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回复: 0

[原创短篇] 蒙古马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6 07:11
  • 发表于 2018-5-16 07:2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达林台同窗共读的三年中,我几乎每天都在宿舍走廊和食堂里看见他,一个脸色黑红体型瘦长的蒙古簇男孩,沉默寡言,注视人的目光温和而善良,总是穿着黄绿色的步兵服或者黄绿色的棉大衣,走路时步态呈外八字型。肩膀向左侧微微倾斜,我知道他来自西北边的肃北草原,秋季开学时总是背着一个沉甸甸的蛇皮袋子,从他的草原家乡回到学校来。关于达林台的奇闻异事曾经在同学中广为流传,达林台的知名度因此常常是高于学生会主席或是漂亮女生,文体明星这类人的。达林台不会走正步,这个毛病是在上体育课时暴露的。体育教师在进行队列训练时,突然把达林台拖出来   你怎么走的?体育老师似笑非笑地说,你走给大家看看,达林台的表情显得很茫然,他说我会走路,我怎么不会走路呢?然后达林台随着体育老师的哨声走起来,他的左脚迈出去时左手也很用力地摆,右脚和右手也一样,其他人几乎同时哄笑起来。达林台猛地回过头,目光一下变得很愤怒,你们笑什么?有人说,你走错了,有人说,像一只鸭子。达林台就低下头看自己的脚,站在那里半天不动。笨蛋。体育老师轻轻骂了一句,他鄙夷地望着达林台说,不会走路,你还跑吗?跑五十米给我看看。会,我跑的很快,就和马一样的快,我能跑很长的路,就和马一样的长。达林台说完就朝着篮球场那儿跑去,奇怪的是他的奔跑却是自然而快捷的,可以和骏马媲美,他绕着篮球场拼命地跑了一圈,两圈,三圈,直到体育老师在后面高声喊他停住。这个笨蛋。体育老师突然笑起来,他问班长,他叫什么名字?达林台。班长说道。怎么会叫这个名字?体育老师说。
    他是蒙古族。班长说他是少数民族。
    体育老师楞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我记得你是九月初秋的一天,达林台垂着头朝集体的队列走来,茂密的剃短了的头发上洒满秋日璀璨的阳光。
    后来,不知哪位同窗给达林台同学取了一个谐音浑号叫大轮胎,说是跑的像马一样快的大轮胎。
    大林台最初是光着身子睡觉的,与他同宿舍的人都认为那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也没大惊小怪。大林台光着身子在高低床上翻来爬去的,要解手就用一只啤酒瓶接着。睡在下铺的张掖人小将起初以为那是大轮胎的临时措施,没想到达林台天天如此。小将就抗议起来,小将怀疑达林台是有意向他挑衅,好好的厕所你不去,非要在上面滴滴答答的,全都漏到我床上了。其他人也看不惯他的懒惰,符合着小将一起指责达林台破坏环境。达林台那天很窘迫,他涨红了脸分辨说,没有漏到他床上,我知道没有漏到他床上。下铺的小将就拍着床板尖声道,懒虫,笨蛋,你以为这里是你家的草原吗,随地大小便!你骂谁?达林台的脸色终于变了,他光着身子趴下来,一手抓着那只啤酒瓶子,一手就去揪小将的被头。宿舍里的人都上去劝架,达林台狂暴地甩开了劝架者杂乱的胳膊,他说,我不打他,我额吉嘱咐我不准打同学,我只想问问他,为什么骂我?我撒尿没有漏到他床上,为什么骂我?宿舍里的每一个人都努力向他解释道理,他似乎没有听到每一个人的话语,他只是用阴郁的眼神盯着向将重复着一句话,没有漏到你床上,为什么你偏说漏到你床上了?从第二天开始达林台向别人做出了妥协,他开始改掉了夜间解手用瓶子的习惯。