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奈乐》

奢求 2018-5-15 16:06:49
《奈乐》

郁亡
2018-05-07 23:41 · 字数 10238 · 阅读 22 ·  日记本
    太阳,月亮交替天方…春夏秋冬四季轮流,一切生物生老病死,世界热烈和冷寂等,都在万物诞生的那一刻,仿佛已经完全成为定局,成为笼网,就会成为一切规律的始端……

  自然界也同时喜欢矛盾,开始与难过,激动与失落,成功与失败,幽默与无聊……有矛盾就永远同无奈并存。

  这所有的一切矛盾无奈都属于自然,都出自先例,都源于诞生。

  狼类等冷血动物字一出生那一刹那,眼内的凶光就决定了一路的冰冷可怕,它们要每天磨练自己的爪牙,抖擞自己的嗓子,直到软弱的身体被鲜血与野心灌溉后,他们就开始了冒险,游戏,但这游戏无疑是伴随着寂静,可怕,残忍;但它们无从选择,只可以也必须靠这种大的影响力而遵循着规律,即使充满无奈与哀苦。

  一同,任何生物都要习惯这些规律,它们永远只能在生存与死亡中选择,也只能同孤独和冷酷作伴。

  一切有生命的,有思维的,有意识的生物,谁,甘心归去,谁甘按他律行事,但即使一时的性起,但最后终于都演为无奈的一笑……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叶知秋,万物相连,如何去逃,如何去躲,怎样去驳,留下只有无奈,切实可笑而可悲…

  像游戏,一个个可怜的木偶,在世界的小房子里,开心地活着,仿佛极其和谐,却不懂身在游戏

        做得好的木偶会被世界注意,会被世界嫉妒,从而使其毁灭;做的不好的木偶,会被世界抛弃,唾弃无用,同样使其毁灭;当然,也会被彻底的无视,也就是所谓的命好长寿呵…

  但永远,只是看着上帝的面子上,看在世界自然的面子上,看在宇宙的恻隐的面子上……

  你只可以谨慎地抬起脚前进,不敢惊动任何人,也不可不遵循其规律,任何雷电都可以将你劈成木屑,任何雨水都可以将你腐蚀,你必然躲在洞穴里,享受这一刻的安宁与舒服,在背后偷偷的残喘…

  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果真羡慕如此的天真与无邪,正因为一切都会过去,才会如此折磨可悲……

  你心生同情的热情与叛心,同样,会在欢庆后的生活与刺激中没落了光辉,不过,的确,这一刻间的光辉并不代表永恒…

  人能力可数,但唯有心,情,爱,梦这无数的变幻为无常,为无数。

  你们不懂何必多言,有时羡慕你们顷刻间的天真与快乐,但着实看不起你们永远的无知与稚梦…

  你们终于会吃到我吃惯的痛,也终于会流出我流干了的涙,终于会无奈我习惯的清楚现实…

        乐悲,喜愁,毋庸多讲

  透过天,望不到你的衣袖,但我望;穿过界,看不到你的身影,但我看,寻过梦,没有你,但我仍寻……

  一个天真的话:

  没有什么战胜不了的难!

  这种可爱让人不忍打断,但对待的只有沉默——对世界的无力妥协与被动…

  的确的,世界极广且阔任何人也为之惊叹,在自然界的鬼斧神工下,在世界的无边中,在宇宙的角落边,大口的喘着,悄悄的离开……

  于是,一些人,一些有真正思维的能动性的人,就迸发出无数的惆怅无奈与失落了…“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也就造就了一个个浪子,无言可喻的墨客,无法理解的失意人,但经过一次次消磨,心中理想也就渐烂于身,笑容日渐消假,终带泪痕离开世界…

  浑身疼痛袭卷全身,满身疲倦冲击脑海,在成片思维海面上激起一堵堵海浪,把丝丝留恋冲击无剩,只余那一片波涛,那思维恐惧般复杂!

