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回复: 0

[原创连载] 第一章 巫九之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5-14 14:15: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玄元奇世,只要你答应,从今以后和若水河畔的巫族圣女——白洛断了联系,我定不会为难于你。”鬼影随意地拨弄了一下手里的锁骨链。链子与链子相撞,发出“叮叮”地回响。
  几百年了,涧山从没有出过如此天赋超群的弟子,对于玄元奇世,鬼影到底还是手下留情了一些。
  “一年了吧,先生还不清楚我的意思吗?她,我活着是我的妻,我若死了,魂魄也要陪伴在她左右,照顾着她,不让她受一点委屈。”一口气说了太多的话,奇世浑身是伤的身体更痛了,索性,直接闭上了眼睛。
  “玄元奇世,玄空九层,凭借着你高超的玄力,这玄空大陆谁又奈何得了你,何苦为了一个女人,犯如此大戒?再就是,你犯便犯了,带着那女子逃了便是,又何苦进这域刑,受这千刀万剐之苦,你,又何曾考虑过你师父一巫九的感受。”收起了脸上的几分冷漠,鬼影晃了晃锁骨链,颇有几分无可奈何的道。
  “我若逃了,自己倒是逍遥自在了,那些一直窥伺九鬼草的邪门歪派由谁来应对?涧山其他长老的污言晦语,师傅那么高的心性,叫师傅又该如何自处?”因为几句话,奇世的新伤又流出了舀舀的鲜血,痛,脖子上豆大的汗珠颗颗饱满。
  鬼影望着玄元奇世忍痛皱眉的样子,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巫九,你当真教了一个好徒弟。
  要知道,在玄空大陆,玄空六层化羽境便是这个大陆的最高层次,可他玄元奇世,这个只有十七岁的少年,竟修到了玄空九层的无神镜,可谓是逆天的存在,不仅如此,一年前,在外十一年的少年还拿着巫族的上古神物“九鬼草”回到了涧山,这可是惊天动地的回归,当时,正遇到九大邪教围攻涧山,敌多我寡,眼见着涧山就要被血屠,潺潺细流已掺杂了诸多红色,涧山的各位长老以巫九为首都准备以死相搏,玄远奇世以这时着一袭白衣,转指间,震退了数以百计的邪教众人,只记得当时涧山山涧中猛地飞出了九条盘天巨龙,围绕着奇世,为他助威,久久不肯离去。
  这样的奇才,想要什么不可,毁了“域刑”又怎样,没想到,少年受到万般折磨,血流成河的原因,居然只是求巫九与涧山。
  其实,应该说,只是求的巫九,涧山的护体神莲,他玄元奇世为了一个巫女,说毁也就毁了。
  “玄元奇世,毁掉涧山万年神物——护体神莲是大罪,照涧山律法,你是要拿命陪的。”鬼影把锁骨链重重的插到玄元奇世肋骨之间,“咔嚓”,“咔嚓”,伴随着骨头快速破裂的声音,大滩的血迹从玄元奇世的身体里喷洒出来。
  “鬼先生,你知道的,我不能死,我愿意终生被囚禁在域刑中。”细碎的痛呼声从玄元奇世的喉咙里溢出,太痛了,神经牵制的灵魂波动仿佛变得更加敏感,玄元奇世的指甲被痛的生生掰断。
  “不,玄元奇世,你错了,你不能死,你的师傅可以代替你死。”鬼影说这句话的时候,大片的黑色烟雾从袖中浮起。
  “玄元奇世,我再问你一次,你是要你师傅死,还是和白洛就此别过,老死不相往来?”
  “不,鬼先生,你不可以动师傅,不可以。”玄元奇世原本就漆黑的眸突然变成腥红一片。“但鬼先生要我放弃白洛,不可能,她,是我的妻。”
  “砰”一记又狠又重的锁骨链,骨头被根根敲碎,恐怖的血迹蔓延了整个牢房,玄元奇世痛晕了过去,妨若死人。

分享本文赚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5-27 09:3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