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8|回复: 0

别急,人生路,还长着呢

  • TA的每日心情
    大哭
    2018-3-15 20:27
  • 发表于 2018-3-13 21:05: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来,朋友圈扣扣空间里都是晒幸福的消息,图片一大堆,朋友不是在结婚的礼堂,就是在去往结婚的路上。更有甚者,与我相仿年龄,早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反观我,到如今,仍旧孑然一身,两袖清风,没车没房没存款,唯一宽慰自己的,是脚下一只陪伴十年的萨摩耶“豆豆”。
            有天小学同学突然发扣扣信息请教我,对小朋友看的书给个建议,我有点诧异。为什么?很长时间,确切点说,应该是十二年没见也没联系的小学同学,突然联系了我。时间记得这么清楚,得益于她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我这个人有点脸盲,加上高度近视,五米开外,人畜不分,走在路上谁打招呼都看不见,自然不会理会,导致很多人说我高冷。我想说我也很绝望,可我能怎么办?
              十二年前,我小学四年级,外出打工的父母不顾我个人意愿,强制转学送去务工地的希望小学。临走前一天,同班同学除了她都给我送了笔记本,并且写上了祝福的话语。唯独她,送了一包辣条。那个时代,辣条是友谊的见证,你一根我一根,就能让最灿烂的笑绽放在脸上。她的突然联系,让我回忆起以前的事,不禁莞尔一笑。随即想到屏幕那头的她还在等我开口,叶圣陶的《稻草人》,利奥.巴斯卡利亚著任蓉蓉译的《一片叶子落下来》也不错。去看看吧,看了我再发些书目给你,我说。“好”她答。
             看着屏幕那头的她,跟我聊着天,孩子在旁边不住地叫着妈妈,鼻涕都快流到嘴里了。忍不住笑了笑,她或许是注意到了,脸上闪过窘迫。扯过桌上的纸巾,胡乱给孩子擦了擦鼻涕。你呢?工作稳定了,年龄也差不多了,有对象了吗?她问。我呆了呆,“我才23岁呢,亲爱的,不急,慢慢来”我说。23不小了,我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大儿子五岁,小儿子一岁,趁年轻恢复快,早生早好。你想想小学我们一个班的,只剩你没有对象了。她接连不断的话,让我不知怎么回答。只得微笑着说,没事,我不急,家里人也不急。但我想,那时我脸上的微笑应该是尴尬而不是礼貌的。
              互说再见,挂断视频后,突然间,有了些许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一转眼朋友皆数成婚。大多儿女承欢膝下,为柴木油盐酱醋茶四处奔波。有些朋友婚前憧憬婚后生活,一派纯情小女生,敢爱敢恨,一遇到自以为对的人,立即飞蛾扑火,视死如归。等真正成为已婚妇女,过了新鲜劲儿,才知婚前婚后全然不同。特别是有了孩子,从怀孕到生产,九个月,孕吐,浮肿,夜里辗转,只有自己承受。老公早已习以为常,他妈也是这样过来的,没什么大不了。等孩子落地,所有的时间,所有的事情,尽数围绕孩子。没了逛街,买衣服,吃饭,化妆,约小姐妹的时间。剁手没了理由。出行装备变成了:尿不湿,纸巾,湿巾,背带。有时候,矛盾随之而来,却又无法解决。怒气越积越多,离婚也在所难免。
             龙应台对她的儿子安德烈说,人生像条大河,可能风景清丽,更可能惊涛骇浪。你需要的伴侣,最好是那能够和你并肩立在船头,浅斟低唱两岸风光,同时更能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换句话说,最好她本身不是你必须应付的惊涛骇浪。我很赞同这个观点,婚姻不同于爱情,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是两个家庭,甚至四个家庭的碰撞。关键是,这个人能不能同你在惊涛骇浪里,且行且珍惜。
               对于婚姻,我很期待,或者说急切的,特别是在乡下,一名乡村老师,接触外界的机会,很少。加之身边的人每天提醒我,年龄大,该结婚。急躁的情绪总徘徊胸腔。回到家中,还好,至少,有人陪伴,就算不说话,也不至于孤单。在学校,下午放学,关上门,感觉整个世界好像只有自己。我竭力安慰自己,不急,安排一词,早已注定,不必惊慌,慢慢来,时间不长,但也不短。

            

    分享本文赚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6-25 0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