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回复: 0

[原创短篇] 七年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要分手时,一切的一切都是分手的理由。
就连今天是你不喜欢的阴天、今天我不小心煎了过老的煎蛋这样的小事,都足以让你横竖看我不顺。
“分开吧,我说真的。”这两天以来,你第五次对我提出分手。
这次我终于松了口。我不敢看你,因为我知道,只要稍稍一抬眼,我就会哭。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两个字,我说,好吧。
其实你又何必反复问我,何必让我反复挽留。分手本来就是一个人来决定的事情,何必,再三征求我的同意呢。
你逃也似的离开了我们当初欢欢喜喜打理好的同居小窝,甚至连收拾好的东西都没来得及带走。我太了解你了,你肯定是忙着去和朋友喝酒庆祝——是那几个我不喜欢的朋友。
我一个人坐在窗边出神。
若不是两年前试过一次蹦极,知道那种恐怖是有多么的夸张,我大概会纵身跳下去吧。
还有心情去害怕,可能,我也并没那么想去死。
和你折腾了这么些年,我也很累了。
十七岁时,为你不喜欢我而辗转反侧、哭红眼睛。
如今二十四岁,为你的离开失魂落魄、不知所措。
现在想想,如果当初你再坚定一点儿、更狠心一点儿,永远都别对我动心该多好。如果我再蠢一点儿、再少一点儿执着,别让你心动该多好。那样,就没有眼下的难过了。
悔恨着过去,然后莫名的回忆起从前。
我们是在二十二岁那年在一起的。
那年我们刚好大学毕业,毕业那天,我说请你喝酒。
你挺惊讶,因为你知道我一向不喝酒。
我不喝酒、不化妆,但是那天,我喝了酒,也化了妆。我不大胆、不果断,但是那天,我在很多人面前很直接很大声的和你说——我喜欢你,在一起吧。
你盯着我看了很久,眼里满是惊讶和不确定。以及,揉碎了的喜欢。
我实在是太了解你了。
于是,你吻上来的动作都显得没有那么惊喜,你早就在其他女孩儿那里练得很熟络的吻技,在此时却显得磕磕绊绊。你的眼里眉间都写满了珍视,你抬手揉了揉我披肩的黑发,叹了一声,“你头发软得像个小婴儿。”
我对你笑。
而你也笑着。
你喜欢我,二十二岁时,我是知道的。
彼时我胜券在握,就像瞄准了猎物的猎者。整整五年的等候,换最后一秒扣动扳机,猎物终于上钩了。
我可以偶尔承认一下,天蝎确实都挺腹黑的。不像你那个星座,傻单纯、傻热烈。
你是个胆小鬼,一边喜欢我,一边不敢说。你是个自私鬼,一边心疼我,一边拘泥于我们性格不合、圈子不合,哪儿哪儿都不和。于是我主动表现出愿意让步,做出你喜欢的样子,告诉你——你看,为了你,我都可以的。
后来,我们踏入社会,慢慢成长了许多。你终于意识到学校里并不是一切,终于意识到,家里的温柔比外面的喧闹好很多。你开始醉心于清晨我煮的白粥,不再沉溺于过去凌晨的酒气。你开始懂得对我好,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一味索取些什么。
你有很多前任,但我成年以后就想清楚了,再也没在意过。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混蛋。
你只是玩玩罢了。
我一直没有向你提起过,二十二岁我向你表白时心里是不喜欢你的。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我的五年时光、大好青春,都给了你这么个渣男,而到最后,我竟然还没有和你在一起。追到一个不喜欢的人很轻易,即便,我曾是那么喜欢你。
就像鱼不会拒绝水,猫不会拒绝鱼。你似乎有那种让我无法拒绝的能力。
从一开始的试图报复、试图找机会甩了你,到后来重新喜欢上你,不过也就是一两个月的功夫。事到如今,那个被甩在身后的人还是成了我。
编辑又打来了电话,我语气冷冷的说,“我在忙。”
若是以前,她准要霸气的怼我,可今天,她大概是听出了我的难过。于是,她试探的问我,“是...和你先生怎么了吗?”
“他死了。”说完这句,我一秒按了挂断。
被自己的幼稚气笑了,我一时有点无所适从。我就这么呆呆的坐着,看着墙上我们一起画的丑丑的油画、看着书架上那本我写给你的,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书、看着我们落了灰的合照,照片里的银杏叶和我们的笑脸都那么绚烂,让我有砸碎它的冲动。
你是在下午四点十多分出去的,半夜十一点多点的时候,你的朋友给我打来电话。“哎,夏夏啊,你家这位喝多了,我给他打个车?还是你过来接他呢?”
我一时有些愣住,我本以为你一见到他们就会急急忙忙的告诉他们我们分手了,本以为你会发挥以前的强项,趁着分手后的深沉,多撩几个不懂事的小姑娘。
“喂?你能听见吗?”
“不许给她打!”那边传来你的喊声,以及撕扯的声音。很显然,你并不想见我。
酒瓶子碎裂的声音就这么在我耳边炸开,吓得我浑身一颤。“喂?!王哥,他没事吧?没受伤吧?”
