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9|回复: 1

[原创连载] 致青春(黑色柄伞)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6 18:32: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小城的夏天,以一场连绵的秋雨作为结尾。炎夏的燥热空气,一夜之间就消失了,雨水从天际降落下来,轻盈地在地面跃动着,积蓄了浅浅的一层雨水的地面,不断绽开着一圈圈的波纹。绽开又消失,不断重复着,望着这样的景象,会让人不由得陷入沉思和回忆,等回过神来,已过了很久。

  少年正撑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走在路旁,大约是下午四五点的样子。这时候应该是在学校里上课的,可是这个少年逃课出来,没有去网吧,也没有回家睡大觉,只是撑着伞在路上漫步。

  雨下的不疾不徐,马路和路边的人行道都很湿滑,摩托和汽车的车轮上翻滚着水花,路旁的行人撑着各色的伞来来往往。虽然汽车的鸣笛声此起彼伏,但从天际到地面的一切都是空灵飘渺的,听到的声音在雨滴间被缓冲掉所有的刺耳,眼中看到的一切也让阴霾的天空和密织的斜风细雨渲染开来,所有夺目的,刺眼的色彩,都冷静了下来,仿佛置身于水墨画卷之中,就连这水墨的气息,也能清晰地嗅到。

  少年穿过一条长长的巷子,下了一个水泥坡,走过一段磨损严重的石板路,拐过弯的那一刻,他看到在石板铺就的长坡上的最高处,钟楼的高檐下,坐着一个少女。长坡的下面,也就是少年所站的地方,是小城的乐楼,一个用来唱戏的台子。而在少女所坐的钟楼不远处,还有一座鼓楼,晨钟暮鼓的古代生活,已经一去不返,这两座楼,也不再鸣钟击鼓。不知从哪年哪月起,钟楼,鼓楼和乐楼,一起沉默了。在绵绵密密的秋雨中,朱红的墙和青黑的瓦,一并加深了颜色,显得更加沧桑和忧郁。

  少女发现了那个少年,四目相对的一刻,两人都认出了对方。少年低着头一步步走上长长的石板坡,来到少女的身边,朝她笑了笑,然后收了伞。

  “你……也没上课吗?你怎么不带伞?”少年问。

  “我……”少女朝他微笑了一下,“我出来散散心。”少女说完,出神地望着不断坠落的雨水。

  “这样啊……”少年说着,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于是转过身,站在了少女身后大约半米的右侧,两人都望着远处的天空,沉默起来。

  “你为什么也逃课啊?”少女忽然转过头,俏皮地弯起嘴角问道。

  “我,嘿嘿。”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可能你不会相信,我只是单纯地喜欢在雨天散步。”

  “真的吗?”少女也微笑着,“你的爱好真奇怪啊。为什么不在学校操场里散步呢?又不耽误上课。”

  “我刚才还没有说完,一年中我最喜欢的就是秋天的雨,就是这两三天的时候,所以嘛,为了最喜欢的这两三天逃逃课也无妨。”少年一边说着,一会儿把长柄伞当拐杖一样拄着,一会又轻轻地拿起来左右晃动,他不时地瞟少女一眼,又迅速望向天空。

  “这样说的话还挺有道理的。”少女转过头又望向远方的天空,轻轻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出来散心啊?”少年轻声地问了一句。

  “我嘛……因为我也喜欢秋天的雨啊。”少女的一双大眼睛望着少年,嘴角微微地弯着,有一丝可爱,又有一丝调皮。

  “哦……好吧。”少年低下头揉了揉鼻子。

  “哈哈哈……”少女笑了起来,爽朗的笑声听起来舒服极了,少年也跟着笑起来,两人互相望着笑着,渐渐地笑声平息下来,少女的双眼忽地躲开了少年的目光,望向了地面。地面上不断晕开着波纹,雨水形成一条条横的纹路,向石板坡下流去。

  周围的空气又沉默了下来,雨仍旧不紧不慢地下着,少女好久都没有转过头来。少年盯着她的背影,一动不动。雨声潺潺,暮色渐渐降临了,远处的街道亮起了路灯,隐约传来几声犬吠,打破了周围只有雨声的宁静。

  “我要回学校了,你呢?”少女终于打破了沉默,但她并没有回头。

  “好啊,我也想回去了。”少年说完,迟疑了一下,“要不,一起吧?”

  “当然啦,我没有带伞,肯定和你一起啊。”少女故意傲娇地说道,她站起身,轻轻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到少年身旁,少年也转过身,两人一起走进了钟楼的门洞里,这个门洞有十几米长,四米宽多,三米多高,穿过门洞走一段路再右拐,就是学校的后门了。两人走进门洞里,外面的雨声忽然小了,少年走在前面,他步子迈的不紧不慢,似乎有意在等少女赶上来,而少女始终跟在少年的身后。门洞里黑黢黢的,少年越走越慢,终于在快到门口时,停了下来。与此同时,后面的脚步声也停了。

  空气又沉默起来,路灯的白光在前面两三米的地方,照在雨水潺潺的地面,散发出一丝凉意,少年轻轻地清了下嗓子,深吸了一口气,好像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一样,转过身子,他刚准备张口说什么,只看到一个有着可爱的弧线的身影飞快地闪到他的身边,与此同时,少年觉得脸上被两片温热柔软的东西触碰了一下,然后那有着可爱弧线的身影又飞快地拿走了少年手中的黑色长柄伞,一瞬间就跑到了路灯下的雨地里,那黑色的伞在少女头顶绽开的一瞬间,一个清脆声音传到了少年的耳朵里:

  “记得用你的信来换伞!”

  那有着可爱的弧线的身影在路灯下的雨地里,变幻出三五个大大的圆形波纹,消失在了黑夜里。少年久久的盯着不断绽开的波纹回不过神。忽然,少年笑起来,他又觉得自己一个人这么傻笑着真奇怪,于是越发笑的开心,少年大步走进雨地里,满脸幸福的喜悦映照在路灯下。忽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她说的是“信”,还是“心”呢?然而少年只愣了一秒,就又微笑了起来。无所谓啦,少年知道,信或者心,他都已准备了好久好久。

  雨地里的波纹眨眼就散了。路灯的白光映照着,从天而降的雨滴反射出点点白光,钟楼的门洞里仍旧黑黢黢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秋雨明天就会停了。

分享本文赚稿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16: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2-26 11:4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