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投稿客 返回首页

大肥一郎的个人空间 http://tougaoke.com/?1096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事业线不显,柳岩清纯变身!

已有 48 次阅读2018-6-27 09:27 |个人分类:人物| 柳岩, 澳门街头, 曼妙少女, 清纯女孩


路过

鸡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大肥一郎 2018-6-27 09:28
柳岩澳门街头换装变都市伊人, 坐旋转木马,浪漫似少女!
回复 大肥一郎 2018-6-27 09:30
柳岩都市伊人形象现身澳门街头,她换三套不同风格的裙装:紫色碎花露肩纱裙素雅清新、黄绿撞色几何条纹针织连衣裙优雅时尚、白色荷叶边裙恬静淑丽,柳岩皮肤白皙水嫩,黑发大方端庄,在购物天堂澳门玩旋转木马、逛精美商圈、赏城市夜景。
回复 大肥一郎 2018-6-28 09:04
好电影分两种,好看的、会呼吸的。好看的电影成千上万,但能够被时间记住,载入经典名录的,占不到好看电影的百分之一。而那些被载入经典的,就是会呼吸的。会呼吸因为有生命力,如同一本名著,可以在你人生的不同阶段,不同年纪,带给你不一样的鲜活感受。哪怕你最初什么也看不懂。《阿飞正传》即是如此。知道王家卫的都知道,《阿飞正传》,是他的成名作,这部时隔二十八年现如今重映的经典奠定了王家卫所有电影的基调与风格。这部电影,是一切的开始,那只飞啊飞啊的无脚鸟穿行于香港电影的黄金岁月,飞过王家卫最旺盛的公元一九九0年代,飞过张曼玉、梁朝伟、张学友、刘德华一众巨星的青葱岁月,并且最终在戏外飞进了主角张国荣的命运,为这个遥远的故事写下最为哀伤的一个结局。

张国荣,最终凭借该片拿下金像奖影帝,很多事儿都是事后想起才会生出叹息,拿奖的那年他不在香港 —— 这是他人生中唯一 一座金像奖。这在张国荣的从影生涯里,是历史性的一刻,打破了他在金像奖上多次“提名而不得”的炮灰历史。要知道,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金像奖,其含金量不是今天可以比拟的。公元二00五年,金像奖选出“一百部最具代表性的中国电影”,《阿飞正传》名列第三。业内业外,任何人都不敢轻视这部电影,它是王家卫登上文艺片顶峰的绝对代表作,也是王家卫个人风格成形的最重要的标志。《阿飞正传》也是“苏丽珍”故事的开端,把“六十年代三部曲”放在一起,正是因为苏丽珍在《阿飞正传》始终没能得到那个“一分钟的朋友”,后面的一切故事才有了继续的可能。

对很多人而言,苏丽珍,占据着心中一份永恒的柔软和珍贵,这柔软和珍贵还只能属于张曼玉。在之后的岁月,梁朝伟可以接替张国荣挑起大梁,却始终没人能取代苏丽珍的位置,后来的章子怡不行,巩俐也不行,王家卫早期电影中的羞羞怯怯,可望而不可及,只能属于张曼玉。这一代的观众可能并不能够体会,王家卫借着“苏丽珍”这个名字,给热爱他的观众,造过多么旖旎的一场美梦。不管是《阿飞正传》里衬衫直裙、怯怯哭着或笑着的苏丽珍,或是《花样年华》那二十三套旗袍映衬下,在香港一九六0年代的街巷中美而不自知的苏丽珍,还是几年之后《二0四六》在计程车后排闪了一下自此消失不见的苏丽珍,十四年的时间里,借助光与影的神奇力量,“苏丽珍”成了很多影迷心尖上的名字,她连接着逝去年代只能遥望的一种腔调,一种看得到抓不着的好。

