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稿费结算靓号中心
快捷导航

[原创短篇] 酒徒

[复制链接]
会流眼泪的鱼 发表于 2017-12-7 16: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酒徒
晚上八点多钟,收拾停当后,劳累了一天的相蕊终于可以打开电视休息一会儿了。最近她在追一部热播的电视剧。
看了一会儿电视,向蕊的母亲推门进来了。母亲白天在向蕊的大哥向飞家帮忙烧饭,因为大哥家向蕊家不远,晚上母亲就到向蕊家住宿。向蕊见母亲来了,招呼一声继续看电视。母亲坐到沙发上叹息了一声,说:“你二哥又上医院了,叫他不要喝酒,就是不听,昨天中午喝,晚上喝,现在老毛病又犯了。”向蕊听到这个消息,心顿时往下一沉。一节电视剧已经完了,中间正插播广告,两男人正在开怀对饮,温柔婉转的广告词悠悠地传入耳鼓:“身体是自己的,也是家人的;朋友不在酒量,在体谅;少喝一点,可不要贪杯呦!”
向蕊这时再也无心看电视,她两眼痴痴地盯着电视屏幕,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往事一幕幕放电影似的浮现在眼前。
向蕊向来对酒不感兴趣,所有的白酒,不管是好酒和劣酒在向蕊眼里都一个样,喝到嘴里面都一路辣到胃里。因此同事聚餐、朋友聚会、参加宴会,她能不喝酒的时候坚决不喝,被别人逼得没办法,实在是不得不喝的情况下,她也喝得很少。只要她感到头晕的时候,就坚决不喝了。所以从小到大,都没有喝醉过。不是她不能喝酒,她想自己的酒量一定还可以,因为她家里个个都能喝酒。向蕊记得十几岁时的一个年三十中午,一家六口人喝了四瓶洋河大曲。这在当时成为邻居们的笑谈。
虽然能喝酒,但她坚决不多喝,因为酒给了她太多痛苦的回忆。
父亲和哥哥他们都能喝酒,所以每次到家来做客的亲戚朋友,没有一个不被喝多了才罢休的。哥哥们为了显示自己的热情好客,总是不停的劝酒,生怕客人喝酒不能尽兴,然而劝到最后他们总是自己先醉了。
两个哥哥喝醉了就闹事。醉酒之后大哥爱哭,哭着数落一些陈年旧事,要么跟大嫂闹个没完。二哥喝醉了爱骂人,此时的他大脑做不了自己的主,六亲不认,谁都能骂。等他酒醒之后问他骂人的事,他都一概不知。这些还是小事,有一次他差点因喝酒酿成大祸。
十几年前的一天中午,向蕊的二哥向林和一帮同学在街上饭店聚餐,酒过三巡,向林显然又喝多了,他又像往常一样和同学拼起酒来,同学们知道他的脾气,都不愿跟他喝。他眼睛睁得老大,不依不饶地说:“今天我跟你们每人再喝两杯,谁不喝,就是瞧不起我。”没办法,大家只好硬着头皮跟他继续喝,最后他喝得烂醉。同学要送他回家,他一拍胸脯:“弟兄们是怕我喝多了不成,我这一路自己骑车回家,保准没事。”同学们见他这样说也就各自回家了。
向林一歪一扭地出了酒店,找到自己的自行车,艰难地跨上车子。他两眼迷离地看着前面,晕头转向,车子骑得东摇西晃,忽然脚底一滑,身子一歪,一头撞在一家超市门口的电线杆上,栽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一股血从额上顺着脸颊流下来。顿时他身边围了很多人,可是没人敢把他送往医院。正在生命攸关的危急关头,超市老板认出了他,说,“他是某某人的儿子,你们赶紧把他送往医院,有什么事我担着。”大家七手八脚的把他抬到医院才抢救过来。
每当向蕊打电话给二哥的时候都会叮嘱一句,不要喝多了。然而向林实在是太好酒了,他性格好爽,朋友又多,喝酒是经常的事。正常喝一斤酒对他来说是小事一幢,又是十喝九醉,喝醉了照例骂人是小事,喝坏了身体也就不奇怪了。
三年前,向林被查出患有糖尿病。医生叫他戒酒戒烟,可是他一样戒不了。慢慢的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这三天两头醉的。
前年春天,母亲有一天对向蕊说:“你二哥一星期都没打电话给我了,他最多两三天就给我打电话的。一定是他出了什么事。”向蕊说:“没事的,二哥最近忙,没空打电话给你。”    其实向蕊不敢告诉母亲实情。向林因血糖太高导致胰腺炎急性发作,已经在医院住一个星期了。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医生告诫向林以后再也不能喝酒了,再喝酒,恐怕胰腺炎发作以后就会有生命危险。
向林大概坚持了一年没喝酒,可是他好了伤疤忘了疼,觉得自己身体好得很,又不顾医生的叮嘱,少量的喝酒起来。一旦开戒,就没有度了,渐渐地又一喝就醉。
这一次不知道又怎么样了,向蕊有点害怕……
向蕊想到这里,赶紧拿起手机,先打给二嫂,关机。又打给二哥,只听到悠扬的彩铃音一直在耳边回荡,始终无人接听。
第三节电视已经播完,广告声在向蕊的耳边飘荡:“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哦……”
夜深了,向蕊辗转反侧,一颗心总是悬着。明天一早起来再打电话吧,向蕊默默地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