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连载 一个小农民的黄牛发财之路

黄牛大先生 2018-7-10 13:53:32
我姓黄,叫黄弟,不是皇帝,大概是因为有2个姐姐的原因,从这名字看得出,世代身处大山深处的老爹,有多想要一个儿子来传宗接代,我也算不负使命是个带把儿的。
    2008年那个夏天,对我来说,是一段难忘的日子,告别了枯燥的两点一线的高中生活,考试完当天晚上我和几个死党不可免俗的边喝酒边撕教科书,把所有教科书全部撕了个稀巴烂后我们几个人喝得差点进了医院,接下来的一周,兴奋得完全睡不着,犹如打了鸡血一般,虽然还不知道高考的结果,但考试对于我这种学霸来说,就是信手拈来如探囊中之物,我有把握考上心仪的大学。
    上大学就意味着可以脱离大山,进入大都市生活,这对于一个10多年一直生活在大山深处的泥腿子娃来说,无疑是兴奋的,向往的,这其中又包括了对大都市异性的向往,终于可以告别身边熟悉却又不能下手的村花。我完全没有想到,我的大学生涯会让我走向一条与我预想完全不一样的路子,或许是因为出身农村,我太想让父母摆脱那贫困的日子,我也想用金钱来证明自己的能力,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好是坏。
    大约在1-2个星期后,我们收到了高考录取通知,具体的时间已经记不得了,当时和几个死党,天天在镇上打游戏喝酒吹牛B,玩得昏天暗地,咋一看,完全是一群混混模样,哪里还有半点读书人的气质。老爹在那段时间也不怎么管我们,尽情的让我们释放压力,我们自己也完全从高考的压力中将自己解放出来,几乎天天都不回家,玩累了就在最近的死党家去睡觉,睡醒了又在镇上小饭馆填饱肚子,然后就开始游戏,到了晚上就喝酒嗑瓜子吹牛B,几个大老爷们围一圈边喝酒边聊在校的时候那些班上的桃花新闻,某某同学喜欢谁谁的,某某女同学又和某某男同学在处对象还被老师发现了,又聊我们几个还是不是处男,我们都相视大笑,大家心知肚明,妈的,五姑娘难道不算姑娘么?还处男之身呢,早就被五姑娘夺走了。我不知道我们几个大老爷们那个时候怎么会这样八卦,即使现在回忆当时的情景都完全感到吃惊。有时还去镇上那个破烂的KTV吼上一曲,我自己嗓门不错,上高中那会儿,只要是学校的大型活动,一定有我男声独唱这个节目,在我们当地那所高中,我也算是校内明星了,几个死党都说我唱歌好听,将来在大学里啊,一定能找个漂亮的女朋友。这在当时的我们看来,乡下娃想找个女朋友谈个恋爱,无疑是个非常有能力有面子的事情,在我们老家,找女朋结婚都是靠媒人的。幸运的是,我考上了我心仪的大学,几个死党有一个名落深山,另外两个上线了,他们填报的是外地的大学,也就意味着我们四人在下个月就要分开了。
    2008年8月25日,在我的坚持下,老爹老妈最终还是同意让我一个人去大学报到,告别父母,踏上了去省城的汽车,临走前他们的不舍与我兴奋的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即将跨出笼门的小鸟马上就能蓝天飞翔一样,哦不,男人千万不能说自己是小鸟。
    汽车一路吱吱唧唧的像个乌龟一样的摇了5个多小时终于摇到了省城汽车总站.
    我所考取的大学位于省城大学城里面,算是我省乃至全国都有名的大学,历史悠久,人才辈出,校园有山有水风光秀丽。当然这一切都是我从网上看到的,在这之前我还从来没踏入大学校园一步。
    出了汽车总站,看见汽车站出口好多大学的迎接新生报到的地方,我顺利的找到了我所在大学的新生报到处,立刻一个漂亮的学姐迎了上来,并递过来一瓶农夫山泉给我,瞬间让我觉得大学真好,这服务都赶上县城领导出访我们村的标准了。
    学姐很养眼,一袭白长裙,手上戴一条不知道是否贵重但看上去很搭配的黑色石质的手链,一张可爱型的娃娃脸冒着细密的汗珠,就像雨过天晴后桃树上的水蜜桃一样,粉嫩中还着透露一层水珠,皮肤非常的白皙,虽非国色天香,却也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在这个烈日炎炎的露天坝给人一种清新悦目的感觉,这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惜长发还未齐腰,否则完全就与我意淫的出来的女神形象重叠了。
    “我叫王斐”学姐大方的伸手接过我手上的小包,引导我登记了信息后就带我上了我们学校的迎新车上。
     “我姓黄,家里排行老三,所以叫黄三。”我只能临时应变给自己取了这么个名字。这他妈太有缘分:黄弟王斐,哈哈。
    学姐一听,黑色手链的那只手虽及时捂住了嘴,但还是噗呲笑出了声"还好你不姓王,排行也不是第八"
    我找了个位置坐下,顺手把包仍行李架上了:“学姐,什么意思啊?”我只能装傻说到。
    学姐抿抿嘴笑了笑,提醒了我几个注意事项就下车了。
    却不知,这只是我们孽缘的开始。
    开学真好,一个班五湖四海的,操着不同口音的,形形色色的少男少女在一起,那叫一个热闹,18岁的精力真好啊,早上6点起来可以一直闹到晚上12点都还精神倍儿棒。
    我们宿舍一哥们叫田祖光,他自己说小名叫铁蛋,是东北那疙瘩的,长得虎背熊腰1米87的个头,人特豪爽,一到周末,就拎一袋子花生瓜子外加6瓶小酒,就是2两一瓶那种廉价白酒,依稀记得叫小绵曲,然后招呼宿舍人坐一起,边吹牛B边喝酒,聊的面红耳赤有的时候还大打出手,睡一觉起来大家又和好如初,现在回想起来感觉都奇怪,人年轻的时候,总是那么的率性。
    刚开学,大家学习积极性还是挺高的,也不贪玩游戏,该上课就上课,做作业就做作业,这样的情况没有持续到一个月,一些同学的本性就显露出来了,通宵游戏,上课就睡觉,豆芽课甚至干脆就不去。
    我报考的是计算机专业,大一的时候,学的都是基础知识,通常的微积分是重点,计算机的基础知识呢,班上一大部分同学都已经了如指掌,但是对于女生来讲,这些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特别是其他专业来上大课的,我看他们很多都在奋笔疾书,感觉做不完的笔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条评论