流光,容易把人抛,《阿飞正传》之后的漫长岁月,张国荣成了传说,张曼玉息影多年,专心唱歌的张学友最近开演唱会帮忙抓了不少逃犯,刘嘉玲在内地综艺节目的大姐大人设里找到了自己,这其中对演戏最有天分和痴念的梁朝伟,在《一代宗师》后也再没拿出什么像样的作品。但不管电影之外有多少唏嘘的往事,多少追不回的岁月,《阿飞正传》本身,封存了一众人最美妙的一段年华。那时候所有人,都正当年,从哪个角度拍,都好看。

公元一九九0年,从歌坛杀到影坛的张国荣可能都还没意识到,自己具备王家卫电影中那独一无二的气质。那一年,刘德华和张曼玉,都还没有摆脱花瓶的称号,张学友,也不是歌神,梁朝伟,也还没有找到拍戏的门路,坊间流传的他因为重拍几十次一边擦地一边哭的段子,正是出自《阿飞正传》。电影之外,《阿飞正传》好像给所有人开了光,很难想象接下来的十几年如果华语影坛没有王家卫、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这几个名字,究竟会失去多少光芒。虽然这部片子当年让电影公司赔得底儿掉,但二十八年过去,时间,证明了它的价值,香港电影再往后发展一百年,这片子也掉不出前十。

抛开一众巨星带来的光环,最重要的是,作为电影本身,《阿飞正传》,真的做到了足够好,那是光影和时间的魔术,凌乱中自有秩序的剪辑,灰暗又浓烈的色彩,矫情得适可而止又恰到好处的台词,以及王家卫电影中永远不能忽略的配乐,每一帧画面都隐含着饱满的情绪,闭上眼睛随便想起哪个画面,依然能跌堕进那个久远的故事,陪着那只无脚鸟默默再飞一程。和之后双线乃至多线叙事不同,《阿飞正传》中张国荣,是绝对的主角,光线昏暗的出租屋内,张国荣穿着白色跨栏背心那段独舞,是华语影史最为经典的一个片段。在华语影史的男性角色中,霸气的有,沉重的有,风流倜傥的有,温文尔雅的有,唯独《阿飞正传》里的旭仔,骨子里渗出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性感,他吊儿郎当地出现在每个人的生命中,又不管不顾地消失掉。但你还是会爱他。

大约没有哪一部导演的作品,能同王家卫一样,嵌入记忆的同时,也嵌入了人们的意识与性格。即使不熟悉他的人,十有八九也听过无脚鸟的传说,听过那句“要记得的我始终都会记得”,当然还有“一九六0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缩小到感情世界,自《阿飞正传》开始,王家卫的电影首先提供的是情绪与姿态。旭仔的浪荡疏离在这二十八年中不知抚慰了多少同样孤独无依的灵魂,而他寻生母不得后,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里甩大步离开的镜头,大约教会了无数的文艺青年,在任何时候,不想伤得更深,一定要懂得先走。

苏丽珍和露露,一个隐忍自尊,一个卑微热烈,大体也勾勒出爱情中最常见的两种态度。除了《重庆森林》中的王菲与梁朝伟,王家卫从没讲过一个皆大欢喜的爱情故事。要么是得不到,要么是错过了,世间事大体如此,王家卫很少在电影里灌迷魂汤。但如果把王家卫的电影单单看成香港爱情故事也并不全面。杜琪峰曾这么评价《阿飞正传》,“王家卫实际上只拍了这一部电影:后来影片中的人物都能在其中找到原型,而主题永远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疏离与亲近,拒绝与接纳,逃离故土与寻找自由。”《阿飞正传》出现在香港经济腾飞的公元一九九0年代,旭仔面对生母和养母的困惑和纠结,也是那代香港人的困惑与纠结,这份困惑与纠结深埋在几代香港人的血液里,细细想来,尽是宿命之味。

