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投稿客 返回首页

大肥一郎的个人空间 http://tougaoke.com/?1096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致阴阳合同者

已有 101 次阅读2018-6-8 08:55 |个人分类:热议| 崔永元, 冯小刚, 刘震云, 阴阳合同, 明星逃税


不愧是和方舟子较量过的斗士,崔永元持续了战斗了好多天,现如今依旧战力爆表。一个人挑战娱乐圈的丑陋、犯法现象,却还要顶着巨大的压力。真真的,不容易!昨天崔永元继续发微博,爆料了更大七亿五千万的阴阳合同,更多的人牵涉其中。今天,崔永元再度更新微博,喊话那些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的人,赶紧去自首,不要再打招呼说情了。

谁都知道,崔永元此次的爆料,牵涉面非常大。也因此很多人自从崔永元开始爆料合同的时候,就开始找人托关系,打招呼,说情。为此,崔永元明确表示:别再来说情打招呼了,我心肠软,要不,你们去自首吧。不得不说,崔永元,已经把话说绝了,不再给那些阴阳合同、偷税漏税者任何后路。其实,无论从个人角度还是法律角度看,崔永元这样做都是非常正确的。正如《人民日报》评论的一样,这一次,一定要拔出萝卜带出泥,将娱乐圈的丑恶、违法、犯罪现象,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大战,崔永元已经有些心力交瘁了。而且,他的重点也开始慢慢转变了。比如,崔永元说不再攻击范冰冰,并要祝福范冰冰一切都好。再比如,崔永元说重点矛盾集中在冯小刚、刘震云身上,尤其是刘震云。崔永元还表示,大小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的事情,已经交给国家相关机关。自己会全力配合。但他的重点只是想解决《手机》给自己、给家人带来的困惑和麻烦。爆料阴阳合同、偷税漏税行为,是意外。

崔永元恶战娱乐圈阴阳合同,得到了不少网友的力挺和支持。大家纷纷希望崔永元能保护好自己,能注意安全。毕竟,网上已经有人威胁崔永元了。当然,也有一些网友不理解崔永元为什么要这么做。说实在,大家给崔永元的压力太大了,对崔永元也寄予了太大的希望。以至于崔永元也非常忙碌,各种采访,各种辟谣,各种澄清。真希望崔永元和腾出一些时间来,好好配合国家税务机关,切切实实的查出一些个偷税漏税现象和大小合同现象。

