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稿费结算靓号中心
快捷导航

[原创连载] 长篇《词国女皇》连载2:大才子晁补之难为人,要十一岁小清照学曹植七步成诗

[复制链接]
晨晖文学 发表于 2017-12-7 12: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清照羞涩地看向晁补之,瞧了半天也是一头雾水。李格非笑道:“亏你叔父还夸你‘清丽脱俗、聪慧无比’呢,仅仅过了五年就把你叔父忘了?”王氏爱抚地揽过小清照:“当年六岁的孩子,过了五年不记得颇为正常,清儿,这位是……”


微信图片_20171030180846.jpg

    “等等!”晁补之摆手,随后说道,“叔父给清儿说个谜语:‘暗不声张弃舟逃’,这就是我的姓,能猜出来吗?”小清照歪头思忖一番:“您是晁叔父!”说起这个晁补之,在当时可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家学渊源,爷爷曾做过太子之师,族人皆有文名。他本人生性聪敏,才气飘逸。十七岁那年,父亲晁端友到杭州做官,因久慕正在杭州做通判的苏轼大名,遂带晁补之前往拜访。听了两位长辈对钱塘山明水秀的赞美,晁补之退而撰《七述》一文,苏轼读后大为赞叹,说其文“博辩隽伟,绝人远甚,必显于世,由是知名,”并感叹道“吾可以搁笔矣!”经苏轼这么一夸奖,再加以提携,晁补之便很快人人皆知。如今官职为著作佐郎。
    晁补之笑着点头,清照高兴地说道,“我还记得您那首写游子旅愁和乡情的《临江仙》呢:绿暗汀州三月暮,落花风静帆收。垂杨低映木兰舟。半篙春水滑,一段夕阳愁。灞水桥东回首处,美人新上帘钩。青鸾无计入红楼。行云归楚峡,飞梦到扬州。”
微信图片_20171102074233.jpg

    晁补之轻轻拍拍小清照的头:“能脱口说出叔父的词,一说明记性好,这二嘛,说明清照没有忘记晁叔父。”李格非示意:“那就请贤弟进寒舍吧?”晁补之双腿未动,指着身旁的一棵桂花树说道,“不,史上有曹植“七步成诗”、史青五步成诗之说,都言清儿才思敏捷,那就以眼前的‘桂花’为题,请清儿作一首词吧?”
    见小清照点头,晁补之转身就走,刚刚走出六、七步,小清照喊一声“有了”,晁补之停下来,只听小清照朗声吟道:

    远山含翠桂凝香,

    清泉漪涟满庭芳。

    日暄风和盈花语,

    吹得半笺蔌蔌黄。


    鹊枝绕,

    燕舞廊,

    淡雅和羞未蕊妆。

    从今闻桂向兰荪,

    击楫中流师情长。

桂花树.jpg

    甜美的声音犹如珠玉落玉盘,清脆悦耳。吟完,小清照毕恭毕敬地向晁补之鞠一躬,说道:“学生不才,还请师尊教正。”晁补之生性清孤,尤其在诗词方面,今人除膜拜自己的恩师苏轼外,其他难有信服之人,可听了小清照这首急就词,他不得不佩服,不得不刮目:“小清照刚刚十一岁就几步成词,况且词意相逮,贴切传神,真是名副其实,名未虚传,果真厉害啊。”
    李格非哈哈大笑:“晁大人,别光谬赞啊,‘从今闻桂向兰荪,击楫中流师情长’,小清照要拜你为师呢?”晁补之急忙摆手、施礼:“方才这样的《鹧鸪天》,别说六步,就算六十步我晁某也难说作得出来。荀子云‘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虽说古往今来后人超前人、学生胜师尊者大有人在,可给未来的女中娇魁做师者?晁某不敢一口应承下来。恕罪,恕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2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