  无法对抗,即去远离,愿远远离去,不再往归,但一根铁链被紧紧固定,另一头狠狠地套着你的头,你无法离开那是责任,那是任务!

        愿风啊,吹散那常年的忧!

  我命不由我,由情,由爱,由梦,那一巨轮被巨大齿轮推动,吱吱地吼,震破耳膜,那一整骗愁啊,混杂着咆哮着,让你无奈且累。

  “你尽消灭它,但就是打不败它”这里的消灭,也不是代表完全的消灭,因为没有人知道消灭后的世界如何,若成立,那就彻底成为永远的恐怖轮回了,永无止境!……

  比一件件衣服,但线头的繁琐与新鲜感差,让主人渐渐冷漠;一栋栋高楼在末后倒塌,一个个人被岁月侵蚀一脚便踏尽整个坟墓与黑暗……

  这地方很黑,黑的也彩,但我看不到,也无从享受,就这么孤独地站着,看着远方的彩色,但那彩色终会褪去,留下感慨万千。

  无人同听,无人同论,天地感伤,无用可处,一遍遍自责,一次次回头,扔为末路…

  一切都是短暂的知音享受这折磨,着迷着恐怖…

  土地,世界脚下的无奈就作累了,但躲不了的仍叫亡……!

 一唯,二维三维四维及十一唯的复杂,点线面的组织,点缀的妙笔在白纸上无法落笔,也无法收笔…

<img src="a0.jpg" width="400" height="502" />

        疯子说,每个人都是诗人,只是不想表达罢了。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只愿化成飘渺,征服路上的失落,时代的推进,奈何?

  人像一只鸟,但从一开始就死了,但并不是胎死腹中,扔飞着受着尝着且乐着;一切都为它准备,但谁知它的无奈,自卑与无力,它撑着圆眼,瞳孔明明是苦涩的,它果真没有梦!

  或许陶渊明躲起来了,与此界入梦的交待,同万物协和,就踩在陶渊明,两耳清清,撇下贪欲,就这么藏下去,躲着初心,又或许他也早死掉了…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你尽可以做尽英雄,踏进远山,吹尽海风,很美,你也尽可以消失全界,玩遍珍奇,极闲,但都做累了……

  这一刹,又转去了一半的时间,碌碌无为,呆呆而望,全身麻痹,不知所向。

  美在你眼眸,丽在你眼角;慢慢的情,不能去躲,愿一生所爱,去追;那影灯火微微,定烂在满身心头!

  曾记繁华闹市,烟笙歌酒绿红

  宁叫沦为浪子,将光阴轻轻枉送!

 笨拙的剪着,左胸口内跳动的心色,猛地一吸,将所有烟灰卷进身间,以获得短暂的麻痹,顷刻的酥晕想将这苦海般的愁啊,一齐吸散;大口灌着酒,但流不去的犹是愁啊累啊!

        酒一再沉溺,何时麻醉我抑郁,过去了的一切会平息,冲不破墙壁,前路没法看得清,再有那些挣扎与被迫。

  以往为了自我挣扎,从不知她的痛苦。

  圆锥倒立,它明知,自己的压力,虽然它也疼,不仅磨碎自己的部分,还慢慢拖累着别人……

  这些都靠自己的努力,自己争取,自己付出?

当看到这一切,还有必要吗?哪怕有必要,但还有动力吗?,只有苟且偷生般的一个傀儡;当余力控制这傀儡,再同时拖着傀儡,那希望的力气只有残喘了…

  任何人再去褒勉,何人再去推动,他终归回至原点,再注然落泪,他也不知道怎样回答此涙为何,为谁;因为所有的一切都会在泪腺分泌的那一刹那,全部涌入,就这么随意无情的流下去,不论他有多么可悲,而没有一丝丝的恻隐!

