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1|回复: 0

女孩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3-5 19:30
  • 发表于 2018-1-12 23:03: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陕北农村,正直农历十一月份,天气异常寒冷,滴水成冰,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一个女婴诞生了,这个小生命的到来打碎了农村的孤寂和冷峻。
           没有欢声笑语,没有喜极落泪,也没有人陪在产妇身边,这个女婴的降生并不像她的父母长辈所希望的一样,要知道她本该是个男孩,不久他的奶奶赶过来,瞟了一眼,无奈的叹息着,随后就紧张的开始张罗产妇和婴儿要用的东西,她裹着小脚忙乱着,小米和尿布也都被拿出来了。他的父亲李先生并不在家,此刻他应该在酒局,那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在那里总能听到他的豪爽的笑声,那是他并没有喝醉,他需要提高声音来以示他的威严和成就,总能看到他被酒醉红了的眼睛,他是真的醉了,摔了杯子,揭了桌子,甚至打人骂人也是常有的事,他的母亲,这个善良而传统的人,她接受了一切,忍受了一切,眼泪像一串串珍珠,落在手臂上,发出轻微的,像是叹息,这眼泪很多年了,在女孩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她不知道母亲犯了什么错,他的父亲要这样对待母亲,她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不做丝毫反抗, 只有眼泪默默无语,女孩很害怕很无助,他害怕骂声,摔打声,还有父亲回家时,鞋子走在路上发出的声音,每次都叫她胆战心惊,她从来不敢和父亲说话,就算目光不经意相撞,她也会很快躲开,在父亲面前,她更加不敢随意玩笑或走动,总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迫着她,这个小女孩的名字叫蕴华。

    分享本文赚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4-19 18:0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