一个时期的流行文化,也是这个时期的一部分历史。王家卫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舟山,公元一九六三年才随父移居香港。半个多世纪的时代风云,东方之珠,是一代中国人的避风港。如果把视野拉得足够广阔,几十年后,王家卫的电影其实是提供了一个对照,如果那几十年里,一个地方街市太平,没有天灾,没有人祸,没有没完没了的政治运动,在天时地利的时候,那里的人,会过着怎样一种生活?王家卫给出的答案是,经济起飞的快乐里,不知身在历史何处的迷惘。因迷惘而颓废,因迷惘而幻灭,又何尝不是过往年代身世飘零的港人集体心境的一种写照。

时间,都走远了。所有飘零,都成了往事。仙逝的“香港文学一代宗师”刘以鬯先生被视作王家卫文学老师,他深深影响了王家卫的电影创作,电影《花样年华》中那句著名的台词,正是出自刘以鬯的小说《对倒》 ——“他想起消逝了的岁月。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刘以鬯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镇海。是真真正正经历飘零的那代人。一个导演能逃脱自己熟悉的时代吗?这将是个永远的天问。王家卫熟悉和擅长的,一直是隔着玻璃的香港六零年代,而香港公元一九六0年代的底子,是二0三0年代的上海,乃至更古旧的那个中国。

从《阿飞正传》开始,王家卫喜欢用浓烈阴暗的色彩来给观众树立第一视觉刺激的手法,就变得越来越明显。
有的导演侧重场景布置,有的导演侧重镜头语言。王家卫显然属于后者,随便给他一个犄角旮旯,他都要把那份脏乱颓靡拍出艺术气息。而且王家卫有一套属于自己的镜头推进方式,让人在颓丧之中,感到目眩神迷。演员同是,高冷也好,可爱也罢,几乎每个女演员到了王家卫镜头下,都可以变得风情万种。于是你看王家卫的电影剧照,常常感觉那是一副油画,底板色彩重,演员气息更重。

谁都知道,《阿飞正传》的背景,设定在公元一九六0年代的香港,以旭仔为代表的每一个角色,无不透露着时下港人的漂泊感,和迷失的归属感。孤独与渴望、迷失与追寻、存在与堕落,这些感觉,都被王家卫用蓝绿色调的画面呈现出来,饱满得如同福尔马林,浸透观众的每一寸肌肤。按照今天的价值观,《阿飞正传》讲的就是渣男和一堆备胎的故事。立意消极,思想华丽,满目悲伤,听起来很郭敬明。但它的悲伤,不是郭敬明式的悲伤;渣男,也不是何书桓式的渣男。确切说来,《阿飞正传》是没有故事的,这是很多文艺片的共通点,故事一旦成形,难免显得太商业,而实际上我们的生活,大都构不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只有片段和人物。然而好导演,就是把片段和人物拍成了文艺片,菜导演,则把片段和人物拍成了广告。

很多人喜欢讨论旭仔爱的到底是张曼玉饰的苏丽珍,还是刘嘉玲饰的咪咪,这个问题如果有答案,旭仔就不是一直飞一直飞的无脚鸟了。他一生都在追寻“答案”这种东西,最典型的当然就是他关于“生母是谁”的追问。影片借养母之口,为旭仔的颓靡堕落设置了这个看似牵强的理由:寻生母而不得,缺乏家庭关爱的旭仔,自然而然成长为一个对女人和自己都不严肃的浪子。但这只是王家卫刻意为之的表象化表达,追寻生母不是旭仔自甘堕落的理由,而是借口。他需要一个支点支撑着他一直飞一直飞,停下就只能死亡。如同被时代裹挟的一代港人,生活若没了意义,没有对抗的对象,就只能自寻快感。可摸不到的东西终究是危险的,就像影片最后旭仔自己所说,其实他从来都没有飞起来过。

同样努力让自己飞着的,还有表姐比自己生活在更好阶层的苏丽珍、做舞女的咪咪、只能给旭仔当小弟的张学友饰演的歪仔、天天夜里巡逻的刘德华饰演的超仔、以及靠高额抚养费和养小白脸活着的养母。王家卫的另一个特色是:金句旁白。而《阿飞正传》里的金句之多,足够你抄两页笔记本了。除了流传最广的“无脚鸟”,当然就是那句“一九六0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的撩妹神句。很多人因此倾向于把第一女主的位置颁给苏丽珍。而且结尾处超仔问旭仔,还记不记得一九六0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那一分钟,你在做什么?旭仔只是说,告诉她我已经不记得了。

