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9|回复: 0

[原创连载] 荼蘼落尽是别离

  • TA的每日心情
    大哭
    2018-3-15 20:27
  • 发表于 2018-3-13 21:03: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天你说,阿荼,我只想有个家,可你对我说的只有对不起,或许你这一生的对不起尽数在我,可我,承受不来这一声“对不起”换来的别离。
            2005年的盛夏,我去了丽江古城,想去散散心,驱逐工作的不顺心,虽然这次的企划案已经有了整体的构思,但我总觉得差了点什么。出门,好过呆在家,至少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找找灵感,也为了应付家里人的催促。
          都说五月的束河,七月的梦。  五月的束河古镇不见别处的拥挤,或许是太阳的炙热,亦或许是淡季,青石路上稀稀拉拉打着伞来此旅游的人,一眼看去,畅通无阻。这天,越来越热了,我说。哦,是吗?背后传来这样一句话。我带着一点不解转过头,十米外,你站在光圈里,脸上的笑比阳光还耀眼,那一刻,我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很看重外貌的人,可你,就这样用一个明媚的笑闯进了我心里。我微笑并向你走去。
            有没有兴趣跟我逛逛这古镇?我问。你侧头微笑,好,你答。我们的一问一答,引起一对情侣的侧目,或许他们是好奇,毕竟,丽江可是充满艳遇的地方。我和你相视一笑,并肩往前。一路上我们都沉默不语,我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所以我沉默,你,可能是害羞吧,我猜。
            五月的丽江吹着温热的风,能把人的心都融化在那一片盛夏的光年。那时的我并不知道我和你的故事从丽江古城开始,也不知道什么叫对不起,纵然深爱,可我和你只有别离。
             一段路或长或短,终会到尽头。到了,你侧头看着我说。好,那……晚上一起吃饭?我看着你的眼睛,手微微弯曲,抿着唇。熟人都知道,这是我紧张的表现。嗯,一会儿见。你跑进住的地方。我如同情窦初开的小伙子,站在原地盯着你远去的背影。
            这是你我第一次见面,是你我的开始。人生,从不少遇见,从不多缘来是你。
            夜晚的丽江吹着丝丝凉风,吹动我心里的湖,泛起微澜。我把手装在裤兜里,偷偷看你在昏黄的灯光里悄悄拢紧身上的披肩。阿娅,我轻声唤你。嗯?你抬起头,水润的眸子里盛满晶亮,似中秋的满月般撞进我的心。我脱下身上的大衣,披在你身上,并把压住的头发从大衣里拿出来披在背后。真好看,阿娅穿什么都好看,这件大衣和你很配哦!那时我想我肯定是嘴角微扬,眉梢挂不住的是满满得意,心尖上盛不下的是满满的爱意。那我是不是应该说,夜晚,美女和大衣更配哦。阿娅说完我感受到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温馨。
             阿娅,跟我认识的所以女人都不太一样,我爱的是女人丰满的肉体,能满足我的欲望。我喜欢在她们身上尽情驰骋,我也不太在乎她们是何感受,快乐也好,痛苦也罢,与我而言,无关痛痒。不过,通常跟我睡过的女人,都会一直联系我,婚后也是如此。阿娅要的是一个家,家里只需要有我有孩子,就足够。可我,好像给不了,世间的一切还未享受彻底,何来安定一说。所以,后来我无数次对她说对不起,无数次与她分离两地,我,在逃避,逃避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
            我与阿娅第一次上床是在我们即将离开丽江,我回上海,她回北京的那天晚上。那晚我记得有几颗零散在天空的星星,忽明忽暗。我和她吃完饭,送她到客栈门口,我就站在门口,看着她。我看出她眼里也有不舍,可能这段时间她对我也有了感情。不请我,进去?坐坐!我依旧把手装在裤兜,笑着问阿娅。嗯?好。阿娅脸上浮出了两朵红晕。那晚你的大衣还放在这里呢。阿娅又补充道。