  雨过沙漠,雪过死般空寂,风过也带点嘲讽,何人耻笑,自我摧残,万世摒弃扼杀。

  悠悠海风轻轻吹,冷却了野火堆

  我看见伤心的你,你叫怎舍得去

  哭态也绝美,如何止哭,只得轻吻你发边,让风继续吹不忍远离,心里亦有泪,不愿流泪望着你

  过去多少,快乐记忆,何妨与你一起去追,要将忧虑苦痛洗去,柔情蜜意我愿记取,要强忍离情涙,未许它向下垂

  愁如锁,眉头皱,别流泪始终要下垂!

      生来没有能力,必须在任务中奔跑,得到赏赐,路边的花啊,树啊,没有时间欣赏,去感叹;将包裹彻底放下,哈,头发已半白,这就暂且完成了;接着带着疲倦继续走着,才慢慢感慨到沿路的一切风景,才醒悟尔过,但只有无奈向前,终于把所以背负放下,但自己也变成了负担,再被后人送向坟墓,包装的唯美完全腐烂,时间流去,最多只有淡淡慨叹怀念了。

  三五短友,促膝把话,向往都是极美的,纵使有一点缺陷,但美于三阶,可就是断裂了,离开了……

  一壶酒,一片地,一个人,一生欢,何不羡慕!

  短篇的情永斩不断,两个人白首至老也难,种种无奈,千千顾虑,万万感伤,奈何。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睁眼即灰,闭眼即黑,光亮何种无奈存在,自信哪里得到!

  无数心怀感恩,心握自信,但失落与自卑,嘲笑扑面压来,压得没有痕迹,没有希望;一次次的飞起,一次次的跌落

  失败不是成功之母吗?坚持不就能胜利吗?但殊不知成功又如何,胜利又何用?每个不起舞的日子都不能称之为活着!

  我于是开始用诡辩找借口,用无畏掩盖失落,也开始准备着无数面具去遮盖,以最小代价不去伤害他人

  也变成为别人而活,为责任而活,为理想而活,再无快乐的生机,也只有与孤独做伴。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怀着冷却恩心窝飘远方,风雨里追赶,雾里看不清影踪,天空海阔你与我可会变,谁没在变……

  多少次,迎着冷眼与嘲笑,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一刹那恍惚,若有所思的感觉,不知不觉已变淡心里爱,谁明白我……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人会跌倒,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也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歌声也就放着,思绪也就乱着,心也就那样失落着,与人尽消失在雨里…

  我看着远方的时候,那远方一定有你和爱

  我看着近处的时候,那近处必有你和心

  我浑身脏乱的心里,却空有那一片天地下的你和另外一个活力的他,但我同他也就只有几分陌生的相似罢了……

  你对完美事物的喜爱几近疯狂,你就这样失去了参照,在空白中工作,在模糊,混杂的幻想中。

  你离开的方式把你的人生改写成了另一番模样,认识你的人根据你最后的举动去重新理解你的每一个行为。这棵黑色大树的影子从此遮住了你的生命之林……

  父母生了你,你认为他们并不比现在的你理性,你猜想,我们做出这个决定是自私又轻率的,这使你陷入恐慌你就根据这个相信:他们更喜欢想像中的你,而不是现实中的你。你举动自己是个冒名顶替的人,因为你知道,如果这让他们失望,你就永远都不是他们梦中的样子了……

        可你并不知道这些梦是什么,因为你从来都没有问过他们,为什么要孩子?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也是出于好奇,想看看孩子跟自己像在哪儿?

  你有时会想,自己过的生活不值得继续下来,你的孩子不会是你。他是他自己,难道他不会正好相反,命里注定是一个幸福的人?

  问题在于,我们每个人其实都生活在一层薄而平滑的幻想上,这幻想由常识构成,由日常语言和他人的模仿构成,我们在这五彩斑斓的薄膜上演出自我!

