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被风吹散的人

三石头 2018-6-13 22:46:32
本帖最后由 三石头 于 2018-6-13 22:51 编辑

被风吹散的人
                                    作者:三石头
  顾熙雯永远也理解不了为什么凌薇能够如此迅速地从一段感情当中抽离然后嫁给了一个比她爸还大10岁的男人。
  当顾熙雯问她的时候她一脸笃定地回答:熙雯,每个人要走的路是不一样的,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生活是过给自己看的。
  后来顾熙雯完全明白了凌薇所谓的那条不同寻常的路,就是在婚后不到一年就继承了够他们全家活好几辈子的遗产。
  在葬礼结束的那天晚上,顾熙雯一直寸步不离地陪在她身边。门外守着的,是她亡夫的前妻以及一双儿女。
  他们坚信是凌薇私自篡改了富豪的遗嘱,否则怎么会心狠到一分钱都不分给他们。
  凌薇端起手里的红酒杯,嘴角微微上扬,不紧不慢地对顾熙雯说,你看,这就是我付出的代价
  的确,为了这段婚姻,她与家里人决裂,顾熙雯清楚地记得她被父母扫地出门的场景。
  那是一个一夜之间白了头的父亲最撕心裂肺地声音,凌薇,你给我滚,永远不要再踏进这个家门!旁边附和着的,是她母亲肝肠寸断的哭泣声。
她咬紧嘴唇,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
  后来顾熙雯才知道,凌薇在一次人流中丧失了生育能力,当时已经谈婚论嫁的男友果断提出了分手,甚至告诉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富豪就是在那段期间走进她的生命里的,已经有了一双儿女的他完全解决了凌薇的问题,并且可以替她保密。
  走投无路的凌薇只能接受,没有什么比一个女人的名誉更加重要了。
  葬礼之后凌薇只身一人去了欧洲,她说眼下解决不了的事,就交给时间。
  顾熙雯也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工作,相比凌薇选择的那条路,她更认为事业才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武器。
  她每天拼了命地加班,仿佛在她眼里没有什么比职位的晋升更加重要。
  在解决了公司几个大案子之后,她以为副总的位置非他莫属,但谁也没有想到会空降一位副总。
  其实很简单,新来的副总是总经理的小舅子。当顾新把辞职信递到总经理桌子上的时候,他还解释着,“熙雯啊,你知道我一向很器重你的,可是你也知道我那个老婆实在是蛮不讲理,我也是为了家庭和谐,你要理解我啊。”
  “张总,我一向是很敬重您的,但是您太让我失望了。”说完,顾熙雯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她迅速收拾好自己的物品离开了公司,几乎是一路跑着到了停车场。她可以接受失败,但是没办法忍受等着看她笑话的人明目张胆地嘲笑。毕竟在职场上,多的是落井下石的人。
  她坐在车里平静了好久才拨通了手机,电话那头刚刚接通,顾新就泪如泉涌,“妈,我想回家。”
  在外漂泊了七年,终于理解了家的意义。
  城市的好处就在于生活节奏慢,你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可以思考自己的人生。
  对于顾熙雯来讲,就是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地睡懒觉也不用担心随时接到领导的电话让她加班。
  在刚回到老家的半个月里顾熙雯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睡觉,感觉已经把之前缺失的全部都补回来了。以至于在凌薇看见她的那一刻声音都高了八度,“顾熙雯,你要死了啊!”
  顾熙雯理了理一个星期没洗的头发,瞪了她一眼,“你懂什么,我这叫回归自然。
“我不管你要怎么样回归自然,现在立刻马上去洗澡,陪老娘去相亲。“凌薇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递给顾熙雯,”喏,你看,颜值还不错哦。“
  顾熙雯连看都没看就起身走向卫生间,”大姐,你这战斗力还真的是王中之王。刚下飞机都不用倒时差的么。
“你懂什么,人生苦短,一定要及时行乐。”
  顾熙雯明白,凌薇这是在强颜欢笑,怕身边的人担心,这样的她,坚强的让人心疼。

