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8|回复: 0

[原创连载] 神无言2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半小时前
  • 发表于 2017-10-2 16: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HE CRIMNAL
           孟河把头埋在手臂里,坐在那个和军刺搏斗过的空房间里,他忽然感觉到一只手在随意地摸他的头发,他顶着一头乱发抬起头。罗杰一脸微笑的坐在他对面:“嗯哼,搞定啦,我出手嘛,肯定没问题的。”
           “你出手?今天把天使耍的团团转的人明明是文森特好嘛”凌空站在门口,鼻子里哼了一声,“再吹牛下次让你正面和那家伙决斗!
           “我觉得我是没办法像你们那样厉害了。”孟河又低下头用很低的声音说着话。
           这个时候,整个房间发出了地震般的响动,房间里的人都站起来往外看。军刺站在门口,视线像是从瞳孔中笔直飞出的钩子,钩住了每个人,“既然你以活人的方式呆在这里,我们就会让你变成合格的我们的一员,但过程。。。我说不上来,你自己体会。”他说完话就消失了,一步都没有迈进房间。
           孟河此时可以感受到,这屋里的紧张的气氛,他们都有些怕军刺,看着他好像在看着抬一只脚就能碾碎他们的巨人。罗杰深呼吸了一下,扬了扬眉毛,恢复了几分之前愉快的语气:“他都这么说了,我只能提前说欢迎加入啦!”
           “你也不用太担心能力的事情,要想在我们的队伍里一个人解决大多数问题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你要学的是和我们合作。”凌空一边一本正经地说着话,一边扛起步枪站起身往外走。
           孟河的心里感到有些放松,他躺倒在水泥的地上,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和朝他的瞳孔射入光芒的白灯。
    THE GIRL
           “砰!”女孩用那条穿着棕色长靴!“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开车开了多久了?让老娘一直坐车也就算了,问题是你这车是直接从店里开出来上路的吗,水,杂志,手机,平板,要什么什么没有!”
           “你太暴躁了,你在这么暴躁下去,恐怕无法胜任我要交给你的事情。”假律师看着前面,慢悠悠地说。
           “那没办法,我肯定不行,我要下车。”说完女孩就伸手去抓车门把手。
            律师依旧冷冷地对她说:“现在我们可是在高速公路上,你要怎么下车?”
            然而车门已经被女孩踹开,整个公路上的车都因为这个翻滚着掉出车外的女孩乱作一团,两三辆车因为避让她撞在了一起。女孩站起来,看着那些冲着她骂娘的司机,一个老女人快步走到她面前,一边推她一边大声说话,具体说些什么,她没听清楚,但每当她被女人的手往后推的时候她都会增加几分愤怒,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上翻腾,就在这时,又有人碰到了她,这次,是关心的问出了什么事,但是她只感觉到汗毛竖起,没有将此认定为好意,她不说话,周围人的反应更加激烈,她的耳朵里都是说话声,鸣笛声,她的皮肤因为被人粗暴的碰触起了鸡皮疙瘩。
    “你们都给我走开,让我走!”
           她最终忍不住了,拨开人群想往外跑,可她这时候听到了一声刺耳的尖叫。那个推她的老女人和问东问西的大叔消失了,而女孩的手里沾满了泥土,当她看到地上也有两堆土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她杀了两个人,就在她用手抓住这两个人的时候,他们迅速经历了从老死到化为白骨最终分解的过程。
    她回过头去,律师已走出了他的车,用冰冷的眼神注视着她。
          “你早就知道是不是,这就是你带我走的原因对吗?你可以杀了我吗,我不想再弄死人了!”女孩眼含泪光,用哀求的语气对律师说。
          律师淡然地说:“一两个人的死亡不算什么,你要活着,为了很多事情而活着。”
          女孩愕然,她急促地呼吸着,不敢相信她听到的话“什么,不算什么,死都不算什么,杀人都不算什么?”“对,你杀了自己又有什么意义呢?为民除害?少在那感动自己了!”
          “我去你的吧,什么叫没意义啊,总是无缘无故让别人没命,我还怎么理直气壮地活下去啊?”律师最后的那几个字深深扎再女孩心里,她崩溃的喊叫,随之,她听到的是哗啦啦的巨响,类似于石块滚落的声音。当她抬起头,发现周围早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不见底的深渊,而她站的地方只能站的下她自己一人,再这个范围外都是空的,而她正站在这个深渊的正中心,而律师则站在深渊的另一侧。
           “这下,又有多少人死了呢?”
           “这下出大事了。。。”
           “大事?能有多大呢?”
           女孩所有的焦虑,律师都显得不以为然。“往前走。”
           “走你妹啊,我这地方连站都不够站!”

           “你觉得你还有别的选择吗?如果踩空了摔死你不是如愿以偿了?”律师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微笑。
           “去你的如愿以偿!”女孩一边骂着一边闭上眼睛任脚往下踩,可是她太害怕了,她的脚怎么都踩不下去,在心理作用下总是自动收脚,律师叹着气在对面默默地擦着镜片。
            必须往前走,不往前走不行的,是这样吗?困死?饿死?摔死?怎么都是死了吧,感觉还是困死舒服点,摔死太疼了,不往前走了吧?
          站了一会儿,觉得实在太难受,两边都不能动。算了,如果摔死,也不错,觉得疼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应该感觉不到了吧。
          一番头脑风暴之下,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的前前后后,都停着一排车看她玩深渊坠落。这时候,她有一种错觉,感觉一曲圣挽歌正从天上倾泻而下,传入他的耳朵里,太阳的光芒就像神正在她面前显圣。她突然像踏在交响乐高潮的节拍上一样一跃而起,想着就这样死也不错,可她却很快感觉什么东西撞到了她的下巴——一粒粒石块从深渊处浮上来,拼接在了一起。托住了她的身体。她此时确定了一件事,她只要想活着,就不断会有石块给她铺路,让她走到平地上。
          “如果和我走,我会教你,怎么控制自己,不再会有人无故送命。”当女孩走到平地之后律师握着她的手说。
            “嗯,请你一定得帮我。”







    分享本文赚稿费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6-25 14: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