这个镜头,看得人胸口发闷,人生所有的堕落和讥虐,到头来都逃不过悲凉。看似被伤害的是两个女人,其实最后被反噬的,还有自己。毕竟这世界上最无法实现的妄想是:有情人自我欺骗,想变成无情人。爱过或不爱过都不重要,这不是王家卫想表达的主题。旭仔会认真撩,也会不认真爱,生活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旭仔只是把“太认真你就输了”完美贯彻到底的一个人。在终于找到生母,而生母却不愿意见他之后,旭仔选择头也不回的走掉。他说:“当我离开这个房子的时候,我知道我身后有一双眼睛看着我,然而我是不会回头的,我只不过想看看她的样子,既然她不给我机会,我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相比无脚鸟,这是全片希瓦最爱的一段台词,人生已然被“自甘堕落”定义的旭仔,习惯了用对抗来装饰无意义的生活。这和那段经典的阳台独舞一样,都是生活的仪式,他其实陶醉其中。

现如今时隔二十八年再回看这部作品,会因为张国荣的逝世,感受到更多的疮痍和悲伤,忽略了公元一九九0年代那份自虐的快感。这种快感,是对颓靡和堕落的叫好,对灵魂的戏虐。王家卫是一个仪式感很重的人,他的文艺片,不止要散发气息,还要丧心病狂地表达欲望。旁白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般来说,十部有旁白的电影里,有九部都是不讨喜的,因为大部分的旁白,都在试图给剧情作注释,这从根本上违背了“好电影就是能用镜头表达的语言绝不用台词表达”的定理。但王家卫的旁白,可以获得观众的迷恋。这是因为他的旁白从不试图注解,仅作为剧情表达的一部分存在,主角只是在说他想说的,至于爱懂不懂,就随你了。那些没有逻辑像耳边怩语一样的东西,迷幻灵动,彻底蛊惑了观众的心。

其次,《阿飞正传》还有一个必须一提的地方,就是最后三分钟梁朝伟的那段神级表演,这段表演多年来引起过坊间的各种猜测和解读。其刻画的是一个绅士赌徒出门前准备的全过程。修甲、穿衣、梳头、理钱、熄灯,所有动作都被梁朝伟一气呵成,配合《何去何从》的音乐,这段戏足以让无数影迷高潮。不过,这段表演曾让梁朝伟崩溃,因为王家卫不断地让他重演,不提改进意见,只是重演、重演、重演,一遍又一遍,严重打击了梁朝伟的信心,梁朝伟于是怀疑自己不会演戏,回家就崩溃大哭。恐怕也只有王家卫,能把顶级男神磨成这样了。其实这三分钟,是为《阿飞正传》的续集做铺垫的,奈何续集难产夭折,感兴趣的影迷,不如看看《花样年华》作为弥补,也是很享受的。

公元二0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时隔二十八年,《阿飞正传》终于在内地院线重映了。严格说来,《阿飞正传》还算不上重映,毕竟它从未在内地上映过。可是早在一年以前,邻国韩国,就替我们重映过这部影片,还精心制作了一张全新的海报。可见韩迷对张国荣的喜爱之深。甚至时至今日,我们还能从很多热播的韩剧韩综里找到哥哥的痕迹:相比今天昙花一现的流量王,巅峰时期的张国荣,才是名副其实的亚洲巨星。除了张国荣,还有梁朝伟、张学友、刘德华、张曼玉、刘嘉玲,每一个名字喊出来,都可以代表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
这样的阵容可谓是后无来者,此生怕没有机会再见到了。就算抛开它堪称伟大的阵容不谈,《阿飞正传》也值得我们花钱买票,因为生活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帮你把志同道合的人齐聚一堂,感受一部好作品。这是给影迷的一份礼物,那里有与你惺惺相惜的人,同你一起搅弄灵魂。