  两个人来到咖啡厅的时候,相亲对象已经坐在那里。
  凌薇整理了一下裙子,“亲爱的,我这裙子看起来怎么样?
  “大姐,这是香奈儿最新款,这一条裙子相当于我两个月工资了好么,你别把人家给吓到。“在她成为小富婆之后,恨不得把钞票做成裙子穿在身上,就怕别人不知道她除了钱一无所有。
  顾熙雯指了指墙角的方向,“我坐那里,你如果觉得想撤了就回头看我一眼,我给你打电话。“
  凌薇一把抱住顾熙雯,“亲爱的,你对我真好。”
  顾熙雯凌薇吐了下舌头,“你瞅你这点出息。”说完便径直走向了那张桌子。
  顾熙雯也走到墙角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掏出手机无聊地开始刷微博。
  这时一位男士坐到了她对面,微笑的看着她,“美女,你一定是在等我吧。“
  顾熙雯抬头错愕地看着他,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可是这张陌生的面孔却从来没有见过。
  对面的男子伸出手,顾熙雯说:“任冬磊,幸会。”
  顾熙雯犹豫了一下,握住他的手,“我叫顾熙雯。”
  任冬磊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顾熙雯,弄得顾熙雯浑身不自在。
  在两个人尴尬了几秒钟之后,顾熙雯忍不住先开了口。”你找我有事?“
  任冬磊无奈地摇摇头,指着坐在凌薇对面的男人,对顾熙雯说:“我这个朋友哪里都好,就是太腼腆,不像我。。。。”“看出来了,你比他脸皮厚多了。”没等任冬磊说完,顾熙雯就脱口而出。
  任冬磊显然被怼了个措不及防,不过好在心理素质好,瞬间转移话题。
“有没有人夸你长得很特别?“任冬磊对顾熙雯说。
  顾熙雯起身准备离开,一本正经地看着任冬磊,“当然,特别美。“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这个人,让她想起了太多不好的回忆。
  果然凌薇在相亲结束后就追到了顾熙雯家里,在她妈妈下楼打牌之后就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顾熙雯,没见过你这样的朋友,连声招呼都不打说走就走,你说,你到底想干嘛!”
  顾熙雯完全没有被凌薇的气势给震慑住,依然不紧不慢地修着指甲,吹了吹刚刚涂完的指甲油。
“我看你们俩聊的挺愉快的,根本不需要我帮你打掩护啊。”
  凌薇听罢得意地笑了笑,“那当然,老娘出马还没有拿不下的男人。”
  顾熙雯扑哧笑出了声,对凌薇说:“你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学不会稳重。”
  凌薇不以为然的对顾熙雯说,“稳重有个屁用,你稳重,到最后你和钟伟宸不还是。。。。”
  顾熙雯一把揪住凌薇的头发,咬牙切齿地对凌薇说,“你信不信我能把你的长直发变成自然卷,嗯?”
  凌薇为了保住好几千块大洋做的头发,只能先服软,“好好好,我错了,我再也不提这件事了还不行么。“
  