第二天夜里他从铺上爬下来去厕所,仍然光着身子,走到楼道拐角处恰恰撞见几个来男生宿舍串门的女生,女生一起失声尖叫起来,像受惊的猫似地到处乱跑,达林台倒是被女生的反应吓了一跳,他慌忙跑回宿舍穿上裤子,一遍穿一边嘀咕说,一帮疯丫头,天黑了,睡觉了,为什么还要往男人堆里跑?这当然是达林台大学生涯最初的故事了,达林台后来就和普通学生归于一致了,就像一颗被移植了的树,在异乡异地的阳光和泥土中同样生长,这也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你会骑马吗?严莉莉问达林台。当然会,可惜这里没有马。达林台说,要不然我可以骑给你看看,我七岁那年就会骑马了。
          我喜欢马,我更喜欢草原。严莉莉又说。      谁都对我这么说。达林台和女孩子独处的时候很腼腆,他用一种半信半疑的目光观察着严莉莉的表情。可是我说不清是不是喜欢城市,达林台摇着头说,谁都这么问我,可我真的说不清。严莉莉是一个活泼的引人注目的女孩,她是某些诗篇中所赞美的典型的美丽清纯的女孩,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来清脆的笑声和动人的歌声。据说严莉莉和达林台就是在关于马的谈话以后亲近起来的,女生们在背后议论说那是严莉莉主动的结果,并且她们透露出一个消息,严莉莉要跟达林台去肃北草原度暑假,是严莉莉在宿舍里宣布的。
         大学里恋爱的男女通常有一个标志,他们存放在食堂的饭盒碗勺锁在同一个箱格内,严莉莉有回帮达林台洗好饭盒后,自做主张的把两人的碗勺都锁在了一起。严莉莉还把自己阶梯教室的固定位置换到了达林台旁边,这样他们就成了真正的一对了。我注意到了在那个春季的新鲜而甜蜜的心情,他的狭长眼睛里从早到晚流动着幸福的神采。他在厕所里放声高歌,在宿舍的墙壁上贴满了用蒙汉两种文字写成的诗歌,每首诗歌的副题都是致y.ll的谁都知道y.ll就是严莉莉,有人就夸奖达林台的诗真挚,热烈而奔放,酷似伟大的俄国诗人普希金。达林台说,就是抄的普希金的诗,他的诗写的比我好,你们知道吗普希金说出了伟大心里话。有人看见他和严莉莉躲在学校外面的树林里亲昵,还发现了一些过分的不宜启齿的细节。这件事很快汇报到了辅导员那里,辅导员把达林台和严莉莉叫到了一间空教室去谈话。谈话的过程也同样被人偷听到了。据说严莉莉在辅导员的种种威胁下嘤嘤地哭起来,而达林台的态度却像是一块榆木疙瘩,他老是用为什么三个字来反问辅导员,达林台一口咬定他和严莉莉的爱情没有任何错误。他对于来自周围的舆论毫不在乎,他任然像驭手离不开马一样离不开严莉莉,有时候他在严莉莉的宿舍里不思离去,对严莉莉高唱草原上的蒙古民歌,嗓音虽然沙哑但唱的很动情,宿舍里的其他女孩子有点出于嫉妒有点因为厌烦,她们对达林台运用的语言渐渐地变的非常简单而无礼。
          大轮胎,你又来了?大轮胎,你怎么还不走?
          临近暑假的时候,达林台和严莉莉的爱情突然出现了问题。据好事的业余观察家分析问题是出现在严莉莉一方。严莉莉和达林台有天为谁洗饭盒的事大吵一场,平素都是有严莉莉洗碗的,但那天严莉莉一定要达林台洗,达林台坚决不干,他强调草原上男人的碗都由是女人洗的,严莉莉当着众人的面尖叫一声,谁是你的女人?说完就把达林台的碗推到他面前。严莉莉洗完了自己的碗筷后就把它们转移到了另外的一个箱格中了。这是两个人分家的第一步,到了第二天上课时严莉莉一个做到最后面的空位置上,她始终没有再看过达林台一眼。
         起初达林台对严莉莉的这种表现不以为然,





    分享本文赚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5-28 11:1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