重看《阿飞正传》,除了更为细腻的感受了一把王家卫的电影美学,还更为侧重的看到了片中对女性情感的表达。以前看很多遍《阿飞正传》都把重心放在了张国荣饰演的旭仔身上,他的那种放纵不羁与内心深处的孤独与忧伤,总能轻而易举地将人抓住。张国荣本身的气质也为这样一个角色添加了不少的魅力。加上王家卫赋予的文艺气息浓烈的台词,很难不被这个角色所吸引。但这次再看,注意力全然被两位女性角色所吸引:张曼玉饰演的苏丽珍,刘嘉玲饰演的梁凤英,在王家卫的审美体系里,杜可风的镜头下,显得既有清纯动人的一面,又有风情多姿的一面,隐隐绰绰的,散发着女人独特的魅力。但其实,在《阿飞正传》这个故事里,两个女性角色在某种层面上都挺悲情,挺惹人怜的。

苏丽珍相对单纯,因为旭仔的一句“一分钟朋友”,心心念念的就爱上了他。她代表了传统的那类女性,期望着和旭仔结婚。但旭仔明确表示不会和他结婚,并冷淡的结束了彼此的情感关系。但苏丽珍看似伤心决绝,不愿再找他,最终却还是再次来找他。在黑夜里等他,在暴雨中想他,甚至放下姿态,说不要结婚也行,只要在一起就足够。可旭仔没有再接受她,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关怀,冷冷的处理,令苏丽珍伤心得近乎迷失自己;刘嘉玲饰演的梁凤英,也自称露露、咪咪,看起来随性风尘一些,但一旦爱上旭仔,也没能避免被冷冷抛弃的命运。她倒是敢于和旭仔闹腾,但即使是争吵,也最终主动和好,服服帖帖的讨好旭仔。在旭仔离她而去,她也陷入了伤心难过的境地,也在雨夜迷失自己,任由雨水拍打在身上。

她和苏丽珍,都有一个真正喜欢她们的男人,一个是刘德华饰演的后来跑船的警察,一个是张学友饰演的旭仔善于爬楼的像小偷的朋友。但她们并没有和他们发展出情感关系,而是仍然对旭仔念念不忘,后者甚至还远赴菲律宾寻找旭仔。这两个女性角色,如果以客观的角度来评判,都挺痴情的。她们付出的情感是真挚的,是毫无保留的,即便被旭仔用花言巧语“欺骗”,被他抛弃,也还是怀抱着希望。

当梁凤英跑去和苏丽珍找旭仔时,两个人其实都挺让人心疼的。她们对旭仔的爱,所表现出来的执着与“痴傻”。但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仍然还是会把注意力聚焦在旭仔身上。因为很大程度上,他也是一个可怜之人。女性似乎总是轻易就对可怜之人投入情感关照。倒是刘德华饰演的超仔比较好男人,他愿意陪伴苏丽珍,愿意默默等候她的电话,愿意直言旭仔那个“无脚鸟”的故事纯粹就是欺骗女人的谎言。《阿飞正传》对女性情感的表达,值得关注和体会。

回首光影里的这些故事,会莫名生出许多安慰,在电影没被这个时代的糟糕审美摧毁之前,过去那些秉承着诚意和真心,很多时候也有主创偏执和顽固的作品里,留存了过往岁月那些似有还无的伏线,像是经历一场又一场梦,而又能心甘情愿地相信,在过往年月,所有的人和事,都真的发生过。那些缓慢,优雅,克制,想得而不可得,都真的发生过。在人与时间的较量中,时间是永远的获胜者。被今天粗制滥造的电影持续荼毒的观众们,或许真的可以走进电影院,看看二十八年前的《阿飞正传》,看看那个年代的青春故事是如何讲述的,看看我们曾经拥有过什么,又永远地失去了什么。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享有发布权及编辑权,且享有代替作者维权的权利 ) 知道创宇云安全

GMT+8, 2018-7-21 09:5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