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2|回复: 0

[原创短篇] 酒香回忆录 (二)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2-8 15:42
  • 发表于 2018-3-13 17: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onica-Hu 于 2018-3-13 17:18 编辑

             在家“腐朽”三天后,我踏上了一片炙热的土地,泰国。
             我联系了一位朋友,她六年年前定居泰国,对当地的语言和饮食,甚至文化习俗都了如指掌。她是个大忙人,做代购,又要到学校上课。因此将我扔在了一家民宿门口。“是个中国女人,你有什么需要尽管问她。”说完挥手道再见,的士缓缓开远。空落落的宽阔马路,干燥整洁,阳光依旧明亮,顺着银色马路延伸到天空那头。
            民宿门口写着中文“初日”,牌匾下面是泰语(我不认得)以及英文 First Day. 里面是一个巨大的院子,种着一排不知名的树,成了一条林荫路,树旁立起专门的遮阳板,下面排放着一些热带盆栽,植物深翠,顽强生长,没有丝毫畏惧烈日之感,倒是人怕极了这股热,十月的下午五点,依旧燥热无比,戴着宽檐帽的脑袋一片集聚的热烘烘。我摘下帽子,捏在手中。
            顺着林荫路往下走,旁边有处供人吃饭饮茶的木桌,排放了几张藤椅。一个金色丝绸衣裳的背影正蹲在地上,头发挽成发髻,露出一截黄皮肤的脖颈,我听到她一串中文的喃喃自语“义,义,义气,炎,炎热.....” 才发觉她正在地板上用一支大大的毛笔在蘸水练习书法,地上一排的繁体字:“義 義 義 義 義”下一排就是“炎 炎 炎 炎 炎”,看她执笔的生疏和字体的整齐修长,横竖撇捺规规矩矩,应该初步学习书法的阶段。      
           我没有声张,她对周围的声音也习以为常。在我身后又走进了几个男女,很快进去登记入住,有两个拖着行李箱在林荫道下交谈。 她如此专注认真,对周围逐渐聚集的房客丝毫没有在意,沉浸其中,继续写。与我一同站在旁边观看的是一对夫妇,金发碧眼,带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撒娇着伸手要抱,看到这一幕时安静下来,盯着地上的人,“what’s she doing,Mum?” 他的爸爸回答“I guess she’s painting.” 这个时候,她抬起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认真地纠正道“No,it's Chinese Calligraphy,I am a Chinese! ” 那对夫妇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这时看到我了,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似乎对我的国籍拿不定注意,因为这边很多黄种人,亚洲人吧。我便主动开口道“你好!” “哦,你是中国人!”她开心地笑起来,站起身,连毛笔也没有放下,招呼我走近一些,伸出左手拉我到她的书法面前“你帮我看看,我写得不好,义气的義没写错吧?”我在想如何应答,她有些难为情地说“我好久没有写字了,怕自己忘记中文。写中文让我有亲切感。”说完又蹲下去,继续一笔一划地写,写完一个瘦长的“炎”,抬头对我解释“炎字结构对称,太难写了。” 我这才开口“不会,写得挺好的,就是要多练练”指着地上快要干的水迹“義字也没有写错呢。” 她再次笑起来,眼睛完成一道弯月,她五官端正,鱼尾纹透露出年龄,大概三十五六岁。

