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2|回复: 0

[原创连载] 相信爱情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4 09:21: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章  初识毓灵,纯情日笃
提到毓灵,珺然除了感激就是内疚,当珺然去天津海运职业学院的时候,似乎老天有意将他和她安排在一个城市,记得当珺然知道自己要去天津时,多么亢奋,就告诉了毓灵,她应该也很开心,最起码在异乡可以看见老同学,也是很庆幸的事情,由于要去新环境求学所以延安和天津商量与7月底我们航海系就搬了过去,毓灵她们是9月初才开学,直到8月底,珺然就像等到毓灵开学时去火车站接她,毕竟女孩子行李多,带起来不方便,记得那天早上居然和马龙约好去接她们,并开开心心送她们去北辰那边,几经周转,终于到了,大家一起吃了饭,和毓灵同行的那几个女同伴由于有免费的义工,她们才得以解放双手,嬉笑打闹,席间,珺然总是表现得很木然傻傻的,只顾低头玩手机,毓灵看到后,就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由于有马龙的存在就不担心会冷场,虽然珺然还是没有讲几句话,等到快要吃完时,珺然想去结账,可是毓灵已经结过了,这个姑娘总是不愿给别人制造半点麻烦,随后在她们学校里转了一圈珺然就和马龙回了学校。记得第二次珺然和毓灵见面还是在天津火车站,是毓灵接的珺然,那天为了去见李馨晗,钱花完了,身上只有最后20多块钱了,无法从北京到天津,打电话给几个朋友不是在上班就是银行卡丢了总之没人给自己汇钱,站在茫茫北京站,自己只差十块钱,于是鼓起勇气,问旁边的路人借,当自己都是的给别人钱时都是未曾犹豫,此时就是个讽刺,可是想想善与恶谁有可以分得清清楚楚,人们只是不愿意被骗尽管几块钱,此时恶向胆边生,心中的恶魔此时也在击其战鼓,主人进攻吧。刚好看见一个妇女从提款机取出大约2000块钱左右,在做好了简单抢劫计划和逃跑路线后,就当妇女从我身边经过的那一刹吗,一声电话惊得一颤栗,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才知道是毓灵打来的电话,问我到哪里了,什么时候到天津站我去接你,我说很快就过去了,不过,,不过什么?毓灵问,你能不能给我汇200块钱呢,可以呀,那你的等会,谁机几分钟后,200快就到了我的卡里面,此时的不仅仅是感动,心中的恶魔已不知去向,于是取了钱,就坐车去了天津,此时毓灵看上去就像一座发着金光坐着莲花长满涅槃的女神。让我虔诚的拜一拜吧,然后就请她吃了饭,微笑着互相告别。记得有过了几个月到了十月一国庆节,毓灵问珺然你有时间吗,出来坐坐吧,珺然就答应了,在外滩珺然早早到了,徘徊880和815路之间,怕毓灵做过了站,谁知她来时做的出租,说自己迷路了,珺然差的笑出声了,开开心心走过地下通道珺然一直跟在毓灵后面时不时打量着她,来到西安面馆吃完饭,就去外滩溜了一圈,碰见一个乞丐,珺然就掏出10零钱,准备给时,毓灵做了一个不的手势,然后从自己包里去了一块给了他,珺然甚为欣慰,他看到的不仅仅是善良节省,更多是的那份恰到好处的理性,当女孩子只有拥有男孩子给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时,那才是值得纪念的,如果自己给自己买除了暂时安抚那颗清高孤寂的心,着实没有其他功效,当女人总在节省时,心里面才真的有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无疑值得拥有幸福的。