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稿费结算靓号中心
快捷导航

提示:我是默认标题,请删除重新输入!

[复制链接]
WF魏芳 发表于 2017-9-13 17: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咦,一封信,当我打开奶奶护守了一生的这只小箱子,看里面有一封信纸已泛黄,我抽出来看上面的字竟是毛笔写的小楷,日期与爷爷失踪的时间很近,我知道,是爷爷写的,听爸爸说过爷爷酷爱书法,这样多年奶奶还保留着这信呢,看出她和爷爷的感情
      姐,收拾完吗,这些书放哪儿,小弟洛柯看着他十几箱子书站门口说
      嗯,你的书下午我帮你安排,我先去做饭,爸妈带着涬涬快回来了,我拿着信与小弟一起走出房间
      姐,谁的信,洛柯问
      爷爷写的,看,信似乎没打开
      哦,怎么?给谁的,洛柯接过信
      你看看这信吧,爷爷和奶奶都已过逝那么多年,对他们的东西,我也不想在关心。我想给爸妈看又要刺激他们伤心,还是你看看吧,我将信递给洛柯,走进厨房做饭了
      囡囡,吃什么?洛柯呢,这时妈和爸从外面推门进来,向厨房里的我大声问
      刚还在客厅啊,是不是又猫他的鼠巢去了,我从来都管小弟的卧室叫鼠巢
      妈妈,妈妈,我去了超市,五岁的女儿跑进厨房举着手里的玩具冲我幼稚的笑着
      乖,抱起她亲了一下她漂亮清瘦白皙的小脸
      你爸遇到了他的老战友,宋伯伯,他买的水果非要我们带回来给你们吃,洗洗给洛柯送去些,妈吩咐
       嗯,我走来客厅接过水果
       这个老宋啊,真不知道哪根弦上了劲,唉,折腾什么周易啊,还叫我学,哼,老爸边脱外衣说
       我看啊,那个周易他说得还真对,等有了机会我们带洛柯去他家,让老宋跟咱们的儿子好好谈谈,兴许能将他身上……
      妈,说什么呢,我将妈的话急切打住,冲她使个眼色
      哼,还不让我说话啊,这么个大人了,也不找对像,也不出屋,也不去多交些社会上的男女朋友,也不找工作,他想干吗,哼。没想到,我本来想压住妈对洛柯早已习惯的这种身不由己的抱怨,竟让妈来了劲,声音反而大了,我和老爸一时呆了,真的怕了在出现人舌大战,还好,妈也及时停住,没在象以前那样一直唠叨到小弟的房间里去,总算不去刺激小弟还算得过且过,唉,我们这一家啊!
      囡囡,我这几天,你没来,真是急死我了,我刚进门,妈湿漉漉的手抓住我的衣袖
      妈,怎么了,打电话叫我这样急,看这神情,不对啊
      你小弟,这个冤债,唉
      发生了什么事,看您,这样子好吓人
      这几天我以为他的病又犯了,让他吃药,可是他竟不吃药了,可是看他的样子,就跟又中了什么邪一样,房门也不出,吃饭还要给他端进去,怎么跟他说话,他也不插言,真是急死我了。妈小声音的说着,眼湿了起来
      噢,他不是以前总这样子吗?我轻声音说
      以前只是一天,最多两天不说话,可是,自你走后那一天,都十来天了吧,唉
      嗯,我去看看他。我心中也是惴惴不安,这个小弟的抑郁独孤症,让爸妈的心早碎了
      洛柯,当我推开小弟虚掩的门看到他半卧在床上,高大的身体看起来好单薄啊,消瘦俊朗的脸苍白如纸,迷人的眼睛望向窗外,神情是那么的落寞失神,我走近他,坐在他旁边的坐椅上,他并不看我,一动不动,这时我也明白,最好先保持沉默陪他呆上一会儿,可是当我的眼睛看到电脑前那封泛黄的信封时,我突然心中一动,爷爷的小楷,我看到信纸上并不是汉字,而是一些密密麻麻的怪异音符与数字,我拿起纸看着可是什么意思不懂
      你看到了什么,一个冷冷深沉的声音射落我耳畔
      呃,我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呆呆的望向小弟,怀疑这语气是不是他的
