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稿费结算靓号中心
快捷导航

[原创连载] 叶落惊秋——16

[复制链接]
回不了头 发表于 2017-9-12 10:18: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叶子母亲来C市有些日子了。在我的催促下,终于在一个周末,她买了许多虾,邀我去她住处吃午餐,并嘱咐我顺道带些辣椒之类的调料,至于其它,提点水果,给她外甥女买些零食就好了。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来到了她家,她妹妹和她外甥女也在,加我,一共五人。三个女人,一个男人,一个小孩。
她母亲显得很年轻,观其模样,想来年轻时也应该很标致,哪怕是现如今也显得挺有气质。虽然岁月在她脸上不可避免的留下了许多痕迹,但人依旧显得很精神,衣着不华丽贵在精致。
进了屋,我立马客客气气的对叶子母亲说:“阿姨,您好。不好意思,来麻烦您了。”并对叶子妹妹点头示意了下。由于紧张的缘故,人显得很是拘谨,本就认生的我站在原地显得很是木讷。
叶子母亲还算是挺热情的,说:“是小李吧,来吃个便饭还提这么多东西干嘛!”然后转头对着叶子喊道:“小叶,小李来了你也不晓得来招呼一下,赶快过来帮忙提下东西!”叶子这才不情不愿的放下手里的手机,走过来帮我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餐桌上。
“小叶,你好些招呼下,我先去厨房做菜了。”她母亲笑着朝我点点头,说:“小李,你随便点,就当在自己家一样,我先去厨房做下饭菜,很快就好了。”说完,转身便走开了。
随着叶子母亲的离开,我总算舒了一口气,叶子忽凑了过来,幸灾乐祸的说:“嘿嘿,现在体会到我去你家的感觉了吧?”我白了她一眼,没有理她,偏头望向她外甥女。
小女孩白白胖胖,特有的婴儿肥很是可爱。应该有些认生,她唯有在我进屋时看了我一眼就再未理睬我,一门心思都在同她妈妈玩着游戏。
我凑过去摸了摸她脑袋,说:“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她怯生生的看着我,眼里尽是疑惑与茫然,始终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直至她母亲说道:“天天,叔叔和你说话呢?你怎么不回答呢?”这时,小孩才用稚嫩的声音答到:“我叫天天,今年四岁半了。”说完,又闷头和她母亲嘻戏起来。
她妹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说:“小孩子害羞,抱歉啊!”我说:“没关系啦!”叶子妹妹又说道:“今天你有口福了,我可是买了好多小龙虾,前面刷得我妹妹手都痛死了,等下你可要多吃点!”
“肯定的,早就听说你妈搞的饭菜好吃,所以今天特地来蹭饭的!就是辛苦你妈了。”我转头看向叶子,问道:“你妹妹洗虾,那你干嘛了?”
叶子一脸坦然,说:“我什么都没做啊,累死人了,好麻烦的,我只负责吃。”叶晰也接过话,说:“要我姐干这种事,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本以为叶子也会为之羞涩一下,哪想她只是高傲的一仰头,用鼻腔哼了一声,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在客厅坐了一阵,同两姐妹扯了下闲谈,忽想起也该在未来的丈母娘面前表现下。同叶子姐妹俩打了声招呼,便往厨房走去。
“阿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看到叶子母亲忙碌的身影,我赶紧讨好的说到。叶子母亲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说:“不用不用,小李你去和叶子说下话就好了,我这也就两个小菜了,马上就好了。”
我继续坚持的说道:“没事啦,阿姨。我在客厅也挺无聊的,您看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叶子母亲沉吟了一阵,说:“那你帮我把那些小菜洗下,切好就可以了。”
我听后连忙开始工作起来,只是基本算是毫无经验的我显得那么笨拙,手忙脚乱的。叶子母亲忽冒出一句:“小李,你平时也不怎么做饭菜吧?”这话让我很是汗颜,但也无从反驳,老老实实的应到:“是的,一般都在我妈那吃饭,或者外面吃。”
“嗯,现在你们这些年轻人都这样,不愿意下厨房!”叶子母亲麻利的炒着菜,嘴上也未停止说教:“不过,还是要会点得好。在外面吃总归不那么干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得又多,而且也很不实惠。”
我不敢打反口,连连表示会努力改进。接下来的时间,与其说我是在打下手,更不如说我只是个陪聊者,要不是叶子母亲有许多东西要询问我,怕是早把我赶了出去,毕竟厨房太小,多一个人显得异常拥挤。
期间,叶子母亲问了我的工作、年纪、爱好、家庭。甚至问起我与叶子交往的的经过,以及我父母对叶子的态度。当她说起叶子,忽然叹了口气,说:“我家叶子其实挺善良的。虽然年纪比较大,但很多时候还像个小孩子,不怎么想事。喜欢耍小性子,什么都尤得自己,不怎么考虑别人,而且喜欢挑剔,什么都想要最好的,在过去也为了这些吃了好些亏!不像她妹妹那么好相处!”
对于这番话我还是相当认可的,叶子确实比较挑剔,按照她的话说,她的世界里就没有将就,尤其是对于美食和爱情。但我还是反驳道:“还好啦,阿姨!叶子都还挺好的,相处起来也很愉快!”
