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3|回复: 0

我想我是...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9 15: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想我是把他人的复杂爱情当作了简单友情,就像飘中描述的郝思嘉和白瑞德的凄美爱情一样,白瑞德不计较郝思嘉的态度,不求任何报答的付出着,他认为自己的责任就是保护她,目的
就是让她幸福。但是思嘉根本没领悟到爱情的真谛,只是接受,伤害一个爱她的男人,把那份爱赠与另一个她爱的男人。当她最终觉悟自己追寻的是什么的时候,转身,已陌路。当她说出现在的想法,可是他已不接受,就像生活中,当你想玩游戏不一定会找到人跟你一块玩。所以一个人注定本质是孤独的。就像跟父母的高度不一样,父母看到是对方走过来的人的面孔,喜怒哀乐。但是孩子看到的只是腿,粗的细的。当孩子跟父母达到一样的高度,看问题的角度又不一样了。所以两个人要高度和角度一样,才能看到一样的风景。会一样吗?达到和谐的统一吗?
我想我是单纯的把制造困难的人当作敌人,解决困难的人当作友人。其实有的时候有的人是制造困难,让另一个人解决,努力把解决困难的人跟你撮合在一起,因为某种因素。



分享本文赚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4-21 23: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