  在幻想之下,存在许多深不见底的裂缝,只有忘记它们的存在,才能迈出向前……

  当你低头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你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你感觉到自我的重量,还有脚下的影子重量

  你纵然片刻或些久的无奈,但终归妥协,在一切你认为对不起的人面前跪下,在梦里在自己的本心里。

  我听别人讲:海鸥是极美的,在自己完美主义下自由穿梭在海面,它是站在海上的,它们也是无限享受着甘露与美味无比的果实;它们是一起的,一起去飞,一起,去息,它们大有自由,但却一生用小小身体陪着自己的另一半,至死不渝,唯美一梦。

  没有现实的逼迫,何人愿意把完美主义寄托于理想世界?是不是真的成为无心无脑的痴者才会称为正常的现实人?!

      你能在白天避开阳光,快快乐乐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窗帘紧闭。你不缺空气,你享受寂静,这种枯燥,就是你古典的风格!

  人群中,我倍感压抑

  独处时,我做回自己

  疯狂时,在暗中窥视着我

  我迷恋着新事

  扎根于旧物里

  充沛在改变里

  像这道黑暗却强烈的光束从属于你的夜晚中,照亮了他们曾经看不见人白天!

  在艺术里,有所保留就是追求完美。

  你消失了,永存于一种异样的美。

  你的自杀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话,可你永远也采摘不到他的果实。

  他们什么都没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无家可归,没有用品,没有朋友,他们的一贫如洗令我着迷。

  我幻想像他们一样生活,扔掉别人给我的和自己获得的,我将脱离事物,人群和时间,活在永恒的当下!

  我想象那里将要到来的生命:风景之所以存在不仅仅是为了它自己,更为了它即将要变成的模样。

  我愿按照自己的阅读节奏控制虚构生活的进展:可以让它停止,加速或减速;回到过去,或跳向未来。

  我相信老去时,自己不会再如此不幸,因为到那时,我就有了悲伤的理由。但还年轻,苦恼无法治愈,因为那是毫无由来的……

  成熟的人需要面具,戴上坚强面对社会,摘下温柔面对家人……

        擦肩而过万千生命,上一秒他是路人甲,下一秒,下一秒撞进生命,慢慢学会不追问原因,一切惊喜也必会成为遗憾

  一个人自愈能力越强,才越又可能接近幸福。一个寡言,却心有一片海的人,不伤人害己,于淡泊中,平和自在……

  一个人的世界,一个人的生活每一个人想你的夜晚,每一个梦,每一分钟,每一次想你,每一次失落…

  摆渡红尘你牵了谁的手

  而我却用岁月望透春秋

  

  能够忘掉的人,不叫爱过

  能够治愈的病,不叫抑郁症

  心里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该记住的我永远会记住

  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

  存在真实的瞬间纯属虚构的永远

  我连自己都猜不透,怎敢奢求别人懂我

  纵然你万般可怜,也因你一厢情愿

  无人问津的渡口,总是开满野花

  

  多少蝴蝶飞不过沧海

  多少现实打败过爱

  简单本身就是一种复杂

  复杂使简单更简单

  你不能做我的诗

  我也不能做你的梦

  热情有限乐要及时

  痛无限但片段

  梦可断可现,但仍是梦

        抬头望星空一片静,我独行,夜雨渐停,无言是此刻的冷静,笑问谁,肝胆照应

  风急风也清,告知变幻是无定;未明是我苦笑却未停,不信命只信双手去苦拼,矛盾是无力去暂停

  可会知,我心里困倦满腔,夜阑静,问有谁共鸣

  从前是天真不冷静,爱自由或会忘形,明白是得失总有定,去或留,轻松对应,孤单中颤抖,可知我实在难受,问谁愿意失去了自由,想退后,心里知足我拥有……

  旧纸泛黄,日落天际,月提高山;纸上天下,何人论起,哪语相谈,何处温座,哪有春秋

  酒后兴起,酒过与世,昨日旧念,怎可挂心

  世间火炉,恰如醉坛,烟云风过,既有共鸣,处力与悖

  风风雨雨年年过过天天

  物物人人是是非非耳耳

  丝丝微微凉凉清清空空

  界界虚虚波波火火浮浮

  