然而手机显然不在它主人的手里了,你的声音顺着屏幕悠悠的传来,低沉的一如既往,就像你每天清晨贴在我耳朵旁说早安一样好听。你说,“你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我笑了。
可能算不得笑,我只是勾了勾嘴角,眼里没有一丁点笑意。
“好啊,您老自生自灭吧。”
挂了他的电话后,我立刻联系了换锁公司,以家里被盗为由,最快速度的换了把锁。拉黑你的所有联系方式、取关你的微博、在微博发分手声明。
管好自己吧,您也管好自己吧。我看你没了行李没了钱没了我,能活几天。我恶劣的想着,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淌。
从那以后,除了偶尔在微博搜索你名字外,我再也没了你的音信。
而我的生活,还得继续。
我还是每天更几千字上万字的文维持生计,每天和亲友嘻嘻哈哈,每天活得像个没事人。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么久以来,都是我在照顾你。
没有了你,我似乎也不会怎样。
大概半个月过去,我接到你妈妈的电话。我本是不想接的,可是念在你父母一向对我很好,我还是接了起来。
“闺女啊。”她还是习惯性地这么叫我,我没有反驳,只是一阵心酸。“我知道你们分手了,打扰到你,真对不起。可是你叔叔生重病了,我这两天也忙病了......又联系不上我儿子,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她无助的哭声从手机里传来,听得我如此难受。我知道你去了哪,你昨天还在微博上晒了和新女友去国外旅行的照片。评论里一片骂声,还把你骂上了热搜。我注册了小号给你净化评论,刷了几十条后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大哭出声。
我能怎么办呢?
你为什么永远长不大?
你不要前途了吗?家也不要了吗?
“姨,你别哭了。我和他分手了,但还是会照顾你们的。”
我推掉了所有机票,定了最近的机票飞回北京,匆匆忙忙的到医院照看你生病的父母亲。你的母亲一见我就把我揽在怀里,一边说着“瘦了,怎么这么瘦了”一边说着“阿姨对不起你”。她哭,我就也和她哭作一团,两个人的肩膀颤抖个不停。
他们还是联系不上你,看着你父亲日渐变差的状态,我终于再也坐不住了,去联系你那个新女友。我和她不熟,但毕竟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想要个联系方式还是很简单的。
“哪位啊?”她慵懒的声音传来。
“把电话给他。”
她那边顿了顿,“刘夏?”
“嗯。”
她没想我想象中那样态度恶劣,只是支支吾吾的说你不在。
“麻烦你了,”我只好恳求她,“不是我的事情,是他父亲病了。”
她这才松口,那边窸窸窣窣一阵,换成了你在听电话,“我爸怎么了?”
一听你的声音,我这几天格外发达的泪腺就开始绷不住了。我发誓我真的不想哭,可是我泣不成声,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我们分手以来,我第一次对着你哭了。
你沉默了好一阵,喊了声“夏夏。”再然后,没了下文。
你挂了电话。
我甚至在怀疑是不是我出现了幻听,怀疑你并没有真的喊我名字。
隔天,你回来了,没有带你的新女友。你的母亲扇了你一耳光,你当着我的面,扑通一声跪在了她和你父亲面前。你母亲声音颤抖,她说,“你该跪的是夏夏。”
而你说,“我没欠她什么。”
从始至终,你没有看我一眼。出于工作原因,你回来后我也就匆匆离开了。
这次,我们是真的断了。
你推出了娱乐圈、废掉了微博,就连一丝一毫的念想也没有给我留。
我逼着自己从你这里走出来,逼着自己不再去猜。我告诉自己,你就是这样的混蛋,十七岁是,二十二岁是,现在是,永远都是。我告诉自己,那些黑粉是对的,你只是心里愧疚,所以选择捞够了钱就跑。
大概是上帝可怜我,竟让圈里名声显赫的大影帝看上我这个小作家,锲而不舍的追了大半年。我终于被他打动,接受了他。
他特别特别完美,完美得有些不真实。
他不像你那么幼稚,不会常常跑去夜店通宵喝酒。不像你那么需要人照顾,他做的菜,比我做得还要好吃。不像你那么不舍的给我一个承诺,在一起一年以后,他向我求婚了。
我竟然已经开始记不清楚你,记不清楚爱你时那种心动、记不清楚我是怎样为你彻夜写书、你又是怎样,在我发烧时唱歌哄我睡觉。记不清楚你不顾经纪人的阻拦带我偷跑出去打电动、记不清楚我们一起养的那只已经去世的猫咪。
记不清楚,我竟然那样爱你。
我永远不会知道,我现在的爱人曾约你见面。永远不会知道,你在面对他的宣战时像个孩子一样得意的说“就算我说一万次分手,她也不会和我分手。”永远都不会知道,你信誓旦旦的和朋友们宣称,只要你喝醉了酒,我不可能放任你在外面疯。永远不会知道,在我现在的爱人一条一条向你列举他比你更适合我时,你黯淡下去的眼神。永远不会知道,是他让你的投资方撤了你的资、是他翻出你很多年前的黑料,让你再也抬不起头。是他让那么那么骄傲的你,在那以后开始觉得,自己配不上我。永远不会知道,十七岁时那个雨天,那个为我出头的少年是你。永远不会知道,你从二十二岁就已经买好了戒指。永远不会知道,你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候,只是很害怕,害怕你的不成熟让我伤心。永远不会知道,那通电话你喊完“夏夏”后撕心裂肺的痛哭。
全世界都知道我有多爱你。
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有多爱我。
全世界都为我抱不平。
只有你自己,抱着倔强和确信,独自伤心。
我以为是我浪费了自己的青春。
殊不知,是我,浪费了你的一生。

分享本文赚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7-18 20:4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