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稿费结算靓号中心
快捷导航

叶落惊秋——17

[复制链接]
回不了头 发表于 2017-9-12 10:28: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股市崩盘了。突如其来的暴跌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这其中也包括我。
虽然各路专家都在高呼大家挺住,要相信政府,相信国内的经济,股市马上就面临反弹,但看着那日复一日的绿油油的指数,大家都明白股市完了!
跌的是数字,亏的是钱,没那么几日,我前期赚的利润就亏损一空。很快,本金开始一步步缩水!
很庆幸自己不是一个金钱欲望很高的人,虽然经济上的损失总难免会影响心情,让人会显得有些颓废不振,但总能调节得过来,依旧能吃喝玩乐过着正常的日子。
只是在叶子输钱时再不能肆无忌惮的去援助她。叶子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虽然她表面上不说,但每当她叫嚷着输了多少多少接着委屈的看着我,而我却毫无表示之时,她眼里的失望是藏不住的。
抛开这些,日子其实过得蛮平淡的,也很简单,我也很享受。
我曾提议过让双方父母彼此见个面,结果被叶子否决了。她说她爸到时候会来接她母亲回H市,那时再聚也不迟。我亦应允了。
很快,到了八月初,当初说要来C市看望“嫂子”的哥们终于得以成行。他是我大学室友,当初关系挺不错的,只是大学毕业后就各奔东西,见面次数少之又少。算算上次见他怕是在两年前,有些唏嘘,也不知道他如今怎样了。
说是来看望我,其实也是顺道而已。他因工作去外地,需要在C市叠一下,下午到,晚上又要赶火车离开,时间有些紧。我们计划一起吃个晚饭,自然的,我叫上了叶子,吃饭的地方也是她选的,这方面她内行。
我稍提前一点赶到了约定的饭店,没多久我朋友便风尘仆仆的赶到了。他姓赵,名强,他大学时候挺胖的,客气点我喊他强哥,放肆点的话我唤他死胖子,而他也是如此,不过私下他一般叫我智障舟!
男人之间的久别重逢不会太过矫情,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死胖子,你瘦了挺多啊!”我给他倒了杯茶,打量了他一眼,说道:“你不会是撸多了吧!小心精尽人亡啊!”赵强给我竖了个中指,一脸鄙夷的说:“哥在减肥!你以为都像你!”
我一脸猥琐的道:“不要当了公务员就假正经,当年我们可是一起阅片无数的!”赵强笑骂道:“滚,不要诋毁我。以我当年的爆脾气,早就一巴掌扇死你了!告诉你,我在我单位看谁不顺眼就屌谁!叫他们站着就不敢坐着。”
“我靠!我知道你们家是X市豪门,土豪强不是浪得虚名的。”不觉中,我点燃一根烟,继续调笑道:“X市所有未婚少女都要陪你睡过才能结婚,我知道的。”赵强做了个扇耳光的手势:“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死你!不要以为你是省城舟就不得了了。”
我贱贱的凑了上去,夸张的指着脸说:“你来,你来,赶快打死我!”似乎只有和这些朋友在一起我才能这么肆无忌惮,把自己最最纯粹的一面表现出来!哪怕和已有肌肤之亲的叶子在一起,我都始终是端着的。
两人嬉闹间把菜点好了,赵强忽问道:“你女朋友呢?怎么还没来?”我说:“她刚下班,正赶过来!你咧,还没找?家里没催你啊?”
赵强一脸无所谓,说:“没,家里也催,不过我也任他们去,让我相亲我就去,合适就处,不合适就见一次也不会联系了。这事又急不来的。”顿了顿,他又问道:“你们发展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结婚?”
“还好,大概明年年初吧!”我说:“到时你来不来无所谓,人情到就好,你准备包个多大的红包?”赵强拍着胸脯说道:“兄弟间谈钱伤感情!给红包俗气。你放心我肯定会来的,哪个拦我我打死哪个!”
“呸!”扔掉烟头,我说:“你再不要脸点。”这时,我发现叶子的身影出现在饭店门口,忙站起来招手。赵强也起身回头看去。
叶子也发现了我,笑脸吟吟的快步朝我走来,高跟鞋打得地板哒哒哒的响。待她走到跟前,我签注了她的手,指着赵强说:“这是赵强,你叫他死胖子好了。”然后又对赵强说:“呐,这是我女朋友,漂亮吧,你叫她叶子就好了。”
还未等两人打招呼,叶子忽然脸色急转直下,带着些训斥语气说:“你又抽烟了?”不待我回答,又斥道:“叫你不要抽烟了,难闻死了。”我站在原地,挺尴尬,虽然我算是有错在先,但怎么着也没想到叶子如此不给面子,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
赵强适时的插了进来,他肥肥的脸笑起来挺有亲和力,他说:“这是嫂子吧?这么漂亮,李舟他还真是运气好,能找上你。”叶子可能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妥,又换了脸色,笑着说:“哈哈,是吧,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看上他的!我认识他起就听他说过你,这次终于见到你真人了。”
赵强憨憨的笑到,说:“那他肯定没说我什么好话。肯定都是诋毁我的,你可千万别信。”交谈间,服务员把饭菜端了上来,叶子也没再纠结我抽烟的问题。
点了几瓶啤酒,叶子也调皮的倒了一杯,只是一口下去就皱着眉头说难喝,惹得我和赵强大笑不已。
席间,我问赵强道:“你都在家干些什么呢?”赵强喝了一大口酒,说:“我那小地方可比不上省城的繁华。每天反正就是上班下班的,也没有什么事好干!”随即赵强又一脸得瑟的说:“有时候晚上和同事一起打下麻将,告诉你,我可是打遍X市无敌手,人送外号X市雀王!”