  顾熙雯这才罢休,瘫倒在床上,“凌薇,你知道么,直到现在我还没能忘记他。“
  那是一个陪伴了顾熙雯整整十年的男人,从高中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两个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造物弄人,钟伟宸的母亲一直反对两个人在一起,为了将他们两个拆散几乎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是年少的爱情总是无畏的,那个时候的钟伟宸,甚至为了她要和自己的母亲断绝关系。
钟母认为是顾熙雯蛊惑了自己辛苦养育了二十几年的儿子,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的儿子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钟母约了顾熙雯见面,在那段不愉快的谈话之后,顾熙雯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从钟伟宸身边消失了。
后来的故事就很老套了,钟伟宸在她消失之后不到半年就娶了与他们家族世交的一位千金。而她自己只身一人在诺大的城市中独自奋斗,
岁月亏欠的,一直都是那些记忆力好又偏偏念旧的人。
许多伤害本来就是一次性的,可能因为有了你的允许,你的执念,它才像一把锯子,不断地在你心上拉扯,而紧紧握着那把锯子不放的人,其实是你自己。
  顾熙雯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工作就会发疯的人,
  她投了很多份简历,面试电话也接到很多,不过这家公司好像特别有诚意,连着打了很多天的电话,请她务必考虑一下,薪资待遇可以商量。
  顾熙雯觉得还是有人赏识她的,所以就选择了这家公司。面试她的是个长相甜美的小姑娘,问了几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之后就告诉她下周一就可以上班。
  顾熙雯好奇地问她,“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们坚持要让我选择你们公司。“
“这。。着是我们老总安排的,我们只是服从上级的安排。“小姑娘显然被顾熙雯的直接给弄得措不及防。
  顾熙雯一脸疑惑,心里暗暗窃喜,难不成是看上我了?
  在电梯口顾熙雯遇到了那天在咖啡厅的那个男人,与那天不同的事,他的脸上没有了那天的玩世不恭,有的是一脸严肃和犀利的眼神。
  看到顾熙雯他愣了一下,马上露出微笑,“看来我们真的是有缘啊。“
  顾熙雯冷笑道,“是啊,任总,以后我可能要天天跟你有缘了。“
  任冬磊开心的说,”太好了,求之不得哪!“
  顾熙雯对他说,“不要高兴的太早,我人格分裂。”
  任冬磊被逗得开怀大笑,“哈哈,我们是病友啊。”
  顾熙雯被气的说不出话,哼了一声就走了。
  她有预感,今后的日子不会太平静了。
  事实上,比她的预感还要更糟糕,任冬磊好像伺机报复她一样,所有有困难的案子都交给她接手,并把这称之为试用期考核。
  顾熙雯虽然心里老大不乐意,但是依然面带微笑着接受了。在她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怕“这个字。
  这是一个人人都说难搞的客户,性格古怪,阴晴不定,一个离了婚独自一人抚养两个孩子的女人。
  顾熙雯在吃了两次闭门羹之后,打听到了她的女儿生病在住院,每天下班后就到医院去陪护,多少个夜晚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最开始那个客户是非常抗拒的,多少次告诫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跟她签合同。
  顾熙雯并没有放弃,动员身边所有资源成功为客户的女儿找到了相匹配的骨髓,并且成功做了骨髓移植手术。
  果不其然,在手术成功后的第二天,顾熙雯就收到了已经签好的合同,并且告诉她,“顾小姐,商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像你这样用心的我真的是第一遇见。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顾熙雯紧紧地攥着那份合同,“周总,小生意凭脑子,大生意靠人品,相信我,一定不会让您和贵公司失望。”
  当顾熙雯将那份来之不易的合同递到任冬磊办公桌上的时候,她看到了那种肯定的眼神,“顾熙雯,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这份合同只有你能搞定。”
  “您过奖了任总,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说罢,顾熙雯便起身准备离开。
