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黑色童话—虚假的纯真—第十回

云亦钦 2018-4-29 16:06:56
快上课时,云亦淇去接水喝,正巧看到这一幕。
云亦雪用手轻轻地、亲密地挽住陆嘉安的手肘,笑颜如花那般向着陆嘉安绽放,眼眸犹如璀璨的星河中那颗最明亮,最耀眼的星。
云亦雪小小的、红红的、水润润的嘴唇在慢慢的动着。
陆嘉安的脸颊红扑扑的。
他用手抠了抠脸,迟钝地点点头。
云亦雪的脸上泛出不可掩盖的喜悦与兴奋。
紧接着他俩肩并肩走了。
云一起的心中不知为何,泛起一阵酸水。
云亦淇呆滞地打开热水龙头,热水逐渐上升,上升,然后“哗”地溢出。
“啊!”
云亦淇急忙关上水龙头。
云亦淇眼眶中饱含泪水地望着烫红的手臂,在眼眶中闪烁的泪花终于夺眶而出,落在手臂上,激发了一阵有一阵的疼痛感。
云亦淇拿盖子飞快的盖上,跑进厕所,躲进单间。
她坐在马桶上,手放在眼睛上,却难以抵挡眼泪的侵袭。
眼泪从手指的缝隙间一滴一滴地滴下来,在无人的卫生间里,云亦淇再次流露出如此悲伤的表情。
云亦淇走出卫生间,抹了一把眼泪,接着她看了看表,离上课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她缓了缓,长吁了一口气,走出了卫生间。
刚刚走出卫生间,云亦淇就撞见在水池旁接水的令狐梓请。
“hello,亦淇”
云亦淇回头望望令狐梓请,想起出一个强颜欢笑,但是却没有成功。
“梓清,你怎么在这儿呀?”
“嘻嘻,我来接一点儿热水。”
“哦。”云亦淇用力地扯了一下嘴角,“走吧,回教室。”
“哎呀,亦淇!你怎么哭了?”
令狐梓清望着云亦淇镜片儿后那双水润润、雾蒙蒙的眼睛,吃惊地问。
“哦,那个,没事儿!只是刚才在卫生间的时候摔倒了,比较疼,一下子没有忍住,所以就哭了一小会儿。”
“啪!”
令狐梓清笑了笑,无奈地敲了敲云亦淇的头。
“多大的人儿啦!还为这种事情哭?醉了。走了。”
云亦淇轻轻的点点头。
回到教室之后云亦淇看见云亦雪侧过脸,笑颜如花地与陆嘉安进行亲密的交谈。
云亦淇佯装正常,疾步走向自己的座位上。
可不知为何,她的心犹如遭受利剑穿心,然而自己却来不及闪躲。
云亦淇将滚烫的热水大口地灌进嘴巴,可刚入口便措手不及地吐了出来。
“哼!心已经够疼的了,连着热水都来欺负我!”
云亦淇不禁喃喃说。
话语刚出云亦淇不禁吓了一跳。
云亦淇感觉脸上有什么热乎乎的液体在脸颊上流动,她用手抹了一把,突然呵呵地笑了起来——是泪。
“亦淇,你怎么哭了?”
不知何时,耳畔忽的想起令狐梓一的声音。
“啊?没有吧!”
云亦淇挤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
令狐梓一一面摩挲着云亦淇的头发,一面淡淡地笑开 :
“没有?我在旁边都看见了。”
令狐梓一这个王八蛋!看破呢就不要说破了嘛!但云亦淇还是很礼貌地说:
“没有吧,你看错了吧。”
“我看错了?就算我看错了,那我眼前的这个女孩儿为什么眼眶微微红肿,鼻头泛起一小团的红晕呢?”
令狐梓一将另一只一直插在裤兜里的手拿出来,挑着云亦淇的下巴,不时地发出啧啧声。
云亦淇无奈地翻了一个没好气的白眼。
令狐梓一看那滑稽的表情,不禁爆笑出声。
“嘿,笑什么呢?那么开心。”
令狐梓清将手放在云亦淇的肩膀上,头像是一直懒懒散散的小猫。
令狐梓清看着爆笑不止的弟弟,又望了望被气的满脸通红的云亦淇,不禁笑出了声,乐呵呵地问:
“嘻嘻,是不是又被我弟‘调戏’了?”
“嗯.......”
云亦淇委屈地点点头。
谁知,就是这一个动作,令狐梓清又一次爆笑出声了。
“还笑呢!快点给亦淇道歉啊。”
“为什么?不~”令狐梓一傲娇地说。
“咳咳,那你为什么不道歉呢?”
令狐梓清眯着眼似笑非笑地问。
“以我的风流倜傥,不可能会道歉!”
云亦淇没好气地盯着令狐梓一,语气之中带着若有似无的生气:
“你不是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吗?有本事‘调戏’别人家的公主啊,就别来烦我这只丑小鸭了!”
“行了行了昂,一会儿啊我怕你俩的吵架声把教室掀翻了!”
“不是,我......”
令狐梓一的话语还未出口,云亦雪的声音便凑了进来:
“不好意思,打断你们几分钟,嘉安已经答应我们晚上的生日宴会了,大家一定都要来哦!晚上七点半,不许爽约哦!”
“嗯,不会的。”
令狐梓一说。
“额,那个,亦雪,我......”
上课铃声急促地打断了云亦淇未完的话语。
课上,老师讲的热血沸腾,唾沫星子横飞,五脏聚通。
云亦淇无意间看见正趴在桌子上熟睡的令狐梓一,不禁轻轻地笑出了声。
“云亦淇你笑什么笑?老师讲课很好笑是吗?这里是学校!不是你的家,不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
云亦淇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心里十分不爽,暗暗地像:
哼,家?等于是在家里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诶,果然,我终究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撇什么嘴啊?啊?委屈的很,伤心得很是吗?哎哟哟!等于是身为老师的将你几句都不行吗?我不也对你好吗?你以后如果没有成就怎么办呢?也不要说是因为我,你的那点成绩对老师有什么用啊?”
声音把令狐梓一给吵醒了。
“那令狐梓一还睡觉呢!”
云亦淇抿了抿嘴,说。
“那你能像令狐梓一一样每次月考、周考都能够稳坐前两名的座位吗?马上就要高二了!都要分快慢班了!进不了快班就是考不上大学,考不上大学就等于是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工作意味着什么?就是意味着你的这一生都废了!所以你现在还不好好听课!把成绩高上去!还去打别人的小报告?坐下!好好听课!”
因为课上耽误了些时间,所以老师就拖堂来补充学生们的知识量。
于是快七点的时候才放学。
云亦雪过来敲了敲大家的桌子,说:
“嘿,大家可别忘了,七点半,不见不散。”
“嗯,亦雪啊,我不想去。”
云亦淇说。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年龄与苦恼

    王裕4评论昨天 17:53

    走于芳华世界,却总有种无尽的荒芜,不知是内心的空虚,还是世事的无常,每个人都有自我的世界,都在自己的熟悉的 ...

  • 嫁错人的婚姻有多不好?

    啊秀6评论昨天 15:04

    向来,婚姻在大部分人眼里都是神圣的。   结婚的新人必须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得到亲戚朋友祝福,这样的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