“你都学会打麻将了?”我有些诧异,印象中的赵强是和我一样只爱好点网络游戏的,我说:“你技术行不,不要坑人,而且那有什么意思?”
没等赵强回答,叶子就插嘴进来,说:“你个不打麻将的有什么资格说,你是不知道打麻将的乐趣!”
一说到麻将,叶子就来了兴致,眼冒精光的追问道:“你们打什么麻将?”赵强有些诧异,说:“四川、长沙麻将都打啊!怎么,你也打麻将的?”这个问题我替叶子回答了,说:“她啊,就是一个麻将重度患者!”
叶子白了我一眼,直接呛到:“你懂什么?你不会就不要乱说,你是不知道里面的乐趣!”随即,叶子拉着赵强从麻将的玩法讨论到胡法,进而探讨起各种麻将技巧起来。而我,则成了一个无关的看客。
赵强到是发现了不妥,瞟了我好几眼,好几次想把话题扯开,但奈何叶子不依不饶的回拉,而我更是默不作声,他也显得很是无奈。
终于,酒过三巡,赵强看了看时间,说:“不早了,我等下还要赶火车,今天就这样了吧。”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没精打采的说笑道:“到底是吃公粮的,这工作就是繁忙!”赵强回击道:“哪里比得上你,省城土豪一个。”
“我上下洗手间!”叶子忽说道。我和赵强点了点头,待叶子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赵强忽说:“她这么爱打麻将?那还受不了烟味?哪个麻将馆里面不是烟雾熏天?”
对于这个问题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尴尬的笑了笑,赵强又说:“她不怎么尊重你!”我继续沉默不语,赵强开始打着哈哈,说:“不过呢,这种事情,你喜欢就好,看你自己咯!”我知道赵强的潜台词就是叶子同我并不适合,这话虽然有些刺耳,但总归是他的一番好意,也只有真正的哥们才得当面说出这种话。
我苦笑一声,说:“管她呢,就这么先过着吧!”随后,我喊住了身旁走过的服务员,说买单。
等叶子从洗手间出来,我同赵强已经站在饭店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嫂子,那我先走了。有空和李舟到我家来玩!还有记得结婚一定要通知我!”赵强同叶子作了道别,朝我则摆了摆手,利落的拦了辆的士就朝火车站奔去。
看着远去的车影,本来满是老友相聚的喜悦,现如今却充斥着惆怅与迷茫,脑子里总回想着赵强那几句话。
其实我自己心底又何曾没有这么想过,假若我自己内心坚定,单凭赵强这么几句又哪能动摇我半分。我只会嗤之以鼻,粗言以对!只是说我自己也曾怀疑叶子是否适合我,而赵强这番话,将这份怀疑的缺口进一步拉大!
与叶子如同往常一般,手拉手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心情似乎颇好,一路蹦蹦跳跳,嘴里哼着小调。我问道:“你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叶子说:“我不每天都这样么?而且又没什么难过的事情,干嘛不过得开心点呢?”我笑道:“不可能,平时你上完班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今天一定有什么喜事!”
“不愧是我男人,有眼力!”叶子夸张的拍了拍我肩膀,说:“跟你说咯,今天我的护肤品卖出去一个大单,你猜我赚了多少?”我说:“五六百?”叶子翻了个白眼,说:“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五六百也叫大么!告诉你,是一千二!”说完,叶子还用她的纤纤玉指比划着数字。
“还好啦!”我没什么太大反应,说:“还不够你一场麻将输的!”叶子听后,故作一脸狰狞,手舞足蹈的说:“好想好想捏死你!就你这臭嘴,我输牌估计就是你在背后诅咒的!”我轻轻拍了下叶子臀部,说:“好了,别闹了。”
叶子朝我吐了吐舌头,倒也没再瞎疯,两人一前一后继续向前走着。在一个红绿灯路口,两人站定,肩挨着肩,我忽说道:“你猜刚你上厕所的时候,我同学和我说了什么。”叶子问道:“说了什么,不会说了我什么坏话吧?”我故作云淡风轻的道:“他说你不怎么尊重我。”
一瞬间,叶子脸色骤变,她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她挣脱了我的手,说:“你几个意思啊?我不尊重你,那你去找一个尊重你的人啊!”我有些莫名其妙,我知道当我说出那句话,叶子会发火,但这个发火的点却是我意料之外的,我赶紧又拉住了她,苦笑道说:“这话又不是我说的!我只是当个笑话告诉你听而已,你发这么大火干嘛?”