  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可以思想的苇草,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消灭它,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置它于死地了。然而,纵使宇宙毁灭了它,人却依然要比置它于死地的东西高贵得多,因为它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整个宇宙对它所具有的优势,而宇宙对此却是一无所知。因而,人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了!……

  

<img src="a0.jpg" width="288" height="150" />

        揭穿你的不是现实,是意识与有知

  不否定你,但不代表你对

  梦现实与实现梦不是一种简单的过渡

  牛奶与面包的确都会有,但你不一定喜欢

  去做,不一定成功;不去做一定不成功。但别忘了,这是针对一件事。

  你好厉害,但可不可以保证你不会倒下

  消失不代表无,有时更甚于生

  自然在很多时候并不自然

  有生就有死,现在看来,有合,何要求不存在分

  没有用情用心,毋庸忙碌

  你俯视我,我不一定去仰视你

  你意想不到的,慢慢终会习惯

  为你考虑再多,生如此,心如此,奈何?

  最好吃的苹果,往往都会有一些斑点

  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原本就是一种阴谋

  计划与变化一定会同时,就像我与你

  树本来就没期望叶子成为什么样,所以叶子不必自作多情

  你说你喜欢花,但不去种花,因为不想看它凋落,就像这样,避免了一切的开始

  结果就像化妆,妆成很美,妆花很惨

  山那边有人,那就让他有吧

  我就是一个,想有就有了,无依也没奢求靠

  今天的天气很好,也没有不平常的事

  你为我在佛前跪求了很多年,求佛给我更多,但没有想到给的太过多了

  那棵树有很多果实,但每个果实都很好,多情并不代表情——每一份情,不真实!

  我可能错了,但可以改,也可以看我错识我的对

  我今天很特别,特别是眼睛里那份凄凉,还有我昨天一样特别,也包括明天

      我就是自己的王,但伴君如伴虎!

  我可能高看你,但我没有理由小看你

  付出太多,你终会累因为你不是所谓的神

  无需要太多,只需要你一张温柔面容,随印象及时掠过,空气中轻轻抚摸

  怪你过分美丽,如毒蛇狠狠箍紧彼此关系,仿佛心瘾无穷无底,终于花光心计,信念也就枯萎…

  怪我过分着迷,换来爱过你那各样后遗,一想起你如此精细,其他的一切,没一种矜贵……

  我的故事没人去听,也不会有人再懂

  轰轰烈烈别上心,很有可能在不经意间消失

  最重视的人,让你伤得更重

  一个有理智的疯子比疯子更加疯狂

  一个人奉献就是他的价值,不过对他自己也太不公平了吧,因为无人在意

  心如铁,热态很软但很烫,冷却后又冷又硬。没心没肺的人,以往都是全心全意的人,不过彻底被伤到了

  被水流过的石头很干净了,但冲不走他的心,又或许它没有心

  我只赢了你一次,但我确实赢了

  你的能力超乎我的想象,但我相信的到!

  我想的你想不到,说的你听不懂,听懂了理解不了,理解了你做不到,做到了还是会熄灭,这足以解释我懒得沟通的原因吗?对了,主要是不想你们为我而累而伤…

  心跳不代表心动,心不是很好,但手感很好

  世界在偷窥,不必再躲了

  两条线之间的差距,不是跨不过去,就是跨过了

  我毫不羡慕你,因为你拥有的我不在乎

  我也何不羡慕你,因为简单无脑的日子我不曾体验

  酝酿的不一定是美酒,可能是蜂蜜

        结果不一定会消失,但过程一定是漫长的

  开出的不一定是花,颜色也不单一

  浓缩的是精华,但能使用的不一定是精华

  最可厌的人,细加研究,结果总会发现他不过是个可怜的人

  生命的图案,我们只有临摹

  认识以前的他,你就会原谅现在的他了

  男人与女人的不同:女人对“爱”的理解意义就是“被爱”;而男人的理解意义却是“爱女人”

  真切的体验都会有,但都从没想过要记下来,从此也就湮灭了

  要是真的自杀,死了倒也就完怕,生命却是比死更可怕的,生命可以无限延伸发展,变得更累,更坏,比最初想象的最不堪还要不堪!