           正当她要继续写下去,从屋子里走出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眼睛狭小,透着善意,开口道“Su”,后面是一长串的泰语,加上手势,我猜他是要找什么东西,苏便回应了几句泰语,男子说“oh,okok”接着目光略过我,对我点头微笑致意后(我赶紧以微笑回礼),又返回屋里。苏回过头来,用英文对我说道“He is my husband.” 我点点头“so how long..... ”这句子刚吐出一半,苏打断我“说中文吧”我便重新用中文问她待在这里多久了。苏伸出手掌,算了算说“有十五年,我到这里十五年了。老了!”她默默把毛笔搁置在旁边的石板上,邀请我在一旁的藤椅上一同坐下。
           “倒不显老,像是三十不到。”除了鱼尾纹,她看上去真是年轻,皮肤偏黄,但细腻光滑,是个美丽女人。
           她不自觉地摸着自己的脸,笑出声来“你真会说话!做什么的?”
           我诚实地回答道“之前是做采购。刚辞职,到这边放空自己。”
           “哦,”苏顿了顿,问我打算呆几天。
           “五天。”
           她看一眼我脚边的行李箱“换洗衣服带够了吗?”这个问题显得她倒像是我同行的伙伴。她身上着黄色丝绸长裙,上面绣着龙凤图案。
           “够了的。”我回答,全是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还打算入手几套当地的服装,入乡随俗。
           “有没有带旗袍?”苏还是问我。
           我愣了愣“没有。”我在寻思哪个中国人会带上旗袍出来旅游,在国内也鲜有人穿旗袍出门,有,多半是偏爱上海风的美丽女子。      
           苏听见我说没有后,有些失落,之后恢复神情,默默转移了话题,让我先登记入住。她快活地走在我面前,说给我安排了一间她布置的房间,完完全全的中式。实际上,我经过一间泰式风格的房间时,里面的装潢颇具一格,墙面挂金色大象以及海边沙滩的油画,色彩鲜明,阳台的窗帘随风飘起,可以瞥见印制的五彩的几何图形,桌上摆一盏铜黄色台灯,我站住了“有没有人住这一间?”

           苏皱皱眉,似乎对我的选择十分恼怒“不,没有人住,但是我给你准备了一间 中式 房间。”她特意强调“中式”两个字,她的语气变得有些生硬,态度也一下子冷冰冰的,接着她快速关上了这一扇门,直直地扔我在原地,自顾自往前走“你的房间在前面”。我只得硬着头皮跟上去。不再兀自做主。
          到了苏念叨的中式房间:房间里挂着两幅山水墨画,一幅墨竹,一幅墨梅,窗帘也是泼墨式图案,黑白青色的渐变,木质台灯规规矩矩,床单是亚麻材质,原色,桌上摆着一套陶瓷茶具,还有一整套笔墨纸砚,旁边有临摹用的字帖--颜真卿的《颜勤礼碑》。说实话,我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但我装作心满意足的模样,客客气气地说道“这看上去很棒,太感谢您了,您先忙吧,我休息会。”
           苏这才重新绽开笑颜,热情地说“好。我们还有一名中国厨师,如果你愿意和我们共进晚餐的话,我让他准备。”
          “谢谢您的邀请,但晚上我朋友约了一家泰式餐厅。”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苏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but you are Chinese!” so what?我表示不解。她气呼呼地追问我:你不喜欢中餐吗?你比较喜欢刚才的泰式房间?不喜欢这一间房间吗?不喜欢穿旗袍?不喜欢书法?....她一连串的发问让我大吃一惊。
           我这才意识到,苏的执拗在于她站在自己的角度上为我打算。我不是她,我到这里不是久居,只是一场旅行,我想尝试新的食物,体验新的事物。而她,因为时间久远,要通过言语,食物和服饰来慰藉自己的思乡之情。
           我一下子释然了,对她的行为的种种,一下子明白过来。我重整心绪,认真地回答“谢谢你,苏,我喜欢中餐。明晚共进晚餐如何?”
           苏笑起来,鱼尾纹又出现了“噢!那太好了!一言为定哦!” 我承认我更喜欢她的鱼尾纹。

           我关上门,这房间的一切布置,诉说着苏浓厚的思乡之情。我倒在床上,盯着两幅墨画,倒觉得这一切可爱起来了。
           晚上和朋友在集市,犹豫半天,还是买下了一套当地服饰。在一个陌生的国土,我们尽力表现合群,要入乡随俗。而对于苏而言,她极力打扮自己,通过外界的事物表现自己,极力证明自己来自何处,是因为她远离故土,想要记得自己所不同的地方,那是她的与众不同。
          











    分享本文赚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6-25 04:2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