黄牛大先生 楼主 2018-7-10 15:46:16
本帖最后由 黄牛大先生 于 2018-7-10 15:47 编辑

    日子就这么悠闲的过了1个月,月底的时候很多同学都回家去了,我这离家几百公里的就不想回去,主要是一个字:省钱。拉上好哥们加班上的技术男老朱,两人一起去逛省城,老朱也是偏远农村来的,穿着那叫一个土,平时不苟言笑,但是脑子特别灵光,随便一个问题都是一大堆理论知识可以从他嘴里喷薄而出。
    我们两钱也不多,好东西卖不了,就这样瞎逛了一上午,老朱说,干脆回去,杀几把热血传奇,我想了想,行,反正也没什么特别要购买的。找到车站,开始坐车回去了。
    车上大多数是学生,非常拥挤,我们两在车站上车的,做到最后排2个位置,上车就在那里慢慢的吹自己的热血传奇打怪升级的剧情。
    走了不到20分钟左右,车前面突然传来阵骚动,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怒斥“你干什么”
    我马上起身往前挤去,老朱也跟我一起离开了座位往前挤。
    “让一让啊各位同学”
    很快我就来到车门边了,一个黄头发青年被一青色长裙女生拽着衣服,黄头发青年想往车下挤,车门口的学生明显不让黄头发青年出去。女生就是之前迎新接待我的学姐王斐。
    我马上上前问道“学姐怎么啦?”
    学姐估计是一个人,一看我,马上委屈的说“这个人非礼我”
    “啪”的一声,我不问青红皂白,直接给了黄毛一大嘴巴子。
    “妈的,还无法无天了,这么多人的车上你居然敢非礼女生?”
    我朝黄毛怒吼道
    “大哥,误会啊”黄毛都要哭了“人多这么挤,我连个拉手都没有,又在看手机,车子一个急刹车我没站稳,手刚好抓在了学姐的PG上了”
    “有这么巧”我眼睛看向学姐。
    学姐有点不好意思:“可能是吧,我也背对着他的,不知道”
    “大哥,我也是学生啊,我还有女朋友呢,怎么可能非礼学姐啊?”黄毛委屈的一逼。估计要不是因为他个子比我小很多,肯定和我干起来了。
    黄毛身边另外一个黄毛也凑过来“大哥,你这样打人不对哦,我朋友确实不是故意的”
    我有点不好意思了的挠了挠头“那个,那你往车下撤什么啊?我还以为你想跑呢”
    “车都没停,我往哪里跑啊”黄毛没好气的说。“我就想往旁边挪一下而已”
    我露出尴尬的笑容,回头一把夺过老朱手上的水果袋子:"兄弟,对不起了,刚才打你一下,这袋水果当是我道歉的。"
    黄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我这一大嘴巴子挨的不冤,换回来这么多吃的”
    黄毛顺手又把水果带递给了学姐“学姐,对不起了,这个算我的赔礼道歉”。
    卧槽,这黄毛也是性情中人啊,这找借花献佛使得太溜了。
    学姐没有接黄毛的水果袋,一脸坏笑看着我:“算啦,学姐请客,算是不打不相识,你们想吃什么呢?”
    黄毛表现挺大方的:“学姐,我知道学校旁边有家烤羊腿很不错,我们来这个学校才1个月都去吃了几次了,不过我得叫我女票一起过来,否则回去说不清”
    “成”学姐大方说到:“那就烤羊腿,一会儿下车了大家都别回宿舍了,直接过去吧!”
    不一会儿车子就到了校门口,我们几个一起下车,黄毛带头走最前面,我和老朱随后,黄毛那个朋友有事就先走了,学姐说你不是要叫你女票来么?
    黄毛咧了咧嘴笑了笑说:"先点上,烤羊腿很慢,对了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看着手机随口道:“黄弟”。