  你来不及认真的年轻,那就认真的老去

  人永远不知道,哪次不经意间的再见,就真的不会再见了

  暴力不代表强迫,是自卫与较量

  失败不表示失败,或许已经成功;成功也不表示成功,都在于针对哪件事了……

  雕刻的不一定是宝石,因为宝石不一定都雕刻

  

  

  这份情

  不一定是石头与大海

  可以是一片叶子

  又或者是一只鸽子

  但这都无关紧要

  在我看来

  那都可作为我的情

  也都很渺茫

  不一定是珍贵与繁多的

  但一定必须是真切的

  这份情

  也一定是存在的

  它没有生与亡

  只有在与无

  一直渺幻着的正是它

      怜悯对待可怜人,残酷对待可恨人,那可悲呢

  从圆上走,没有尽头,那何不走进去,虽然也是无尽

  无敌是孤独,那无能就是寂寞与惆怅了,不过它们原本是亲兄弟

 美妙两字很美,但写起来很累

  爱,的下面,看清楚,是个“友”

  梦就是像在树林里的夕落,却很棒

  其实让时间停止的方法很简单:卸下电池

  字典里没有我的故事,因为它可能万能但一定不多情

  我不得不敢说:你死了我的故事也就完了

  严厉为了你更优秀,那溺爱一定是为了你更糟糕吗?

  你说的很多也很稀奇,但我无法否定与肯定,因为我不曾见到

  见到的是人,留下的是爱就够了

  一个人会犯罪吗?那是他的事,跟你无关

  我不知道我对不对,因为我也不知道我错没错

  镜子里的我到底多复杂

  人生如戏,但戏也会演砸,不过我不喜欢看戏

  微笑有真有假,但我不在乎真真假假

  笔尖触碰的是一张白纸,但不要去擦,小心擦烂纸

  

  

  左右手

  左手能不能牵着右手

  就像散步

  随着主人走遍春秋

  能不能紧紧抱住

  在每一个早晨

  每一个晚上

  每一分每一秒

  共去弹一整篇钢琴曲

  不要悲伤与难过

  应需要最快乐的时光

  倾听最美妙的音乐

  那音乐也要叫做左右手

  但不同的是不会相互厌弃

  只有紧紧也只有紧紧抱住

  一起谱写一生的恋歌

  踏遍每一处冰雪

  于是他们累了

  在夜里

  独自合十

      随风

  你问过了

  石头说不曾见到

  还有海,月亮,鸟儿

  但都不曾碰到

  也不曾听说

  它的倔强

  无人理解

  它的温柔

  也无人懂得

  它也确定没有留下痕迹

  在每处大地

  你有时见到它

  但它是无趣的,也无影

  它胡乱地拥着你

  也可以吻着你

  你也终于听到它的消息:

  它随着风,跟着风远去了

  

  

  我不是醉,只是心里苦,心里疼

  不去抱怨,尽量担待,不怕孤单,努力沉淀

  孤独,无助,伤心,绝望,是世界上嘴冷酷坚硬的冰

  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呵,没有人关心这些问题。人们日复一日地笑,抱怨,买东西,吃饭,睡觉……

  在梦里,我清楚地看到一群大鱼从天而降,听到他们呼唤的声音,那些美好的声音唤醒了我的回忆

  我们既不是人,也不是神,我们是其他人

  不想忘记的人,我们会再见的,这个世界上,我最怕的就是让你受苦

  你就把你能治好的伤治好吧,我的伤——不是你能治愈的了

  我很容易改变决定,可以随时在你背后背叛整个世界

  在乎的人不会说出我不在乎什么什么

  最伤心的时候不会流出涙了

  忧伤的美不知道能不能照亮你

  你没有接近他,就没有权利轻视他

  生命一开始就有斗争

  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是的高贵是优于过去的自己。或许我们没有高贵的血统,也不可能美过赫本,但生活总有无数种可能,我们总要尽力活出各自的人品贵重,从而去体验不同的人生。如果我恩无能做到事事周全,那就先努力成更好的自己,一生都高贵得能够暗夜生辉,照亮我们超越自己的路

      然后,我继续向前走,我的两脚好像离开我老远,一切似乎都是从远处向我逼近,我听见从遥远地方传来,我的脚步声…

  癫狂到底是不是人类智慧的最高显现?