      嗯,那里面没有爷爷的消息,小弟竟如此说
      啊,这,这是什么意思,这里面写了什么,怎么不是爷爷的消息呢?爷爷到底去了哪里?我急切的问
      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这些密码我还没有破译完,可能跟一种另类事件有关
      小弟,你不要吓我啊,什么是另类事件,难道里面还有什么重大事发生吗。我举着纸颤抖着声音问
      有一天我会先让你知道一件事,但是,这一切还是先不要和爸妈说好些,他们什么都不会信的,反而更加的怀疑我不正常,我知道,在爸面前我什么都申辩不了,姐,这也是很痛苦的事,也许只有你能帮助我
      嗯,只要你没事,小弟,只要你好好的,爷爷必竟已失踪了三十五六年了,不是吗?我也不想在拿爷爷的事去刺激父母了。我已到了没办法,爸妈的泪我已见了太多次,我这时也控制不住落了泪,洛柯又沉默无语了,我也不能在问他什么,他想说时自然会说的,我默默的走出了他的房间
     他没事吧,这孩子,他跟你说话了吗?妈看我出来问
     没事,怎么看他越来瘦弱了?我差开话题
     哎,他哪有活力奋发的要强的个性啊,从他复员回家后就很少出那个鼠什么来着,窝还是洞,气死我了
      妈,看您真是的,他以后有个对象就好了,我相信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虽然嘴上这样宽慰妈,可是我也明白须要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要用一种什么样的勇气与耐心来面对这个抑郁,独孤,自闭重症的小弟呢
      哼,你们姐弟啊,就没听过我的话,有时我总在想,我们这个家,可真是家门不幸,不是失踪的,就是抑郁的,唉,还有你爸,就是个简直的老顽固,不开化的老顽固     
      哎,说你们的事,别往我身上扯,这叫什么话吗,什么家门不幸,我感觉很好,人这一生遇到什么事都正常,别忘了,我们是军人家庭,有正气,一定要有军人家庭的风气才行,一切苦难都会过去的,生活本来就如战场吗。老爸不知何时站在我们身后,听到妈的话接口道
       哼,别提战场,一提这个我就是气,我看你当兵都当成机械武器了,就是因为这个我就跟他生了一辈子气,我就说咱们家里一定有邪气,可他就跟你拧着不信,真气死我了。妈又生气起来
       好好,不跟你抬杠,邪气,没有不说,就是有什么邪气我也能用军人的正气给你们压下去,我去看看洛柯,刚才我好象听他跟你说话了,老爸侧脸望着我神情刚毅的问
       嗯,还是不要刺激他好点,他心里面很明白,他没犯病。我暗示爸说
       是病就要当病治,成天扯什么鬼气,妖气的,无了。老爸说着走进了洛柯的房间
       老不死的,我们都给他害了,妈就差点起身上去抓爸几下子了
      妈,您不是说让洛柯见见宋伯伯吗,见了吗,我想将妈对爸的情绪错开
      你爸哪让,你宋伯伯都说了,可以带洛柯去外地一个大师那看看,可是你爸就不让,说那是迷信,军人不信这个,对了,你带着‘涬涬’回家来住吧,省得这个家总是死气沉沉的,你那边就你娘俩我也不放心,唉。妈轻叹
      嗯,诺灩的假又往后托了,过年都怕回不来,我轻声说
      怎么,部队上又有什么特殊任务啊
      是,他的那个连,全部选上特种兵了,以后探家的时间可能更少了
       唉,和你爸那时候一样,总接受一些非正常的特派行动,我就说那时不要嫁当兵的,你又不听话,妈虽口说
       妈,他又不是去做坏事,看您,跟军人有仇似的,我打住妈的话,知道妈跟爸因复员的事打了一辈子架,妈喜欢做生意,可是爸偏喜欢当兵,妈和爸这种有缘相守一生却志不同道不合的不应该的婚姻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