  “你等等,我听凌薇说你特别喜欢Dior这个牌子,前些天去香港出差碰巧看到了这款包包,不是说包治百病么,咱们俩就用它一笑泯恩仇吧。“任冬磊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精心包装的礼盒,上面赫然写着Dior四个字母。
  顾熙雯满脸通红地看着任冬磊,对他说:“你干嘛,要追我啊。“
  任冬磊哈哈大笑,“顾熙雯,我看是你一直对我图谋不轨吧。“
“对于你这种把脸看的不是特别重要的男人,我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顾熙雯拿起包包,“包我收下了,当作工作奖励,但是仇泯不了。说完就提着包开开心心的走出去了。
  她怎么可能不开心,这个包包是Dior的限量版,不是有银子就能买到的。
  有同事看到她从任冬磊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提着装有包包的包装盒,便私下议论起她与任冬磊的关系。
  毕竟不是所有女员工在拿下合同之后都能收到限量版的包包的,尤其是她这种刚来就获此殊荣的。
  对于这些顾熙雯早已经司空见惯,她始终相信,背后议论你的人,永远都是不如你的人。
  看到顾熙雯背着新款包包凌薇的声音都高了八度,“顾熙雯,你陪他睡觉了啊他对你这么大方!“
  顾熙雯无奈地摇摇头,“凌薇,你充分展现了什么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送我个包我就要陪他睡觉?“
  凌薇点了一根烟,吐了个大大的眼圈,“熙雯啊,我看出了点问题。“
  顾熙雯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什么问题?“  
“这孙子是真特么有钱。“凌薇对顾熙雯说。
  “你这是跟我没话找话呢吧,谁不知道他有钱?”顾熙雯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
  凌薇突然一脸严肃地看着她,“熙雯,你有没有觉得任冬磊这个人哪里不对劲?”
“他本身就是一个不正常的人,从见到他的那天起就不正常。”顾熙雯不以为然地对凌薇说。
  凌薇说,:这孙子一定是计划好了的。
“咱能别老这孙子这孙子的称呼人家么,你就不怕折寿啊。”顾熙雯觉得凌薇婚后最大的改变就是变成了一个胸小无脑的怨妇。
  凌薇没有作声,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诺大的房间里,她的身影竟然是那么渺小。
  顾熙雯一口喝下酒杯里的红酒,“凌薇,明早有个会,我先回去了。”
  凌薇一把拉住她的手,“熙雯,你别走好不好,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真的特别害怕,要不你也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
“我看还是不要了,咱俩作息时间完全不一样,还是不要往一起凑了。“熙雯对着镜子边整理衣服边对凌薇说,”叫你的小奶狗来啊,效果肯定比我好。“
  凌薇二话不说就把抱枕扔向她,“顾熙雯,你这个见色忘义的女人!“
  顾熙雯走出小区门口准备打车的时候看到了任冬磊的车就停在路边,她正猜测着为什么深更半夜他的车会出现在这里,车已经开到了她面前。
  被车等恍的睁不开眼睛的顾熙雯破口大骂:“喂,会不会开车啊!”
  只见任冬磊摇下车窗,“顾熙雯,快点上车。”
  顾熙雯没有反驳,乖乖地上了车。两个人沉默了一路,到了顾熙雯家楼下的时候,任冬磊才开口,“明天的早会你不用参加了,回去收拾下行李早点休息,明天上午十点的飞机飞上海,陪我去签合同,我让司机九点来接你。”
  “你等会儿,你说什么,要我陪你出差?”顾熙雯不可思议地看着任冬磊说。
  任冬磊看了她一眼,“怎么,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还是你的听力有问题?”
  顾熙雯知道自己是逃不过这场劫难的,只能委曲求全,”不好意思任总,是我的听力有问题,我现在听清楚了,我这就上楼去收拾行李。“说吧打开车门迅速逃离。
  顾熙雯心里明白,限量版的包包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收的,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第二天一早九点钟果然任冬磊的司机准时出现在小区楼下。
  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当到了机场看到任冬磊的时候她还“
  是强挤出一个微笑,“早啊,任总。“
  任冬磊抬手看了一眼手表,“你一般把这个时间称之为早上?
  顾熙雯懒得跟他较真,一屁股坐在他对面。拿出手机给凌薇发了一条微信:这孙子脑子被门挤过。
  下了飞机之后他们就直奔了要去签约的公司,在两个人还算默契的配合下,成功签下了合同。在回宾馆的路上任冬磊提议要和顾熙雯喝一杯,并且明确表示这是命令。
  顾熙雯深知自己我无法抵抗这种恶势力,只好应允。
   
