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稿费结算靓号中心
快捷导航

孩儿盆

[复制链接]
孩儿盆
国庆回家陪父母过中秋,发现二楼上三楼的楼梯台阶上有个盆,里面有一本书,书下面是很多碎布片。我蹲下打开书翻了翻,书里夹了很多发黄的旧报纸剪成的鞋样,有鞋底的有鞋面的,大大小小各适各样的都有。我知道这是妈妈的孩(家乡话读“鞋”为“孩”音)儿盆。这盆本是放在妈妈睡觉房间的。“肯定是昨天搬东西时放在这忘记拿回房间的。”我心里说。
父母本住在二楼,而且是一人一个房间,十年前父亲因生病动了手术后,就很自然地和母亲分居了,一分就是十年!
如今父母年老体弱,母亲腿脚不灵便,随时可能摔跤,父亲也突然发病头晕,身体不能掌控平衡。所以我们兄妹商量后决定父母搬到一楼来住,两人住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也不用多爬那么多楼梯。父母的安危,身体的健康是我们兄妹最牵挂的事!
“这些碎布片扔了吧!”我自言自语道。母亲已经老眼昏花,穿针引绕都很困难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心灵手巧的母亲了。我扔了碎布片,把夹有鞋样的书放在了一边,把孩儿盆拿到水池洗。在水流的冲洗下,孩儿盆流下了玫红的眼泪,也焕然一新了。本以为这是一个竹篾编成的盆,原来是藤条编成的,而且上了玫红的颜料。“这是妈妈的陪嫁吗?是妈妈当年结婚时做女红时用的孩儿盆吗?”我心里问。我已不记得小时候妈妈用的孩儿盆是怎样的,只记得和这个相似,是否就是这个呢?我已离开家二十多年了,这期间孩儿盆是不是有什么变故呢?不得而知!
无论孩儿盆有否变换,不变的是母亲的情,不变的是儿时的回忆!
我的脑子里浮现出小时候的晚上,一盏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坐在床边上,一针一线地纳着鞋底,那个圆圆的孩儿盆就在母亲的身边;在农闲时的下雨天,母亲站在桌前,在桌子上用浓浓的米汤把鞋样和布料粘在一起做鞋面,或是一层层把碎布铺在鞋底样上,然后用针线固定,修剪成型,做成鞋底,那时,那个圆圆的孩儿盆就在母亲身边;冬天,外面北风呼呼,我们围着火盆烤火说笑,母亲则在一旁忙着修剪鞋样或是糊鞋底或是粘鞋面,或是将鞋底鞋面合二为一,或是将麻搓成纳鞋底的细绳,那时,那个圆圆的孩儿盆就在母亲身边!
我小时候,我们全家人穿的鞋子都是妈妈一针一线做出来的,春秋的开口单鞋,冬天的棉鞋,全是妈妈那双巧手做出来的。有时外面雪花飘飘,我们偷偷穿着妈妈做的厚厚的棉鞋跑到外面接雪花,玩雪,待妈妈发现喊我们进屋时,棉鞋已经湿透了,妈妈也会责备我们不爱惜东西,更多的是担心我们受凉生病,马上拿新的鞋子给我们换。
记得第一次离开家来珠海时,准备好行李后,妈妈拿出一双新的单口布鞋说:把这鞋带上,晚上洗好脚穿着舒服。我不知外面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能不能用上这鞋子,而且还有点觉得这鞋子有点土,所以有点不想带,但妈妈坚持要我带上,我便默默地放进了包里。
当来到珠海后,一些老乡看到我那双布鞋,忍不住笑我老土。有的还大叫着说“扔掉扔掉,别笑死人了。”但是,我没有扔,我默默地收在包里面。我知道,那鞋子,那一针一线饱含着母亲对我的爱对我的情对我的担心对我的牵挂!但是,我也不敢拿出来,更不敢穿了,生怕别人再笑我老土。然后,在某次回家时,我把那鞋带回了家,因为我在珠海不穿,但是母亲在家可以穿,我知道,母亲辛辛苦苦,花费很多心血才能做出一双鞋的。现在想起来,当年自己是那样的无知,换作现在,我肯定会在家里洗完脚后,穿上母亲做的布鞋!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只是,现在却想不到那样的一双布鞋,因为母亲老了,已经没有能力纳鞋底了。
一边想一边洗孩儿盆,洗好后放在门前的架子上晾干。我不知以后母亲用这个来盛装什么东西。但我知道,之前一直装着针线剪刀顶针纽扣碎布和一本书,书里夹着各式各样的鞋样,还装着母亲满满的爱深深的情!
孩儿盆,我深深的眷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