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短篇 来自地狱的joker

夜残花 2018-5-12 17:02:18
        万圣节前夜,距离万圣节只剩两个小时了。这是个特别的日子。
   或许是刻意迎接这个日子,连月光映在树上投下来的影子都像一只只wild ghost,在等待着午夜的到来。。。
    一个亮点在街道的一头愈渐清晰,那是一个身穿黑色披风的人,看不到脸,戴着一个滑稽的小丑面具,鲜艳的嘴唇,圆圆的红鼻子,像是马戏团里的小丑,却又多了些邪魅,身体直挺,也不是那样高大,  径直朝着街的尽头那一个唯一亮着灯的房子走去。。
    "咔"屋子门打开了。
     他甩了甩风衣上的水,用一种极其诡异的声音呢喃着什么。
     将衣服挂在一个鹿头衣架上,反锁好门,面具还在脸上。
     手离开门把手的时候却是以一种孩子般的顽皮笑声开始,欢快的跳了起来。
     "小猫咪,你在哪?"
     "小猫咪"
       "我可爱的
      小。。猫。。咪"
      他跳着
     "dada la da!"
      走到一扇门前,又开始了那一阵笑。
屋子里闪着红光,隐约听见水滴的声音。墙上那是一排排干净的刀具,铺满了一面墙。。
       "你在哪,我来喽"他仍笑着,走到一个拐角。。。
       一个同样闪着红色灯光,透着阴暗的区域,他面具上的小丑图案貌似更加兴奋,似是笑了。。。。。。
        "小猫咪。。。。"
        "喵!"
         随着他的缓缓移动,水滴的速度不知明的却是加快了。。。眼前的一切也更加毛骨悚然
         两侧的墙壁歪歪斜斜的挂着几幅油画,断头的恶魔啃食着妇女的乳房,而那妇女却是在撕心的疼痛中带有一丝丝享受,那么抗拒,却又无法拒绝,欢喜的看着自己消失殆尽。。。被狼啃食的小女孩,这是他得意的画作。。望向那幅 提香《剥皮的玛尔叙阿斯》,两只手缓缓抬起学做阿波罗,只是样子却是在吹着玛尔叙阿斯的芦笛。
         那样沉醉,伴着红光,他手舞足蹈,向前跳动,一个手术台上安静的躺着一个女人,穿着一个仪式上才会穿的裙子,光着脚,脸上的红晕以及那浑身充满着的酒味证明是醉酒后,,只是她的身体被四个手铐牢牢的控制在手术台上。。
         他又像孩子一样的笑,。。。仿佛这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他伸出手,弯下腰,像个绅士牵起她得手,亲吻了一下说"美丽的女士,我能请你跳个舞嘛。。"
        面具上的小丑像是笑的更加开心了。
1523860801337.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岁月蹉跎

    最美人间四月天2评论13 小时前

    经常莫名的思念一座城市,思念那里车水马龙的街头、古色古香的建筑、清爽湿润的空气以及遮天蔽日的悬铃木。此 ...

  • 年龄与苦恼

    王裕4评论5 小时前

    走于芳华世界,却总有种无尽的荒芜,不知是内心的空虚,还是世事的无常,每个人都有自我的世界,都在自己的熟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