  这是一家装潢考究的西餐厅,无论是设计还是布局都非常完美,唯一让顾熙雯觉得疑惑的就是这家西餐厅没有一桌客人用餐,服务人员也只有那么两三个。
  她尾随着任冬磊走到了最中间的位置,任冬磊贴心地为她拉开椅子,示意她坐下。随后自己走到对面也坐了下来。
“熙雯,喜欢这里么。”任冬磊看着她问道。
  顾熙雯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吓到了了,“喜欢。。但是。。为什么就我们两个用餐?“
“当然,我想好好跟你吃顿饭,只有我们两个人能。“任冬磊一脸宠溺地对她说。
    顾熙雯腾的一下站起来,”任总,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今天有点累了,先回酒店,您慢慢享用。“
“熙雯,三年了,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的吗?“任冬磊几乎是带着哭腔对她说。
  顾熙雯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缓过神来,僵持了一分钟后,顾熙雯开了口,“任总,您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任冬磊起身走到她面前,拨开她额头的碎发,“熙雯,我就是钟伟宸啊,难道这么久了你还没有感觉出来么?“
顾熙雯一把推开了他,“任总,我不认识什么钟伟宸,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完便毅然决然地走出了西餐厅。
她不是真的忘记,她是在逼迫自己忘记,转身的那一刻她泪如泉涌。
任冬磊追了出来,拉住她的手,“顾熙雯,你为什么就这么冷血,三年前决绝,三年后的今天更是。我究竟哪里做的不够好你要这么折磨我?还是你从来没有爱过我。“
顾熙雯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挣脱了他的手上了出租车。
可能任冬磊永远也不会知道,当年他的母亲找到了顾熙雯,扬言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两个拆散,而顾熙雯肯放手的原因,是因为答应替她在狱中服刑的父亲出庭作证,证明她的父亲并没有私自挪用公款。没错,顾熙雯的父亲正是当年钟氏集团的财务经理。钟伟宸的母亲一气之下将顾熙雯的父亲告上法庭,说他篡改公司账目,挪用公款。
顾熙雯无法忍受自己的父亲因为自己蒙受如此冤屈,这个罪名对于一个从事财务工作近30年的人来讲是致命的。在亲人你与爱人之间,顾熙雯毅然选择了自己的亲人。
而顾熙雯也永远不会知道,钟伟宸在她消失半年后无奈接受了家族的安排,与千金小姐结了婚,就在婚礼的当天,婚车被同样被迫嫁给钟伟宸的千金的前男友做了手脚,在去酒店的路上突然刹车失灵,车子直接地撞到了路边的大树上。除了钟伟宸,车上另外三人都因伤势过重而身亡。只有他,在经历了十多次整形手术后才保住性命,唯一的代价,就是再也恢复不倒以前的容貌。
有位牙医曾今说过,放手如同拔牙拔掉的那一刻,你会觉得解脱,但是舌头总会不由自主的往那个空空的牙洞里舔无数次。不痛不代表你已经完全无视留下的空缺,永远都在异常挂念。适应是需要时间,但牙总是要拔,因为太痛所有终归还是要放手。
所有的选择都没有对与错,与其深究,不如选择放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条评论

guoqiran 2018-6-16 15:20:16
放手就好,人的一生,要经历好多磨难,吃一次磨难长一次智慧,人生的目标就能达到。小说构思很好,中心突出,语言流畅,支持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青春去了哪

    沉默的烟斗0评论昨天 10:21

    再聚首 已不见当年青春张扬的那张脸 心已犁满沟壑 白发亦难遮掩 当年的顽劣 而今是沉稳清雅 那时的暖男 如今却 ...

  • 一点建议

    zhengshiming3评论昨天 15:35

    包括昨天的已經有好几回我自己当时很满意的文段硬是没有发上去,我也很理解,都是正能量不够,过分地宣泄个人的情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