    “什么玩意儿?皇帝?”黄毛嘴巴都成圆形了“大哥你可拉倒吧,我是认真问你名字啊,我叫刘成栋”。
    我没好气的说:“姓黄,小弟的弟,不是皇帝”
    老朱在旁边打趣到:“我们班主任都叫他皇帝,你还有什么不相信的?”
    学姐一脸懵逼:“你不叫黄三....”
    我不敢正视学姐“学姐啊,你叫王斐,我要说自己叫黄弟,我怕你误会我占你便宜”
    刘成栋和老朱都傻了,这名字太他妈般配了吧,这缘分....
    “黄毛你哪届什么专业的啊?”我没好气的问黄毛。
    "我叫刘成栋,再叫我黄毛我跟你急"刘成栋恶狠狠的撇了我一眼扬了扬拳头。"08届车辆工程系的"。
    不一会儿,黄毛女票来了,一头彩发,和黄毛绝配,真是人以类聚。
    点了2个羊腿,几条羊排,还点了点羊肉串,一人来了一瓶冻啤酒,海阔天空的就吹开了,别看黄毛个头不大,嗓门挺好,听他女票说她和黄毛高中是同届不同班同学,学校文艺晚会听了黄毛的男生独唱喜欢上他的,听到这来我不自觉的看了看学姐,不知道她喜欢听歌不,妈的,有点跃跃欲试的念头哦。
    酒足饭饱,我本来想去买单的,学姐一个眼神就让我退缩了:“谁抢单就没下次了”,我们都只好等学姐去买单,学姐居然是老客户,老板给他打8折...我不知道学姐这身材怎么会是这里的常客的。
    回宿舍前,大家都相互存了电话号码,加了QQ,黄毛送女朋,我和老朱回宿舍,学姐一个人,我一直在心里找借口怎么送学姐,都要到岔路口了,我还没找到理由。
    这时黄毛看着我:“你不送下学姐么?这么黑漆漆的。”
    妈的,睁眼说瞎话,都能数的清彼此的眉毛,我不知道黄毛怎么知道我对学姐有意思的,只好顺口接了过来:“你送你女票吧,学姐我和老朱送。”我只能拉老朱点背了。
    学姐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走吧,前面碟苑就是我们宿舍,一会儿就到。”
    三个人谁都没说话,到了蝶苑门口,学姐转身与我们告了个别就径直走进宿舍了。
    我和老朱回去的路上,老朱看着我笑了笑,我问他笑什么他也不回答我,一个劲的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现在回想起来,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对学姐开始产生好感,这种好感我不知道是不是青春萌芽爱情,当天晚上回宿舍后打开QQ看了学姐的QQ空间呢,结果进不去,设置了权限,很想让学姐开一下权限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又想给她发信息也不知道发什么,就这样很期望学姐能主动找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一曲衷情》柳慕云

    柳慕云5评论昨天 06:48

    一曲相思问, 天籁耳中传。 才绝江南女, 貌若天上仙? 闻声寻君去, 来至桃花园。 桃花簇簇开, 香飘九重天。 ...

  • 出纳8

    夏日蔷薇3评论昨天 08:22

    如果是支款的,可以百分之百的说,没有一个能一次痛痛快快的支走的。不管是公司的职工,还是外部来办理业务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