  我太醉于自己的思维,却迷失在意识里

  我不能从一个平常的日子里获得激情

  你说的一概不信,你目睹的只信一半

  我看不到你们眼中的世界,我看到全是细胞

  你赢了,但你也死了

  善良有时需要带点刺

  一个真理够纪念一个世纪了

  最卑微的花都有思想,深藏在眼泪达不到的地方

  生活没有真正的幸福,只有在智慧和美德中有着些许短暂的快乐

  诗就是在沉默中品味感情

  神!千万生命都还沉睡,从未苏醒

  我没说欺骗了我,只是讨厌他而已

  小小礼物给爱人,大的礼物给所有人

  小理文字解释,大理去沉默吧

  对于一个无用的人,最后的坚持就是沉默

  不用解释就可以,只要不在乎

  衣柜里不是衣服,是一个赤裸裸的你

  空虚过后,,可能是再空虚吧

  天气不代表你的心情,但可能暗示你的心情

  你的高贵让我无数次牵挂

  

  

  我愿把一切搞懂,像欲望望穿黑暗,我有时也会惧怕黑暗,尽管它是温馨的,但有时的确无比害怕,我却无处可躲,不过我也懒得躲了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一起都是毫无缘由的,像缘分,安排的很是恰当,让我一步不差地走了进去,问他要一杯水

  它是整个一片的,一片也是全部,我试图把它分开,一个一个小颗粒,但仅仅一会,它们又重新合了起来,在某些时刻,它们又自主分开,而每个也都很重要一次次的重复分合,它们还会变形,琢磨不透,难以定判,尽管,我懒得理解,但它们就是喜欢捉弄诱惑我

  我它很无奈,像大黑狗一样,彻底遮住了我的晴天,但我也爱上了它,起码拥有一个陪伴,而且是独一无二的

  我想要的很完美,,没有一点瑕疵,但做不到,奢求也就变成了无奈了,那就疯狂,但无不顾虑,没有方向可以走,活如死尸,尸行尸停,无人在意了,在一个个拐弯角……

  我无惧黑暗,因为我习惯了,它让我苍老许多,比起树木的那些年轮,这更具深奥与古老,琢磨不透,浮想联翩

  它们比美女更具魅力,但也同时透露着恐惧,我慢慢发现它们是绝对的,绝对矛盾!这些事让我无不注意,思考,计划,改变,但在现实上是不用谈起的,因为没有人靠近它,它从不受待见,我也不知道它的行踪,或许我们也不受它的待见吧

  一个个可爱,让它无法出现,一张张可怜让它无法对待,一句句关切,让它无法伤害,它也很累,也不告诉我为什么

  它非要讲自己不累,但从不讲自己很开心,不过我也不曾看到过它的微笑,它只有黑漆漆的一片,或许黑都无法形容它的无限与未知,的恐惧,但仅有这些了

  我也不愿讲关于它的故事,没有人愿意听,当然也听不懂,更没有人为一个空气敢堵上一生,得到仍是未知,他们都想躲起来,欺骗自己。其实它也是伟大的,在最后一口气发出时,你也可以说我没有输给你,但你不愿为此浪费时间

  !

