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眯着眼

阮清欢 2018-7-12 02:15:18

  朱自清先生说过: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我自己就有深刻的体会。因为在我经历过不算太长的生命中,见过的人大都在人群中开怀又在独自一人时涕泗。使得别人眼中你毫无软肋。可这世上哪里又有什么真正无懈可击之人呢?只是这类人没有什么好去处释怀,便只能独自一人在深夜里买醉了,事实上,我自己也正是这样的人,不过由于自己大多数时候还算太平稳妥协,性子里还有些懦弱和矫情,以致我再周围朋友眼中仍是一个矫揉造作的人。我当时想世界上的确会有这样的人,现在看来的的确确只能怪自己的阅历不够,学识浅薄了。令我领悟到这些事实的便是我的物理老师。起初我是极痛恨没点事情就发大脾气的老师的,到了高一的结尾,她确像一支箭,冲破了我最后的软肋,改变了我的看法。谨以此文,寄托我对老师无限的情思。
  到我长这么大学过的语文课文中,有不少近代的大文豪通过对幼时在私塾苦读的经历来告诫后人要努力学习,这些片段常常明晰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每每想到这些,就有许多像“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的勤奋读书的画面浮现出来,当然也还有鲁迅、胡适先生儿时念书不认真时间或被自己的老师拿着一个大烟锅当头一下的有趣情景。伴随着这些画面的出现,也会想到未来高中勤奋苦读的画面。
  我因此在上高中之前便做好了准备。
  慢慢上了高中后才发现,和高中老师相处的过程并没有曾经想的那样棘手。所任我们的老师大都和蔼可亲,全不像教了三四十年的老教师一样有着一张令人肃然起敬的脸。我想他们大都出于一种热爱教育事业的态度。
  当然慢慢的,有些老师的严苛不免表现出来。我当时并不想这么多,不管是因为课文中对于教师这一职业的赞美,还是我内心深处对教师这一职业的认识,都让我不假思索的想到:他们一定出于对教育事业的热爱。这种惯性思维一直跟了我好久……
  我一般不再刚认识一个人的时候就给这个人下个定义,极短的相处时间,我就不大多对她作介绍了。初认识的时候,她只是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单她温文尔雅的、不温不火的性格,就像极了了我初中的物理老师,又因为她相貌、穿着打扮平平,极为朴素,她总是眯着笑。以至于后来,她也便没有什么不得了地从我记忆的思缕中消逝了。倘若要我评价一位老师,我一定以这位老师是否热爱教育,是否敬业来判断这位老师是否伟大或平凡。“热爱”和“敬业”其实是两码事:“敬业”说明你对这份职业还算满意,还算认真;而“热爱”就不同了,“热爱”一定从骨子里从精神上认同,并逐渐由热爱上升到敬业。当“热爱”这份情感愈来愈强烈的时会至于废寝忘食,达到忘我的境界。我们的物理卢老师便确确实实是这样一个热爱教育又敬业的老师。而且很早就有传闻说卢老师是清华大学的硕士生。我当时就像这大概就是极热爱教育的表现,知识分子来高中教书,实在令我费解。我对于卢老师的钦佩之情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了。
  每一位老师都有自己独特的教书态度和方法,这么一位资深的老师也不例外。我是想学文科的,一见到这么一位严格的物理老师,我又不得不硬撑起头皮,认真地对待这门理科。上课的时候,令人窒息的就是与卢老师尖锐、深邃的眼神相教会。她同大多数老师不一样的是,往往刚有眼神的交流,就明白你是否在状态,倘是平常还算优秀的学生,便只要求你在座位上罚站;倘若你不被她熟知,翻成绩册时又见你成绩平平,那你就有因为态度不好而站到教师后面的危险。从此还能进入她的视野,上课时冷不防地瞪你一眼,今后的日子大抵就不好过了。除此以外,还会面临的是全班同学的嘲讽,这一份尴尬是一个幼小的中学生心里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的。但我发现,老师既重视学习态度的好坏,平时表现认真一点,考试平平又有什么关系呢?于是乎一个主意出现在我的脑海:演也要演出一个治学严谨的学生的形象。
  凭借这一小伎俩,我勉强从高一上学期的封锁线中突破出来,苟活过了月考,段考之后就行不通了。卢老师不管你学系确不确定,总之要通通过关。我因为段考的物理总结中独特的见解和明确的概括总结突出,成功进入卢老师的视野。有好几次物理作业批改的过程中,都把我拉到办公室,与我进行一番纠正和总结。然而在我心中“几位最严格的老师”的名单中,其中就有她的名字。因此我不仅怕上她的课,还怕同她打交道。“面批”这一我心中的噩梦还是在某一天上完体育课后发生了。我从操场回到教室后,正满头大汗,忽然看到一位瘦削的老师的背影,忙着从一碟本子中抽出几本来。他似乎还不认得我,确又似乎有意把我的本子放到最后,因为她是最后一个念我的名字的。等到我排完长长的队,来到卢老师面前时,眼前的红叉令我震惊。但是这一严格的批阅痕迹就可以看出她是一个治学严谨的老师,然而面对我,她却没用她对待前面几位同学那般斥责、严格、直截的话语来批评我,相反,她语重心长地为我支出了作业中的毛病。她正像一位正在发表重要讲话的中央领导人,说话抑扬顿挫,观点客观尖锐。即使她在批评我,我也还能想到她那和蔼的眯眼的笑。我当时确实被这样一位严格的物理老师给温暖到了。
