罩着一股烟味,海生不喜欢他。


夏天,越来越短暂,晃眼之间,中学、高中时代就过去了,荁和自己抽枝拔节地长成少年的模样,外婆也老去了许多。荁有时候会在大清早背着书包来找海生,他们从早到晚呆在海生的房间里,安静地做题。莺飞草长,漫过迷离时光。孤注一掷,那一张纸决定能不能逃开,能逃多远。因为决意要离开,所以每一步才走得那么义无反顾、无怨无悔。


那段时间,荁的状态有些骇人,有时候记背着,倚着床脚就睡过去了,海生放下书本,走过去,抽一个枕头,托着荁的头,小心轻放在枕头上,生怕惊扰她。荁的半张脸陷在松软的棉花里,海生静静地看着这张熟睡的脸,荁的唇色极淡,脸庞也瘦削了,此刻,那道浓眉微微皱着,额头渗出一层汗水,梦里可是被什么烦扰着?


“婆婆,我回去啦!”荁来到厨房跟外婆告别,外婆回过头,“小荁,留下来吃过饭再回去,婆婆准备开桌了。”荁笑着摇摇头,“不啦,谢谢婆婆。”海生跟着荁后面,送她到院子外。


天边已经悬起几颗星子,夜幕徐徐降临,热浪渐渐消退,晚风习习,“回去啦,海生,再见!”荁双手抓着肩带,提了提书包。


“荁,再见!”


荁踢着小石子,慢慢地走着,海生看着路灯在荁的身后亮起,把她单薄的身影拉得又细又长。


荁的排名稳定地上爬,她不动声色地坚持着高强度的复习,她沉着、镇静、蓄势待发,临近六月,焦灼、兴奋、跃跃欲试,以更强硬的理智按捺住这股心情,荁显得更甚于以往的沉静。


看着荁眼里的奇异光彩,海生的话几次到了嘴边,又缄默无言。过去是她的家庭,现今是她的未来,荁不说,自己也不必问。海生始终明白,自己的痛苦在于得不到,而荁的痛苦在于分不开。


录取通知书下来,荁将北上京都,荁,你还是如愿以偿了。


海生沉沉地坠入梦境,一个个梦境接踵而来,无数个夏天堆叠在一起,不知日久天长的夏日时光,忽远忽近。


朗月当空,星光低垂,蛙声阵阵,迷路的萤火虫。


清晨,天边的鱼肚白,草尖上的剔透露珠,闪亮地奔腾向前的潺潺溪流,还有循着蝉鸣,走往树荫更深处的荁。


暴风雨时刻,荁安静地看硕大的雨滴拍打窗户,雨,一直在下,荁就一直安静地看着,海生看着这纤细的背影,还是一如多年前那般瘦弱而倔强。缓缓地,荁转过脸,她微笑着,荁的笑很持久,依旧是从眼睛开始,又慢慢消失在眼里,她说:


“海生,再见!”


    ▼遇者,不期而会也▼把我们交给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条评论

文艺自助 楼主 2018-9-13 17:44:04
最喜欢的季节是夏天,夏天可以穿清凉的衣服,可以在午后,抱着西瓜静静地听蝉鸣,可以在暴风雨的时候,看硕大的雨滴拍打窗户,可以放一个长长的假,一起上一个补习班,夏天总户发生很多故事。——感谢栗先达的《流夏》还有11684个听歌的人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夕凉如昨

    三毛与海子1评论昨天 19:43

    秋的夜晚,寒风刺骨,冻的手指发麻,而树的叶子却一动不动,显得格外寂寥,阡陌色的天空,没有一丝白云的痕迹 ...

  • 停留

    半夏窗格1评论昨天 21:32

    日记本里的数字变了又变 上面的文字一模一样 本子写到头了 我还想继续写 可我不想换本子 一样的字迹一遍又一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