      于是,他们把一切讲给自己听,自己理解,做自己的听众,也就只有自己听不懂自己,同情自己;慢慢的,他们的内心无比强大,外表愈加随意,不能说变成另外我一个人,因为他们已经不是人了

  所以不要随便接触一个真正所谓抑郁的人,他们会把你宠上天,让你根本不需要畏惧一切,也会让你知道真正的恐怖是什么,当然也不要惹怒他们,不然你会彻底后悔自己活过……

  他们不会把累苦讲给你听,因为不想你累,你若非要说你懂,这一瞬间,你已经不懂了

  他们是善良天使,也是恐怖份子,取决于你是否善良,你若善良,他们不会让你碰到黑暗,你若邪恶,他们会让你知道真正的邪恶与恐惧

  没有人斗得过他们,因为他们的爱已经胜出了,他们随时可以说: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他们是可怜也可恶的,很无助的,但大可不用管他们……

  

  不要问我关于灯的故事,我不愿讲关于我的故事

  我懒得拉开窗帘,因为我懒得去看光明

  不要理解他,去看不起他

  不忍直视的,叩门痴痴

  他们的内心不一定是他们的行动

  探索世界,本身就是背叛世界了

  这杯酒,我一定喝完,不会把它交给时间

  遗弃了的东西,非要在乎,但不会再找到了

  煮鱼的水,一定不是它生存的水

  书不需要记住,只要真心去读

  聪明的你一定很天真

  一叶也可以知春

  

  海

  你刮了过来

  我看在海里

  与海一样的深奥

  你美不美

  我不知道

  只想把你抓紧在手里

  狠狠地埋在心里

  你躲着海里

  与海一样的透明

  我便一眼捕捉到你

  与整片心都揽你入怀

  给你满滩的贝壳

  海螺装饰你的眼角

  哪里全部

  我都可以为你奉上

  只因为你的深

  只因为我愿意

  让我使劲地钻入海

  望到你那一抹笑意

      

        深渊

  当我头顶冒出一滴水时

  我急忙将大门紧闭

  立刻关紧窗户

  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

  就站在那里

  让满身都渗出水来

  我站在外边

  

  

  当我眼里挤出一滴泪时

  我轻轻地关上窗户

  慢慢地拉上大门

  静悄悄地压着枕头

  就躺在那里

  让枕头都泛出黑色

  我躺在里边

        一个孤独的怪人,离群索居,久之他会成为一个民族!

  你走在,命运为你规定的路上。虽然你并不愿意走在这条路,但你除了满腔悲愤的走在这条路上,别无选择!

  一个伟大的人,往往受到排挤,压抑,甚至被他人讥笑,被人斥为哗众取宠而陷入孤独!

  人类在忙碌什么?

  最深视的精神必须是最轻佻的

  对自己的害怕就是一切的精髓

  结束生命是唯一把握生命的机会

  每一滴水都是海,但不够用

  破了之后是赤裸裸的无奈

  你要记住:飞的越高,在那些不会飞翔的人眼中形象就越渺小

  英雄不但要知道适时而生,亦要知道适时而亡!

  

  

  春夏秋冬

  

秋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秋风即使带凉亦漂亮

深秋中的你填密我梦想

就像落叶飞轻敲我窗

冬天该很好你若尚在

天空多灰我们亦放亮

一起坐坐谈谈来日动向漠视外间低温这样唱

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

燃亮飘渺人生

我多么够运

无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从没再疑问

这个世界好得很

暑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火一般的太阳在脸上

烧得肌肤如情痕极又痒

滴着汗的一双笑着唱

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

燃亮飘渺人生

我多么够运

无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从没再疑问

这个世界好得很

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

是某种缘份

我多么庆幸

如离别你亦长处心灵上

宁愿有遗憾

亦愿和你远亦近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春风仿佛爱情在蕴酝

初春中的你撩动我幻想

就像嫩绿草使

春雨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又见周一

    jiangx20033评论10 小时前

    经历了上周疲惫的一周,经历了更加疲惫的周末,又迎来的阴冷的周一。 每个周一都会觉得最难耐,似乎还没有从 ...

  • 《路过小山村》

    xiao-yu28881评论昨天 21:29

    写小诗赠好友————《路过小山村》 孤独客子远方人,满袖风尘到小村。 好客农家情似酒,窗明净几不沾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