叶子没有听我解释,只是一脸怒气冲冲的向前冲去,力气之大连带着我也踉跄着脚步往前走了几步,若不是红灯,估计她都已经冲过了马路。见此情景,我没法了,只得卖了赵强,哄着叶子道:“你别生气了,当时我就给了他两耳光,训斥他怎么能这么说他嫂子!”这时,叶子脸色才稍缓,但依旧一脸忿恨,嘴里嘟囔着道:“你朋友什么意思嘛?我又没得罪他。”
“你管别人说什么,只要我觉得你好就行啦!”我赶紧见缝插针,恭维了叶子一番,并转移话题道:“嘿嘿,后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不?”叶子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说:“知道咧,你生日嘛!我怎么敢忘记,那多不尊重你。”我苦笑道:“你看你,又来了,都说了我眼里你对我是最好的了!”随即,我舔着脸问道:“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叶子想了想,说:“礼物?我还真的没有想过,你要什么嘛?不过先声明,贵了我可买不起!”看叶子这么一副不上心的样子,我真有些心灰意冷,略带脾气的说:“我要的东西还真不贵,应该十几块钱就好了!”叶子好奇的问道:“这么好打发,是什么?”我两手一摊,说:“结婚证啊!多便宜!”
“呸!拉倒吧你!”叶子一脸不屑,说:“都说好了,那是明年年初的事,你到底急什么?没事就老是念着这个事情,我耳朵都起茧了!”
到底是急什么?大概是我总觉得我与叶子等不到明年年初吧。当然,这个原因是说不得的,说出来估计真的就是一场暴风骤雨了。我没精打采的说:“那你送什么嘛!”
叶子轻轻掐了掐我胳膊,得意的说:“李大爷,你放心啦!你的礼物我早想好了,绝对不得亏待你的!”我有些意外,说:“真的?那你前面还问什么?”叶子鄙视的瞪了我一眼,说:“那是逗你玩啊!笨死了,没一点情趣!我怎么找了你这么样的一个男人,唉!”看叶子最后那一声夸张的叹气,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好了啦!我笨,我知道的。”
此时,人行道对面的信号灯转绿了,我同叶子互相依偎着,伴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通过了马路。
向左,是去我家,向右,是去她家!两人默契的转身面对面对视起来,我先开口道:“去我那坐坐吧!”随即我压低了声音,暧昧的说道:“你看你都好久没陪我了!”叶子皱了皱眉头,说:“什么叫我没陪你?昨天,前天我不都陪你了么?我妈都老是说我,没几次在家吃晚饭的!而且我大姨妈来了啦!”
叶子说了许多,但对我来说唯有最后一句才是重点。我有些疑惑,问道:“不是吧?按道理,你亲戚应该走了才对!这次是来得晚些还是来得久些啊?”叶子哭笑不得的说:“你倒是记得蛮清楚嘛,是不是算着我姨妈该走了就又想什么歪主意了?色鬼!”
我当然是竭力否认,叶子又一脸郁闷的说:“这次我大姨妈确实延后了好些天,而且也不多,都只有一点点,好奇怪的。估计就是吃了我妈做的那些补品,闭经了。”听了这话我也未曾多想,说:“少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药三分毒,你再是中草药,吃了也难免有些不可预知的坏处,像引起内分泌失调之类的挺正常啊!”
叶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有那么些道理,回去我就和我妈说!那我今晚就不去你那了,等下我妈又不开心。我自己回去就好了。”我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说:“好吧,那你等下回去的路上小心点!”
“放心啦!”叶子说:“我又不是小孩了,这条路都走了好多年了,而且现在也不是很晚!”随即叶子又一脸抱歉的道:“对了,明天我单位搞活动,也不能陪你了!”我作着伤心欲绝的表情,说:“不带这样的吧。明天我就谅解你一次,后天我生日,不管怎样你都要陪我!”叶子说:“放心啦,后天不管怎样,我一定都来陪你的!所以你就乖乖等着我的礼物好了。好了,不说了,我先回去了!”
“嗯,拜拜!”我朝叶子挥了挥手,叶子笑了下一扭腰肢便背向我离开了,我也转身向家走去。
没几步,心血来潮间我忽又回头望去。很是期望能像影视剧中那样,恰巧叶子也能回头,两人再相视一笑,只是现实终归是现实,慢慢的,叶子的背影消失在远处的霓虹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