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稿费结算靓号中心
快捷导航
北冥有鱼儿 发表于 2017-12-6 17: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乡
我离开家乡南下广东定居已是第八个年头了,可珠三角的灼灼烈日却始终不能让我忘却长三角的四季分明。
久别重逢,故乡翻天覆地的变化令我猝不及防。他已然不再是记忆中那个灰蒙蒙的的烟雨小乡,而是摇身一变,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现代经济重镇——无锡。拔地而起的高楼,整洁的绿化,重新修缮的少年宫,过度包装的园林。。。。。这一切都很难与我的记忆穿越时空相接了。
timg (7).jpg timg (12).jpg

     回到了那个我度过了童年时光的小区,记忆中的她整洁美丽,从家中便可眺望我所读书的小学:操场火红,白玉兰也开得茂盛,幽幽散发着馥郁的香。那时的我时常在这儿疯跑撒野,玩猫逗狗,冬日踩冰,夏天摘果。可是这样的它却不见了:门廊变得又破又旧,迎春花枝零落枯败,一切都变得狭小逼仄,就连小时那扇我常常奋力攀爬也够不着顶的铁门也矮小得有些可笑。那破落的邮筒,上头那具风干的壁虎尸首早已不见了踪影,还有车库里那只乖巧的小黑狗,它又去了哪儿?是老死了?还是贪玩溜走了?亦或是被居心叵测之人捉了去?怎么一切都不见了呢?他们躲去了哪儿?

      沿着家后头那条冷清的大路向前走,不久便到了一处公园所在,那便是我小时候每晚都要光顾的地方了,记忆中的他有一片广阔的草坪,初秋刚一光顾,就成了萧瑟的黄,蒙了一层雾蒙蒙的霜露,常常湿了鞋袜。还有一棵不知活了多久的老松,一年四季都是苍翠的,那绿,是沧桑的,遒劲的颜色,带着不服输的劲,走过了长三角每一年的伏旱梅雨。他的枝头是那样的长,长长的拖在地上,像一把巨大的保护伞,似与地面共同形成了一处秘密洞穴。我记得很清,那时我们的小学每周三上午第一节课总是登山课,说是登山,便是带着一群顽皮而天真烂漫的孩子来这处公园胡闹一番,象征性的爬上百来个台阶的高度罢了。彼时的我们还是一群活泼顽童,上天入地没有我们不敢去的地方。我们常比赛似的钻进松树树枝间,收捡跌落在地的松果,又急吼吼地穿行在火红的枫林见搜寻最美的叶子,还曾撅断地上那豆角形状的叶子吹出尖锐的哨音,甚至小心翼翼地爬高摘取冰凌串成易化的项链。若是不怕虫子,亦可拨开那层层的野草,摘取紫红色的饱满的蛇果。说来也是后怕,那时的我初生牛犊不怕虎,在上蹿下跳摘枫叶之时还叫那蚂蜂蛰了头一口,幸得没有因此而毁容。。。。。
timg (13).jpg timg (2).jpg

       记忆中情景一幕幕的回荡在脑海中,与眼前之景重合,物是人非,草还是年年都那样绿着,枫树也不管旁人地自己燃烧着,只是一切都不如记忆中的那样明艳了,似是蒙上了一层灰,我也再没了从前玩乐的兴致,也没了对自然野物的浓厚兴趣与好奇,当初那捉虫逮虾的勇敢更是荡然无存。

        再往前走是一片绿茵茵的竹林,厚厚的竹叶铺了有几寸深,松软如同毛毯。嫩绿的笋尖似有似无的探出头来。这片翠竹也算是历尽沧桑了,它们曾在08年的雪灾中受到过很重的创伤,那一年的雪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壮丽的了,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作“全世界都是一片银装素裹”。那年我也不过九岁,从未见过如此来势汹汹的雪,便缠着妈妈带我出去见世面。踏进这片竹林,雪积得深厚,几乎是即小腿了,远处山上传来雪水融化的轰鸣,我小心的踩着那前人留下的脚印,艰难的拔出,再迈步,拔出,又迈步。。。好不艰难!竹子东倒西歪的斜着,林间隐蔽处还藏着雪堆成的桥,隐隐绰绰,,自那以后,我便再也没见过这样的雪景了,深圳的冬天是假的冬天,零度已是它寒冷的极限了,山顶薄薄的一层雪也会引来大惊小怪的欢呼,更别提结冰的小河,挂着冰凌的屋檐了,对广东人来说是闻所未闻的。
timg (8).jpg timg (11).jpg

         正欲向前,却被保安拦住了,原来远处的山已不能随意进出了,而是给一家酒店包了去改作茶社了。像是失去了什么一般,一种怅然若失的情绪涌上心头。无头苍蝇似地又环绕了几圈后,我只得索然无味地悻悻准备离去。

沿着原路返回,那是一个下坡,曾经小小的我上完少年宫的兴趣班躲在妈妈宽大的雨衣里,妈妈开着电动车载我,冲下这急坡,迎面而来的风雨拍打的我睁不开眼,张不了口,那种惬意真是永生难忘呵。
都过去了呀,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呢?久别故乡,只得将他乡当故乡了。而儿时这样独一无二的经历,也只能湮没在回忆里罢了。


timg (9).jpg
timg (1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二级作家
  • 27

    积分

  • 10

    主题

  • 12

    帖子

  • 0

    好友

楼主最新发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