明星,本身就光鲜亮丽,而且还拿着天价报酬,挣钱就像吃喝拉撒一样简单。但即便是这样,有些明星还要钻空子,偷税漏税、弄什么阴阳合同。弃国家法律法规于不顾,弃公平正义于不顾。所以,崔永元这次要痛打落水狗,打的好,打的应该更狠一点。也希望国家税务机关能查出娱乐圈的一些蛀虫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偷税漏税者、阴阳合同者,而是听一声崔永元的劝吧,赶紧去自首吧,争取宽大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大肥一郎 2018-6-8 08:58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对于利益的看中从来都被深明大义者所不齿,尤其事关国家民族,攫取私利者就更为千夫所指了。至于放纵肉体之享乐,其灵魂大都被“堕落”二字所唾弃,宛若一滩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但这狗屎堆一般的肉体之乐却像臭豆腐,尽管闻着臭,可饕餮起来却是蛮香的,从古至今乐此不疲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若这肉体再与利益相关联,那趋之若鹜者就更是饕餮得津津有味儿了。
回复 大肥一郎 2018-6-8 09:59
柴静的文章:
《分家在十月》是他做的,很多人都看过。
在2000年的年会上,
看了这个片子之后,我来了评论部。
刚到就赶上评论部的主持人合影。
在《焦点访谈》的演播室里,
前排是敬大姐,白岩松,水均益…还有他。
我是刚来的小姑娘,自然而然站在后面。
他转头看到我,轻轻扶了一下我的胳膊,
把我带到第一排中心他的位置。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他也不知道,后来每一年评论部的年会,
看他的主持都是我的大节目,
看他在台上手挥目送,
开领导的玩笑,戏噱锋头人物,逗逗女同事,
但让大家永远在最真挚的东西面前掉下眼泪。
台下众人呼喝,叫彩,吹口哨。大家都爱他。
后来常常在食堂遇见他,远远看着,
面色不太好,我们几个都为他担忧。
有次去部里开会,他晚来,
众人面前,自自然然地说“我的抑郁症…”
我呆住,只顾看他。
很久后,发短信,去看看他。
他那时正寄望于童年幻梦,
一大屋子,都是老电影的剧照,
他自己穿了各种各样的旧年代的衣服,扮戏中人。
我们坐谈数小时,他说得病的前后经过。
他说的淡定,我听得揪心。
再见他,是某个下午。
坐在电脑前头的时候,
突然办公室门开了,他走进来。
“咦?”我很惊喜。“你找谁?”
“找你。”他坐下了,在我对面。
然后我们聊天,我坐他对面。
杜小静过来说“荷,真象调查的采访。”
真的,这不似普通办公室里的谈话。
也不是普通的聊天闲谈。
他一句寒暄没有,
那么认真,谈的是直见性命的事。
他谈的问题我当然不陌生——
社会的良知的失去。
缺少希望,缺少坚守的人,让人想要放弃…
这些话,很多人在摄像机的红灯面前说,
很多人在文章里说,很多人在喝酒后说。
但是他只是在一个平凡的下午,
坐在一个并不熟络的同事面前谈这些。
他谈起这些的时候,并不仅仅是在表达,
就好象,就好象这些东西都是真的,
就象是石头一样,死沉地压着他。逼着他。
我隐隐地有些不安。
我只能对他说他不能放弃,因为我们需要他。
并不是因为他有名,或是幽默,
而是他代表着我心中评论部的
——“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
还有他身上的真诚,和绝不伪饰,
有了这个,
他才有勇气和智慧
嘲弄那些可笑而巨大的东西。
大姐找我问号码,他立刻起身走了。
临走的时候他拉开门又回身说了声“谢谢”。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觉得有一点心酸。
今年年会,他仍在台上。
只是没有像《分家在十月》那样的片子了。
“评论部,现在也得了抑郁症么?”
他站在台上说,底下悄然无声。
这一场年会,他亲自张罗,
请了赵本山,郭德纲…
一个部里的小小年会,不知他花了多少功夫。
但是陆陆续续,
台下的人有些走了,或是打着手机出去了。
最后一个节目,他请来罗大佑。
罗大佑一直坐在场下,
喝了两瓶酒,一直到11点多上场。
大佑也不登台,踩支凳子抱住吉它,一束光。
对着话筒说:
“小崔,不怕,我也抑郁过,
不是我们有病,是这个时代有病”。
他们拥抱。
我和大群人离开座位,
围坐在他身后侧的地上。
小崔向我招招手让我去他身边坐,
那里正对罗大佑坐着,
看着他晶光闪烁的双眼。
我怕挡着大家,
脚手着地地爬过去,与他并肩坐。
大佑说“唱什么?”
“光阴的故事”——四百多条汉子齐声喊。
大佑轻捻弦索,琴声清洌。我们高唱:
“流水他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流泪的青春……”
我看到对面坐的小宏眼里的泪水。
后来他说:
“知道吗?不是因为歌声,
是因为我看到小崔热泪盈眶。”
今年,是他到评论部的十年。
我听过他提起过一个梦。
谁都知道他睡不好,更不要说深度的睡眠。
但只有一次。他说:
“我做过一个梦,
梦到象白洋淀一样的地方,
和朋友们在船上,
能听见船桨划过水波的声音,
还有水鸟从耳边掠过。”
然后他醒来,发现自己睡了三分钟。
他是一个在这个时代里,
在这样的夜里,一直醒着的人。
我只希望他能拥有那个只有水波和飞鸟的,
宁静的内心世界。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