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稿费结算靓号中心
快捷导航

[原创短篇] 寻找他的枫叶城

[复制链接]
阿九 发表于 2017-12-6 11:55: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鸿彬,你真的要走吗?”
       鸿彬往嘴里灌口啤酒笑着说:“恩,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我看也没用与其在学校不思进取,倒不如出去闯荡一番。”
       我吃了串羊肉串,热辣的羊肉味道香美,可现在他心里只有淡淡的苦涩。“恐怕你不只是为了学习不思进取这么简单吧?”
       “呵,这么多年了,果然还是你懂我。”这么多年,我曾看他与他的她相识,相熟,相恋,又分开。我也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了,只知道这次,他真的伤心了。以前他也伤心过,绝望过,身为他的“兄弟”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每次他伤心时,我只静静的听他抱怨,诉苦,多年了,倒也习惯了。但这次,他不抱怨不诉苦,只是不停的微笑,这种微笑,似乎藏着某个故事,这个故事很美好,因为他时时刻刻微笑着,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笑着笑着,就流泪了。
        “她知道了吗?”
         “我没告诉她。”
         “也对,告诉她了又如何?”
         “她又不会来送我,对吧?”他笑着说。
          我拿起啤酒:“来,走一个,去他娘的大学,去他娘的的爱情,只有现在才是最真实的。”他也举起啤酒:“去他娘的命运,去他娘的理想,有吉他和兄弟陪我,够了”说完俩人仰天狂饮,啤酒酸味下是淡淡的苦涩,如他的心,也是淡淡的苦涩。
       “你这说的就不对了啊,你走了兄弟我可不能一直陪着你。”
       “这不是有手机嘛,这年代还怕联系不到?”
       “我是好学生,不玩手机的。”
       “去你的,说的跟真的一样。”
        他要走了吗?我找谁斗嘴去,打架时是不是没人帮我了,我的吉他谈得不行,需要他教……。可是,这座城市有他面对不了的人,面对不了的街道,角落。他笑着,可心里比谁都痛。
        “你出去后打算干嘛?”
        “打……打工吧,有时间就研究点音乐,总比学校无限循环好。”
        “打工就不会循环了?”
        “即使这样,我也要离开。”
        “我懂。”
         我懂,我懂他没有勇气去面对这座城市的伤感,似乎每个角落都有他们留下的足迹,但却又回不去。
        “阿九,你真是个好人,我失恋时你可以听我无限的唠叨,可去年你失恋时我却做不到什么。”
        “世上哪有什么好人,只是坏的程度不一样而且,还有,我那不叫失恋,我根本就没恋爱。”
        “可能吧。”他白我一眼。
        酒越喝越多,夜越待越深。我们回到在县城买的房子,已是晚上一点。我坐在椅子用手撑着太阳穴,他拿起吉他开始弹奏了起来。旋律风一般飘过,人心,开始软弱。不知从什么时候我也喜欢上了音乐,它会让我想起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事。琴弦随他的手指波动,一击一击抽打着我们的心。
        “《枫叶城》?”
        “恩,以前她最喜欢听的”
        “可如今,你却不能再为她弹奏。”
        “对啊,或许,她早就把《枫叶城》的旋律给忘了吧。”
        “恩”
        “可我还记得。”
        “是你放不下吧?”
        “呵呵,也许是吧。”他笑着,又弹奏了起来,弹着弹着,两行热泪不知何时已顺着他的脸庞落下。
        “鸿彬……。”
        “阿九,如果她问我去哪了,你就说我去找我的枫叶城了。”
        “你……。”
        “我没事,只是,累了而已,我想停下来休息了。”再坚强的心,最后也躲不过悲伤的呜咽,他的心,早就碎了。我们都在追逐理想的路上,在路上,我与他相识,他又与她相恋。可现在,他说他累了,想停下来,不走了。
       “希望你找到你的枫叶城。”每次,他开心,兴奋,伤心,失落,我都看在眼里。以前总说过:“这日子,还过不好过都得过,咬紧牙关,走过去。”是的,岁月这条河,再崎岖,也要流向大海,怎么可能过不去呢?只是,现在我将少了一个同行的伙伴罢了。
        酒精的麻醉,深夜的困顿,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已入睡。
        七点钟,红日刚刚升起我们俩便起床了,他背着背包,拖着行李,我提着手提包,两人正向车站走去。车站,是无数人分离的地方,车站代表着浪人的伤感。现在我要送走我的挚友。
        巴士的门开了,他向它走去。沧桑的背影一点点远去,一步步的跨着沉重的脚步。他……即将离去。
       “如果有一天你觉得累了,就回来吧!”在他要进去的瞬间我喊道。
       “好的,你老人家回去吧!”他还是那样,微笑着,然后消失在门口。巴士很快远去,留下的是无数的烟尘。
         我转身回家,心隐隐作痛,桥头,坐着一个少年,正弹着吉他,随即,又消失在人群中。
        “阿九,鸿彬呢?”
        “他……他去找他的枫叶城了。”她低着头:“对不起。”
        “他听不到。”
          他听不到,因为,他走了。
151236431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