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我的父亲

老农 2018-6-13 19:00:43
  如果说一个人在步入社会时已有了一些或哪怕只是一点点高尚的品质、崇高的精神,那这丰厚的馈赠必然是来自他的父母,母亲的慈爱铸就我们内心柔软,而父亲是工匠,雕琢中脱落掉我们混沌的杂质,玉汝于成!
   父亲。
   父亲是惯于沉默的。沉默并非一声不吭,并非闭上自己的心扉任外世喧嚣,沉默必然是积蓄,必然是无奈,必然是悲叹。父亲是亲和而慈祥的,只是生活并不允许他时时展露柔软,辛烦的劳作与渺茫的未来,他的担当。因为没有其他爱好,久而久之,静坐便成了父亲的习惯,无论田垄还是门头,只要能坐下他就会习惯地坐下。一言不发,低垂着头,不望天,不看地,轻阖着眼,像雕塑一样凝固着,思考着那些求而不得和跌跌撞撞。
   鲁迅先生的《忆韦素园君》中有这样一段:认真会是人的致命伤的么?至少,从那时以至现在,可以是的。一认真,便容易趋于激烈,发扬就送掉自己的命,沉静着,又啮碎了自己的心。
   我初上小学时,性格懦弱又身体虚弱,因此常受到那些调皮的孩子的欺侮,因着他们丰富的想象力,我可谓吃尽了苦头,可是懦弱的性格又使我无法向家里人倾诉,几乎是被虐待了。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父亲发现我藏在额角发间的一处乌青——我至今难以忘怀他涨红着脸与那个孩子的父母理论的神情,那是怎样的复杂,像是愤怒,又像是不甘,但更像委屈......
   父亲就像鲁迅先生笔下的韦素园,有激烈的情感埋在心底,但往往沉默,不知多少内心遗憾。其实,在中华大地上生活着的万万千千的农民都是这个样子,他们用一辈子的光阴与那几亩天地周旋,困居于生活给他们设下的没有边际的牢笼中,最后就像困兽,在不停的挣扎中放弃了思考。
   我记得小学时老师曾让我们写一篇关于职业理想的文章,不知当时出于什么心理,或许是崇拜,又或许是无知,我写了农民,还就此写了许多看似伟大而堂皇的理由。交上去批改后发回,我的文章上是鲜红的“A”,还有老师的一段批语——劳动最光荣!回到家,怀着激动的心情,我把文章递给了父亲,然而出现在他脸上的并非是我所想的骄傲或是欣慰,他咒骂着像是“农民是贱业!”“耕地最苦!”这样的话,一边将我的作业撕得粉碎。现在回想,不仅那个老师可恶的过分,就连当时的我竟也是如此可憎,竟这样无情地去刺痛一个男人的心!
   这是父亲。
   父亲没读过多少书,但是他十分重视对我的教育。他以身作则,戒烟戒酒,因此我没有染上这些恶习,为此我必须要感谢他,因为这些是最为难得的财富,甚至重于知识与见识。在学业上,父亲对我亦是严格要求,抛开学校学习不谈,只在书写上,他就没少“鞭笞”我,说来也怪,父亲字虽写不来几个,但却能把每个字都写得极其好看。“这是态度,不管做什么事都得先摆正态度,不摆正态度就办不好事情。”朴素又理性。但很不幸,我的字始终无法好起来,虽然父亲最后是没有强求,也许是没什么盼头,但我觉着更像是他的自我哀叹。
   父亲经常叹气。
   2013年11月11日,父亲看着她的母亲——我的奶奶——咽下最后一口气,在一个狭小、脏乱的房间的床上。我记得父亲当时并没有流泪,只是抬起头环视房间四周——破落的墙,有点儿颓的木质的门,昏黄的灯光,他仿佛是要把这些全都刻进脑子里。最后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叹了口气,伸出手把奶奶枯瘦的手攥住,然后放开。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穷,父亲的父亲也穷,贫穷就像遗传病,一代一代传下去,最后传成绝症。“儿,你一定要读好书,一定要上大学。”那是他唯一次在我眼前抽烟,烟雾缭绕,挡住了他的脸,像一堵墙。
   我今年17岁,而父亲已有50,我想着什么时候他对我说的这些话会在我的将来被忆起,我想那至少是在不可阻挡的时间肃杀一切之后。
   如果我在很久很久以后也没有忘记家的温暖,我将这归功于我的母亲,而父亲,我的父亲,无论我的未来中有多少凉薄与无常,如果你的儿子真的幸运地成为了一个算是好的人,我将这归功于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青春去了哪

    沉默的烟斗0评论昨天 10:21

    再聚首 已不见当年青春张扬的那张脸 心已犁满沟壑 白发亦难遮掩 当年的顽劣 而今是沉稳清雅 那时的暖男 如今却 ...

  • 一点建议

    zhengshiming3评论昨天 15:35

    包括昨天的已經有好几回我自己当时很满意的文段硬是没有发上去,我也很理解,都是正能量不够,过分地宣泄个人的情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