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回复: 0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6 天前
  •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幕之上,满是辰星,点点闪烁。我顺着你已是涣散眼神的视线,主动抬头蹭着你微抬起来的想要抚我头的手,望着那四角天窗里的浪漫辰星;听着你有气无力的说着:“你看它多漂亮,我想给你们摘下来。”我想你定是病坏了,却又听到,“可现在,却只能化作它陪着你们了。”我望着你床边已是哭肿了眼的父母,不知是什么感受。
    记得被带到你家时,你还是红润的脸颊,一双大眼,带着星光的灿烂。
    我抬起手,打掉你伸来的表示友好的手,忽视掉你眸色里委屈的星光,自以为高傲的转身离开,四下打量着以后的住所。虽是说寄人篱下,但也别想阻碍我个性的生活。
    不知何缘故,你我竟成了友人。
    或是你执着的用闪着星光的眼眸一次次向我虎珀色的眼睛投来真诚的眼波的缘故吧;又或是你在我把家里弄的鸡飞狗跳时,主动跳出来帮我挡刀的缘故吧;也可能是当我贴在水族箱上默默望着里边的肥美的鱼流囗水时,你递来小黄鱼给我吃的缘故吧。
    可,即便如此我认为我亦是曾经个性非凡的自己。
    只不过,在每次我向阳光里草丛间追逐那白色的菜粉蝶时,会回头望望是否有你跑来的身形罢了;只不过,在每次你流露出不开心的时候,会象征性的借我自己给你抱一下罢了;只不过,在每次我飞快的爬上树想要去掏鸟窝里的蛋时,会在你眸色星光里默默的收回手罢了;只不过,在你每次开心的吹出大大的七彩泡泡,我会抬手给你打破罢了。
    而后不知何时起,你竟只能在那满是消毒水气味的房间里渡过了。
    而我只能,爬到窗台上,隔着玻璃,看着你日渐消瘦,愈见苍白的脸色以及失了星河烂漫的眸色。
    再次能够靠近你,已是不能挽回的穷途末路,我知你已不可能再陪着我了。记得被消毒后的我,趴在你床边觉得自己连呼吸都是多余的动作,房间里压抑的气氛,已是泣不成声的双亲。你努力扯出由衷的微笑,但却是我不懂的落莫。
    那夜,我跳上了你注视着的天窗,望着夜幕里的银色星河,转头看见你已合上的双眸。
    不知觉间,一道流星划落,我抬起前爪去抓,却只是徒劳。
    很可惜,我只是一只宠物猫罢了。

    分享本文赚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5-23 14: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