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浅谈美女

料峭春风 2018-1-12 13:47:43
本帖最后由 料峭春风 于 2018-1-12 13:50 编辑

        很多时候面对自己突然的嘲笑和轻视总会为试着找一些借口来反驳。比如像以下这样掩饰自己的傻气。某个说出“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风流才子怕是嘲笑过他自己的;某个喊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浪漫诗人怕也不是那般潇洒;某个宣布“上帝已死”并自诩太阳的哲学家却败给了孤独。试问史册留名的人儿哪一个不傻?
        可后来仔细一想,这个问题貌似还真有答案。从古至今有一类人他们的出名和被铭记只用四个字――盛世美颜。我主要谈谈美女。
     审美的标准一直在随时代的变迁而变化。明代诗人张潮的说法比较通用。“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这算是比较标准的绝世美人吧。而根据世俗的判断标准,光是“以花为貌”“以冰雪为肤”“以柳为态”就足以让人感到惊艳和难以忘怀。
      那么真正的美貌究竟是什么,又代表着什么?首先它是一种天赋,是上天赐给她本人乃至周边人的珍贵礼物。如真见到这样非凡的女子,古人会不由生出“此女只应天上有”的感慨,现代人会不自觉地感叹基因的奇妙,竟能组合出这样的人物。一个词,赏心悦目。它也能给它的拥有者带来很多普通人得不到的东西。“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她们拥有世人的赞美和艳羡;“烽火戏诸侯,一笑失天下”“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她们拥有男人们的无限恩宠。
     在我看来美人利用自己天生的美貌与人们利用自己天生的智慧在本质上并无差异,当然在情理之中。至于怎么用就有很多选择了,在这里不做讨论。总之还是那句话,听心命而已。
     我原本是在回答史册留名的人傻不傻的问题,写到这里却突然产生了疑问。乍一看那些流芳百世的美女美男子们好像是不傻,傻的只是那些因痴情而留名的人。然而仔细想想,又真的是这样吗?或许“天生丽质难自弃”就真的是一种美丽而脆弱的宿命,由不得选择;或许就像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一样出众的美貌永远不可能被忽视;又或许留下名字的都只是她们中的多情痴人?
     千娇百媚的杨花啊,你是否对照亮你的阳光期待又恐惧?绚烂多姿的你是否常常怜惜地欣赏着自己?柔情似水的你是否也曾渴望过坚实的土地?那是种什么喜?又是种怎样的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条评论

料峭春风 楼主 2018-1-12 14:00:13
gaoqin 发表于 2018-1-12 13:57
美不仅是外在的,内在的更重要。

嗯,我这里专门只谈了外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料峭春风 楼主 2018-1-12 14:02:35
料峭春风 发表于 2018-1-12 14:00
嗯,我这里专门只谈了外在。

是那种真正的让人见之忘俗的“大美女”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平庸之辈 2018-1-13 11:12:20
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 古人的要求真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guoqiran 2018-1-13 11:47:5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秋天的三叶草》

    九眼0评论昨天 17:39

    《秋天的三叶草》 一念起,一念落,淙淙溪水,沉鳞竞跃。凄凄晚风,落英缤纷。颇有“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诗意 ...

  • 善良的老王头(小说)

    chinaybg3评论昨天 18:56

      善良的老王头(小说)   某村住着一个年迈的老汉,老伴早就去世了。他既当爹又当妈的,把一个儿子培养长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