她母亲笑了笑,说:“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清楚,你也别刻意说她好话了。”我听后,只得讪笑的挠了挠头。
饭菜很快就好了,几个家常菜,还有一大盆小龙虾。小龙虾味道确实挺不错,色香味俱全,看来花了不少的功夫。
大家都没讲什么礼节,菜上桌后,摆好碗筷,便就开动了。我更是不间断的称赞着饭菜味道好,虽然有些太过刻意,但叶子母亲也还是显得很开心的,她说道:“我就是看天天放暑假了,才特意来C市的,一是带她见见她妈,二呢,就是想给她们改善下生活。像她们每天上班,下班根本不会想着自己做饭的,长期在外面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身体肯定不会蛮好的。”
我很理解叶子母亲这份心情,就如同我妈一样,总叫我去她那吃饭,哪怕我也是快三十的人了,她依旧担心我吃不饱吃不好吃不按时。忽然,叶子母亲话锋一转,说:“我和你们爸为了你们两个女儿啊,可都是操碎了心!你们都也老大不小了,我来时,你们爸对我说,你们谁先结婚就给个大红包!”
不知道这话是不是意有所指,更怕言多必失,也就没有接话,倒是叶晰大大咧咧的边啃着虾说:“妈,这事情谁说得准,又不是我们不想!但这真的急不来啊!”
她母亲笑了笑,对叶红说道:“从小呢,我疼你姐姐比疼你多。那时候家里条件也就那样,只能供一个孩子读大学,就选了你姐姐!你也不要太在意,不要怪我们!”叶子母亲顿了顿,又说:“哪想你姐呢也是稀里糊涂的一个人,读书就谈爱去了,什么都没学到。毕业了托她叔叔给她安排了个好工作,结果她又自作主张的辞了!都快三十了,还没结婚!”语气里尽是埋怨。
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开始变得沉闷起来,叶子的脸色更是有些不太好看,她扒饭的筷子敲得碗壁叮当响。叶晰适时打破了尴尬,直截了当的说:“妈,你觉得在这种时候说这些合适吗?”
我其实很喜欢她妹妹的性格,从某些方面来说她比叶子更加适合我,也更加适合我这样一个家庭背景,偶尔也曾想着,假使她俩换一个个性该是多好!
她母亲再未说什么,大家开始认真的对付着小龙虾,偶尔说些轻松的事情,例如叶子外甥女的一些糗事,气氛也好转起来。
饭后,叶子母亲和叶红带着小姑娘去外面玩耍。而我则留了下来。
待我把碗洗了,弄了下厨房卫生,叶子早已经躺在了床上,只是一脸寂寥,有许多心事的样子。
我躺到了她旁边,将她搂入怀里她,手轻轻在她背上拍着,说:“你怎么拉,还在为你妈开始的话郁闷啊?”
“不是!”她说,“是上午我妈问了我,问我们发生关系没有,叫我好好注意,不要重蹈覆辙!要我踏踏实实点,如果我和你感情不错就早点定下来!”对这话我一万个赞同,试探着问她:“那你是怎么说的?”
叶子没有回答我,转而挣脱了我怀抱,一脸厌恶的转过身去,说:“你身上好大一股洗洁精的味道,难闻死了!”
看着叶子的后脑勺,我有些无语,对她这种时不时就来下的莫名其妙的小脾气有些深恶痛绝。我没有再理她,自顾自的打起瞌睡来。忽然,隐隐约约间,似乎听到叶子在哭泣,瞬间没了睡意。
我爬起身,把叶子翻过来,只见她已经满脸泪水,咬着嘴唇小声的抽泣着。我心疼的帮她抹去泪珠,说:“叶子,你怎么啦?怎么忽然哭了?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
叶子一下扑到我怀里,梗咽的说道:“我妈的话让我一下又想起了前面的事,我想起了我前面那个孩子,还没出生就被我害死了,我好害怕,害怕以后会遭报应,会不能怀孕,不能当妈妈。”说着说着她就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叹了口气,其实挺不想总听到叶子这些前尘旧事的,但叶子总时不时让这些过往也在我脑子里过一遍。
我扯了一张餐巾纸,抹去她的泪水,说着不知说了多少次的话语宽慰着她:“你别想太多了!那不是你的错!不管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我不会再让你受那样的伤害的!”
叶子仰起小脸看着我,说:“我们上次没做措施,假设我怀孕了呢?”我没有犹豫,斩钉截铁的回答道:“那我们就结婚,我娶你,你生下来!就这么简单!”
叶子使劲的搂着我,有些歇斯底里的亲吻着我。良久,应该是累了,她又把头埋在我怀里,沉沉睡去。脸上还带着泪痕,眉头禁皱,显得不怎么舒心。
我叹了口气,被叶子这么一闹,心情也不怎么好了。有那么一刹那,我甚至都开始质问自己是不是真的选定了叶子!这次我犹豫了,我的内心考虑了三秒,最终给出一个不怎么坚定的答案:我该同叶子这么一直走下去!
我失了睡意,虽然叶子就在我怀中,但一股寂寥感油然而生。我有些落寞的隔着叶子望向窗外。那株枫树长得正盛,枝繁叶茂。那绿油油的叶子,早已不是春天的嫩绿,鲜绿的颜色。那如同质地极棒的缎子,油油的,亮晶晶的,只淡淡的瞅一眼便心满意足。
只是,它还能绿多久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