说起毓灵那就得把时间的指针拨到大一那会,珺然的QQ是上大学以后别人帮忙申请的,电话也是这个时候拥有的直到不知哪天王毓灵给珺然发了一条短信,你是珺然吗,手机对于珺然来说出了闹铃就是播放视频的工具,王毓灵是个聪明果敢坚强充满灵性的姑娘,是珺然的高中同学,她们之间的情愫似乎发生在高考倒计时60天以后的事情,王毓灵当时每天晚上陪着当时不知什么情况脚背被烫伤了的小亮,是珺然背着他上楼下楼,每天晚上珺然依据和师兄王怡乐跑圈,也总会在操场依稀看到毓灵陪在小亮身边,帮着他坐着“康复”训练,在别人眼里似乎这两个人更像一对小情侣,总在一起,当时珺然师兄弟并不了解考高分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只知道应该考高一点,虽然两个人很努力但是成绩平平,并不是你付出了时间,就会的到分数上的回报哪怕是一点点,这些苦闷,这个傻乎乎的珺然却不那么在意,反而觉得王毓灵挺可爱的,在小亮受伤的这段时间里面,扮演者一个倾听者,或者慰藉者,有时候在每个人灰色惨淡的记忆里面,都需要个人默默地陪在自己左右,而对珺然来说人家英语有特别好,所以就有意接近她,记得有次考试的腾空教师作为考场,相帮毓灵包书,可是自己第二次返回教师的时候教室里已经空空当当了,暂时关闭回忆的时光隧道,此时珺然很木然的想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电话,也许是小亮告诉她的吧,此后就是这个女孩一直和珺然保持着一种淡淡的联系,慢慢成了无法取代的,每天最渴望是依然是毓灵会发短信给自己,直到一天珺然决定不再和李馨晗联系,她是他最难过的抉择,就像风吹来的沙落在最悲伤的眼里,即便不会伤心也很难过.珺然突然意识到了毓灵对自己的好,如此好的女孩对自己如金子般的心,自己到底该接受吗,最苦涩的青春岁月里,很难做出正确的决定,往往受到世俗的影响,记得那晚不是什么原因珺然心痛不已,不知道痛从何来,但为什么会痛到全身颤抖,也许是求生意识强烈的安抚着自己悲弱的心,口里心里默念毓灵我好想你,也许只有她才可以救自己,终于鼓起最大的勇气发了条至今心有余悸的短信,我想做你男朋友,可以吗??发往以后的每一秒都是那么漫长,也许是害怕被否定,也是害怕承担,或者一旦拥有又害怕失去,在自己胡思乱想之际,手机的震动换回了正在异常焦虑的我,你的给我三天时间考虑,毓灵说.此时毓灵的心乱极了,我一直是对他有点好感,可那是不是爱情呢,万一轻易同意后,又闹什么幺蛾子,那就连朋友也没得做了,不行我得慎重加慎重,是不是他受什么刺激了,或者开玩笑,好像不会吧,人总会把事情往自己预定的方向考虑,反正这么长时间的短信交往后,毓灵觉得珺然是傻傻的,挺憨厚,以后就是做起夫妻来,‘他‘’肯定会在我的控制之中的哈哈,想着想着就这样一夜辗转,虽然宿舍挺冷的,但还是心里面听暖暖的,不相信友情到爱情转换的如此之快,到了第二天,真不愿起床,不愿去实验室,还跟一个多嘴的男同事早这别扭,但翻看手机中令人激动地短信,虽然只有几个字但还是给人以莫大的力量,原来世界是如此的美好,是不是该加紧攻势,我渴望结婚,每每看到商场里面婴幼儿用品,都会忍不住上去看看,那是母性在呼唤驱使的结果,妈,最近好吗,毓灵嗲声嗲气的叫着,你这死孩子多长时间了,都不知道给我打电话,哎真是前世欠你的,好了,妈,以后多打就是别再罗嗦了,毓灵有点甄怒道,她妈知道这孩子从小就倔强,也不知道是我跟他爸谁遗传给她的,什么事赶紧说,妈还在上班呢,长久以来我们家是女权模式,当然妈就付出的最多,想到这里毓灵就知道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但此时要告诉妈自己处对象了,毓灵不免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有个高中同学想跟我搞对象,真的吗,家在哪,你们什么时候的呀多大了,家里几个孩子,她妈激动地问着,闺女也不小了,也该出阁了,难得她会告诉我,看来孩子长大了,好吧是这样,我回家一趟,得帮你好好审查一下,好了具体时间再通知你吧,毓灵还没有来得及说我的事不用你管,电话传来了忙音,一面觉得妈这么大了还得接着上班为我们操劳感到无限的歉意,一面为妈如此武断专横而为老爸愕然惋惜。

分享本文赚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6-23 06:2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