  我以较为轻松的状态完成了下学期的物理学习,在后来的高一下学期的期中考试中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在这后来,我已记不清具体的时间了。但总在五月前后。正是时间由暮春渐渐转入初夏。天总是蓝的,天气好时,还总有许多棉花状的云映衬着天的蓝。这时拿起手机拍拍天空,美的不单是天的蓝和云的白,还有太阳光与云照射在一起形成的光晕,肉眼是看不到的,相片上能看得到。天气还比较凉爽,不算太热。每天中午来学校的时候,一片明亮下池塘是最宁静的。当然高一的结束也就不远了。后来她上课跟我们分享文章分享感受,就确确实实而真真切切的改变了我的一切看法。她问我们:选择一条艰难还是舒适的道路?她自问自答起来:“卢老师教物理的时候风光不?但与我高中同学相比,真是天壤之别。在当时考大学如此艰难的环境下,我竟有保送大学的资格。然而我选择了教物理,只是觉得它十分轻松,想偷点懒。另外的原因就是我和同学相比,还有许多客观条件不足,最后堕落了。现在想想,也挺后悔的。有人在那里传什么卢老师是清华的,真的有味了哈哈,清华的到这里教高中”接着就有人发出了感叹,应该都为卢老师捏了一把辛酸泪。卢老师低下了头,强笑着,迟疑了几秒后,又重新组织好语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辛酸和失落的情感从她的眼神中流出来,又是十分慈悲而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们,你们现在还小,经验却有前辈与你们分享了,时代很进步,将来的路你们一定要自己把它走完走好。”话语未落,我和老师同时哽咽起来,老师在沉默了几十秒之后又重新振作起来,和往常一样,怀着对物理教学无限的热情,深邃的眼神中,又带着微微的笑意,闪出一道金光,进入了物理的课堂……
  理科生一生都可以很酷很潇洒,到接受卢老师的话语的时候还那么认为。因为我觉得他们既不会因为一些选择而优柔寡断,也不会因为一点别离而多愁善感,整日忙弄在思考之中,脑筋里只有自己清楚的事情,没有心思也不想太多的复杂问题。我之所见,卢老师便是这样的人。每次我路过办公室,都可以看到卢老师在忙着写些什么东西,间或看她戴着耳机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大概是写累了休息一下,不过脱不出学习的坑。其他老师都不在了,她也会在办公室里待着,她说她喜欢在学校,喜欢为学生解疑。然而后来听到她那番话后,我的意见全变了,谁又能保证理科生心中没有一份无法轻言的情愫呢?
  马上七月份就来了,高二分班的事情也随之决定。她总算认识了我,对我向她打招呼也由一点头变到要一笑表示对我的认识。卢老师笑起来是十分大方的,我常见她同几个老师谈笑风生,此情此景也颇有一番“谈笑间”的风采。然而她那么瘦高的身影,眯着的眼睛,又令人无端感到一份卑微,与此同时那张笑脸又无端令人放下心来。我也就茫茫然不知所措了。
  终于到了期考的前一天,这是最后一节物理课。我不大想上这一节课,因为无非师生之间相对着一句话也不说了,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啊。可是总是事与愿违,她像开学一样,又简单地讲了一点家常,随便寒暄两句,最后她只站在讲台上,眯着眯着眼睛,真的一句话也不说了。
  如今学系确定了,我因为她而由文科转到了理科,但是由于底子太薄,分班的情况大致心里有底,想让她再教,也像蓬莱仙那样可望而不可即了。学习生涯中的分别都在夏天,然而我却想不到仅仅相处一年也能给我留下极大的怀恋。尤其是和卢老师的分开实在给我的内心留下了不可修补的创痕。虽是盛夏,但同样也有一番“今宵别梦寒”的情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岁月蹉跎

    最美人间四月天2评论昨天 09:45

    经常莫名的思念一座城市,思念那里车水马龙的街头、古色古香的建筑、清爽湿润的空气以及遮天蔽日的悬铃木。此 ...

  • 年龄与苦恼

    王裕4评论昨天 17:53

    走于芳华世界,却总有种无尽的荒芜,不知是内心的空虚,还是世事的无常,每个人都有自我的世界,都在自己的熟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