             走进阿娅住的房间,我闻到空气里弥漫的淡淡女人香,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颤抖、叫嚣。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平静内心的躁动。让一个混迹女人堆的男人,忍受长时间的压抑,身心都倍受折磨。阿娅,我想跟你做爱,就一次,成吗?说完我盯着阿娅的眼睛,她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对于做爱这种事我一直都是这么直接,只是我不知道我的请求,阿娅会答应吗?我现在迫切的寻求一个出口,用所有的热情填满阿娅,对她说我的喜欢。等待是漫长的,却又是紧张而充满甜蜜的。好,但是就一次。阿娅抬起头,大而圆的眼睛勾得我心痒痒。
             跟阿娅做爱,想象不到的契合,两具身体仿若天生为一体。娇嫩的身体在我身下绽放,我看着阿娅,心里充斥着不一样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的享受。这一刻,我想有个家,安定下漂泊不定的心。冲刺之后,瞬间又感觉了另一种孤独,无法说出的寂寞。一次,两次,三次……我记不得多少次以后,我赤裸着身体,背对着阿娅沉沉睡去,就这样,我多想一直睡下去。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有相遇,必然有分离。有分离,必然也会有重聚。
             今天是跟阿娅分开的第三天,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这三日不见,怪想念的。回到上海后的这三天,其实,我去找过很多的女人,这三天我跟不同的女人做爱,夜晚在我看来,特别漫长。我害怕黑夜,黑夜总能令人的孤独,无限放大。就在昨夜,我又想起阿娅与我同眠,我熟睡到天亮,她给我做早餐的情形。
            惦念一个人是缘分的聚散,被牵挂是一种幸福的弥漫。
            因为工作原因,我被总部从上海调回了北京。偌大的北京,每天堵车路堵心也堵的北京,不知道阿娅会在哪一处,有没有想过我?其实,她也有联系我,可我始终不敢接电话。
             今日,母亲又来电话催促我的婚事,我说,不必急,还不到时间。母亲言:我跟你爸分开这么久,现在只望你早日成家,幸福美满……我不耐的按下了挂机键,结婚?呵,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结婚。十二岁,他们离婚,我独自背上行囊,远赴他乡,求学在外,从不叫一声苦。时至今日,又是一个十二年过去,谁知道,我的夙愿是什么?路又在何方?
            终究我还是与阿娅联系了,答应了她,成为男女朋友,我喜欢她的热情如火,让我觉得不那么孤单。但也仅仅是喜欢而已。因为确定了关系,阿娅便搬来与我同住,这偌大的空间,瞬间多了些许生气。
             跟阿娅在一起的第三个月,我消失了,毫无征兆。听说,他发了疯一样的找我,我没有感动,我没有内疚。因为她不是面包树下的女人,我却是如那个男人一般的男人。人的一生总在不停地追寻,不停的用身体感知未知的世界。
           这世界真是奇妙,走走停停,我竟然在一个偏僻的山旮旯遇到了前女友。那是一个山清水秀的村子,一步深一步浅,我拎着行李箱,在黄泥里前行。田埂两旁的稻苗绿油油,我的视野尽头,是一排青瓦房,房后种满竹子。推开门,一只斑点小狗向我狂吠,又不敢靠近我,“兴许是来了生人,一时半会儿不适应吧。没事儿,不管它,快进来坐。”阿婆边说边拉出一个竹凳子,在这燥热的季节,这样的竹凳子坐下,瞬间凉爽。“阿婆,客晏不在家吗?”客晏是阿婆的孙子,是我的好哥们。从初中开始,到现在差不多15年。这15年,吵吵闹闹,时间雕刻一点半点的不止是岁月的风霜。大学时,上下床的兄弟,睡在我上铺的客晏,眉间有一道细长的疤,这让他男人味十足。

    分享本文赚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6-25 04:3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